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他躺在自己建造的医学大楼里,捐献了器官结束生命

发布时间: 2017-09-12 08:17:1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李文芳 实习生 蔡雪纯 通讯员 鲁青

IMG_4839.jpg

  浙江在线9月12日(浙江在线记者 李文芳 实习生 蔡雪纯 通讯员 鲁青)黄秋红走的时间是9点29分。

  9月11日,黄秋红的爱人,记下他心脏停止跳动的最后一分钟,时间就此定格。

  十多年前,他建造了浙医二院脑科中心大楼;十多年后,他安详地躺在这里,告别了人间。

  然而,他的生命,还将以另一种形式延续。几个小时后,黄秋红的脏器将移植到其他人身上。

  他,还活着。

IMG_4840.jpg

  儿子坚强抉择

  最终决定捐献爸爸器官

  9月11日早上八点多,黄太太和儿子一起签署了器官捐献登记表和告知书,按完手印后,黄太太强忍着眼角的泪水。

  当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严磊征求家属的意愿,是进行DBD(脑死亡器官捐献)还是DBCD(脑—心双死亡器官捐献)时,黄太太把选择权交给了才24岁的儿子。

  “你选择吧,你做什么选择我都同意。”儿子思考没很久,最终决定DBD捐献。

  随后,医生又拿来了《放弃治疗知情同意书》,儿子坚强地签完字。黄太太拿起笔,手颤了颤,迟疑了几秒,才写下自己的名字。

  签完字的黄太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嚎啕大哭,“我们感情很好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儿子紧紧地抱住了坚强的妈妈。

  儿子带来了黄先生最爱的西装,将西装放到了黄先生身边。家人们把黄先生送到手术室后,在三楼休息室等待。

  手术室内,正在进行着器官摘取手术。

  他负责建造了杭报大楼

  浙医二院脑科及急诊大楼

  黄秋红是浙江省一建建设有限公司最早的一批项目经理,1992年底,由他负责建造了杭州日报第一栋大楼。

  黄太太回忆道,与先生生活的这么多年,忙碌是他的常态。儿子出生后一年多,他还是忙着跑工地,也几乎没怎么抱过孩子。

  “用杭州话来说,师傅从来不做虚头巴脑的事情。”从2001年就跟着黄先生的徒弟小胡对师傅十分敬重,小胡眼中的师傅是一个务实严谨的人,哪怕之后不在一个公司了,小胡有什么问题向他咨询,师傅也会认真解答。

  靠着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黄先生在公司里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和文明员工,曾荣获浙江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劳动模范称号。

  经由他建造的浙江省革命烈士纪念馆、杭州日报迁建工程被评为杭州市优良工程。浙医二院脑科中心工程和急诊中心工程更是获得了浙江省建筑工程质量最高的奖项“钱江杯”。

  10年前黄先生慢慢地从施工一线转到管理层,今年调到了上海范宇建设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

  原本以为,这会是最好的开始,却未料到,一切竟如此猝不及防。

  高血压突发脑溢血

  专家会诊“脑死亡”

  8月28日,双休日刚结束,黄先生就从杭州回到上海上班。下午5点半,大多数员工都下班了,这时,黄先生站起来,却一阵头晕,和对面的员工没说上几句话,就失去了知觉。员工赶紧打120,把黄先生送到了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黄太太是6点多接到出事的电话。还在杭州的她,8点多就赶到了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儿子随后9点多赶到医院。

  医生告诉家属,黄先生是高血压引起的出血,出血量较大,且是脑干出血,根本不能动手术。

  医生随后问儿子:“是打算是在上海办后事,还是回杭州办后事?”

  “我下午四点多还跟我先生通过电话,结果过了几个小时,他就出事了。”黄太太根本不相信,先生平日里很注意高血压,也按时吃降压药,积极锻炼身体,半个月前先生还和她说,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比以前好了,怎么会突然就脑出血呢?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丈夫,黄太太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8月29日下午,家属和医院请来了上海华山医院的专家来会诊。

  根据脑部的影像资料及生命体征,专家初步判定,黄先生已经脑死亡。

  儿子考虑到爸爸的哥哥姐姐等其他家属都在杭州,哪怕要维持生命,也得回杭州,让其他家属再见他一面。在回杭州的路上,黄先生的血压竟然出乎意料地平稳。而之前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他的血压居高不下。

  家人还以为,冥冥之中有了希望。

  回到自己建造的大楼里

  家属同意器官捐献

  当天晚上9点多,黄秋红躺在了自己建造的浙医二院急诊中心大楼里。

  浙医二院的诊断结果出来同样是:脑死亡状态无法改变。为了让所有家人都能见黄先生最后一面,黄先生一直靠药物和呼吸机维持着心脏跳动。

  8月30日的下午两点多,医生准备给黄先生停药了,但从国外飞回来的黄先生的大舅子还有二十多分钟才到,医生又给黄先生用了一支药。

  药的疗效是3个小时,5点半后,医生停止了对黄先生的给药。结果,很神奇的是,黄先生的生命体征维持了一天半。

  这时候一个管床医生提出来,家属是否考虑器官捐献。

  儿子当时想到爸爸平时对自己的教育就是要“帮助别人”,对社会多做贡献。他觉得如果爸爸有意识,也一定会进行器官捐献的。

  儿子坚定地同意了,“爸爸突然走了,如果把器官捐献出来,他的生命能在别人身上延续,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而黄太太,决定尊重儿子的选择,“我是很难做决定,也可能以后想想会后悔,但我知道,如果我先生能醒来,他也一定会这么做。他平日就是个无私的人,如果死后能让自己的器官再去救其他人,他一定会愿意的。”

  刚开始,黄先生的哥哥姐姐坚决不同意,还让黄先生平日的朋友们劝劝侄子,对他们来说,自己的弟弟能躺在病床上,哪怕没有意识,也叫“活着”,总比死了好。

  但黄先生的儿子很坚决,这是他尊重爸爸的意愿做出的决定。最后哥哥姐姐哭着同意了,“你要我同意(器官捐献),我嘴巴里说不出口,但是我尊重他妻子儿子的意愿。”

  黄先生的儿子找到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同意器官捐赠。

  最终,在浙医二院脑科中心大楼内,它的建造者以这样无私的方式离开。  

  附录:

  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严磊告诉记者,浙江省2010年才有两例器官捐献,而到今年七月底,已经有775例了。自从公众人物姚贝娜做出器官捐献的举动后,很多人开始慢慢接受器官捐献了。

  DBCD与DBD:中国器官捐献有几种类型,一种是脑死亡器官捐献(DBD),一种是脑—心双死亡器官捐献(DBCD)。

  若进行DBCD捐献,就需要等待供体心脏停止后才能进行器官移植。但在心跳停止过程中,供体要经历低血压、休克、缺氧等等热缺血损伤,这对器官功能会产生很严重的影响。这种损伤,可能导致器官严重损害甚至不能使用。

标签: 编辑: 李文芳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