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G20杭州峰会“最忆是杭州”演出时为啥没看到蚊虫

记者独家探访全省首个“无蚊村”试点:原来灭蚊是这么做到的

发布时间: 2017-08-29 13:37:42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唐梦霞 翁含露 见习记者 黄慧仙

   

  浙江在线8月2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唐梦霞 翁含露 见习记者 黄慧仙)记得G20杭州峰会那台惊艳世界的“最忆是杭州”大型水上文艺演出吗?在西湖岳湖景区内,璀璨绚烂的灯光秀,观众、演员和工作人员济济一堂。

  又有光,又有小鲜肉,可现场没有飞虫和蚊子,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我省疾控中心指导的病媒生物控制团队可花了大功夫,把附近的飞虫虫卵、孳生地都“剿灭”了。要知道,最初舞蹈演员排练时一度有人戴着口罩排练,因为,常有西湖边的小虫子飞进他们嘴里。

  在推进全省构建“大花园”的行动中,疾控专家们对蚊子动起了脑筋:在全省推广利用物理方法创建“无蚊村”,而金华浦江县杭坪镇薛下庄村成为首个试点村。该村的村规民约中有一条特殊的规定:要求村民积极配合灭蚊工作,齐心协力和蚊子过不去。

  无蚊村,一个蚊子都没有吗?一个有山有水的村子,怎么把蚊子消灭?8月16日,记者跟随疾控专家走进薛下庄村一探究竟。

  大王潭。唐梦霞 摄

  原来无蚊村

  并非一个蚊子也没有

  从金华市浦江县城驱车往北,沿着210省道开11公里左右,第一眼就被薛下庄村村口的天然大泳池“大王潭”吸引。眼前蜿蜒的壶源江沿着村庄流过,形成了“村前青松绝壁,庄后高山亭立。三面溪水环流,四周绿树成荫”的旖旎风光。

  进村时已近傍晚时分,大王潭已十分热闹,近百名游客在此游泳、戏水、乘凉。远望过去,壶源江边沿着村子的竹海修建了一条“健康栈道”,供游客散步吸氧;江另一侧坝子上则有一个露天小酒馆,等夜色降临,便开始迎接三三两两的游客来放松。

  大王潭边纳凉、玩沙。唐梦霞 摄

  有山有水,风景独好。不过山村生活经验在记者脑海里早有了刻板映像:蚊子肯定多,尤其傍晚后四肢不能静止,否则就要被叮!

  薛下庄村创建“无蚊村”已满一年,效果如何?记者打算用“人诱停落法”来测试一下,进村不穿长裤穿裙子。

  傍晚,蚊子已经进入活动高峰时段,记者一行三人均没有做任何驱蚊措施,暴露四肢在溪边、林间、住宅附近正常活动1小时,引诱蚊子来叮。

  疾控专家在竹林查看是否有蚊虫。唐梦霞 摄

  结果,溪边没有引诱成功,村宅附近也没发现蚊子,但走进竹林里时记者还是“幸运”地被1个蚊子叮上。如果这是一场正式的考核,根据草拟的《无蚊村考核评估标准》,这个情况要扣5分。“最近刚下过雨,估计竹林里有了新的积水处,要去把这个孳生地找出来。”浦江县疾控中心副主任黄文忠分析。

  “无蚊村的标准不是1个蚊子也没有,而是在人的活动范围内,蚊子密度降到一定数值以下。”省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副所长龚震宇和记者解释,如果把蚊子赶尽杀绝,那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影响是未知的。

微信图片_20170822140506.jpg

  【插播科普】从卵孵化为蚊,最快要7天,最长要26天,一般要12天左右。蚊子的发育过程分卵、幼虫(孑孓jié jué)、蛹和成蚊4个时期。前3个时期都生活在水中。只要有一点点积水,蚊子就能在里面产下卵,在开始的48小时里,蚊子的卵会一个靠着一个排列在一起并漂浮在水面上,而这个时期大部分的卵都将演变成幼虫,也就是孑孓。孑孓是肉眼可以看到的,在水里扭来扭去,蜕皮四次,变成了蛹,经过大概两天时间之后,就成了一只成年蚊子。(为此,记者走进省疾控传染病防治所的实验室,近距离观察了蚊虫的孵化过程,这个实验室有来自全省各地还有北京、上海等地来的各种蚊子,具体报道看这里》》》 每天和7000只蚊子打交道 省疾控女专家专“宠”蚊子

  村民正在学习灭蚊知识。谢军 摄

  让蚊子无处“生宝宝”

  专家和全村人都“拼”了!

  从去年8月开始,省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和健康教育所的专家们,以及浦江县爱卫办、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起组成“灭蚊”工作组来到薛下庄村,开始了“无蚊村”建设工作,一边宣传无蚊科普知识,一边手把手教村民们如何消灭蚊子的“制造工厂”。

  一年来,“灭蚊”工作组就是和蚊子过不去。省疾控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陈恩富7次下村指导开展“物理灭蚊”:“农村作为蚊子聚集区,又有农作物和水源,用物理、生物的方法灭蚊,才能最大程度保护环境。”

  疾控专家指导。谢军 摄

  省党代会报告提出谋划“大花园”建设,未来五年将以把省域建成大景区作为目标,建设美丽浙江、创造美好生活。在新发展理念引领下,绿色发展方式和绿色生活方式正在形成。

  “物理灭蚊方法,就是不给蚊子下卵孵化提供适合的环境。有水的地方就容易有蚊子,只要我们积极清除它们的孳生地,就能有效降低蚊密度,从而减少各种蚊媒疾病的传播。”龚震宇介绍。

  在疾控专家指导下,全村动员,对村内村外池塘和水沟淤泥进行全面清理;清除房前屋后积水的坛罐,减少积水型的水生植物种植;对村里数十亩竹林中砍伐留下的根部竹筒全部挖掉或填埋;把40余户老房子里的旱厕改为抽水马桶,填埋不用的旱厕,把污水经化粪池后接入污水管道。对于水缸、水槽、池塘等水域放鱼,让鱼吃掉虫卵。

  劈掉竹筒根部。谢军 摄

  为能够顺利推进灭蚊常态化,形成长效运维管护机制,村支部把“无蚊村创建”写进“两学一做”工作清单,作为党建工作一项长期任务。村里发动31个党员组成了一支“无蚊村创建队”,每个党员负责4到6户人家。

  把“无蚊村创建”写进“两学一做”工作清单。唐梦霞 摄

  只要下过雨,第二天党员便要挨家挨户巡逻,把积水的容器都纠出来“剿灭”。“我们村有干部干出职业病来了,在别的村子看到积水的容器都忍不住要去清理。”现任薛下庄村村支书薛孟进告诉记者,经过这次“无蚊村”创建,两委班子的凝聚力也变强了。原来两天一次的垃圾清理工作,也由各位党员义务劳动,为村里省下了4万多元。

  浦江县疾控中心防疫科科长吴红照查看蚊虫孳生地。唐梦霞 摄

  创建无蚊村

  美丽乡村的升级版

  “去年夜色黑下来后,我店门口这盏灯是立马被飞蛾和小虫子包围的,今年,这盏灯一个飞虫都没见过。”在大王潭边经营小店的村民薛小朋和记者讲起了这个变化。“往年,游客们几乎不会在村里留宿,也不敢进栈道散步。”村妇女主任薛丽英笑称。

  为此,当省疾控中心决定试点推广无蚊村建设的消息传来时,薛孟进积极报名了。“一方面可以推进美丽乡村的建设,创建无蚊村的同时,也对村里的旱厕、旧房进行改造,通过灭蚊推进乡村旅游、民宿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是普及健康生活,建设健康环境。”今年4月,当省疾控中心授牌杭坪镇薛下庄村创建省“无蚊村”试点后,村民和村干部们备受鼓舞。

  唐梦霞 摄

  今年三四月,本该肆虐的“蚊虫大军”迟迟未到,薛孟进意识到先前的努力起了效果。“以前聚在一起看电视,手上没把扇子是不行的,总要在腿上拍两下。现在晚上到大王潭和露天小酒馆,可以看到露营的游客支了帐篷,人却睡在帐篷外面。”

  薛下庄村的污水处理系统。唐梦霞 摄

  现在,附近石响村的村干部也打算邀请薛孟进过去给村民上课,讲讲“管蚊子那些事儿”。“家住在县城的朋友也非常羡慕,夏天在村里不用开空调,现在也不用关紧门窗点蚊香,他们也想过来体验一下。”

  创建前和创建后到底有多大的改变?成蚊密度的监测数据最能反映事实。

002.png

  “每天晚上7点至第二天早上7点,在村里挂诱蚊灯,监测一段时间,看平均每夜每盏灯能捕捉多少个蚊子。”浦江县疾控中心防疫科科长吴红照给记者看了这个夏天杭坪镇其他6个村的成蚊密度和薛下庄村成蚊密度的对比:嵩溪村91.7(只/灯·夜),新光村53.7,礼张村21.3,大许村12.7,横塘村14.4,而薛下庄村只有0.75。

  作为全省首个利用物理方法灭蚊创建“无蚊村”,经验值得在全省推广。最近,我省爱卫办、省疾控专家们正在研讨出台一套“无蚊村”标准,等标准正式出台后,薛下庄村或将成为省内乃至全国第一个“无蚊村”。

  伯温古村一角。唐梦霞 摄

  【浙江新闻+】

  “美丽乡村”梦里故乡 

  丽水青田将打造两个"无蚊村"

  记者从丽水青田县了解到,目前该县的伯温古村、小舟山村这两个主打乡村旅游、发展美丽经济的村子也正在积极创建无蚊村。

  伯温古村因刘伯温在石门书院求学时常来此探古访幽得名,又因它坐落在石门洞“华东一绝”石门飞瀑的山背上,又名洞背村。伯温古村村支书周国雄说,他们曾尝试过药水灭蚊,但效果一般,持续时间最久的一次不过20天。20天后,蚊虫“死灰复燃”。

  小舟山村梯田。唐梦霞 摄

  小舟山村最吸引人的便是梯田美景。4000余亩梯田从山脚到山顶有500多级,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形态,春夏秋冬四季皆有一番美意。据村支书介绍,小舟山村已经和旅游公司合作,即将打造穿越梯田的有轨小火车等娱乐设施,吸引更多游客前来。

  如此美景却受蚊子困扰,那就太扫兴了。

  小舟山村村民正在倾倒积水。唐梦霞 摄

  小舟山村“创意稻田画”。唐梦霞 摄

  小舟山村一个水槽内,用肉眼就能看到扭来扭去的孑孓(蚊子幼虫)。唐梦霞 摄

  “我县积极抓住省里推进万村景区化建设的契机,以‘提升人居环境、发展乡村旅游、引领民宿经济’为目标,努力践行‘两山’理念,积极推进“无蚊村”建设,打造‘绿富美’新样板。”青田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凌锋告诉记者。

标签: 编辑: 唐梦霞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