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精神卫生日︱精神障碍或与学历收入相关 怎么防看这里

发布时间: 2017-10-10 14:47:34 来源: 浙江在线 陈宁

timg.jpg

  浙江在线10月1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陈宁 通讯员 应晓燕)今天,是世界精神卫生日。

  世界卫生组织在官方微博上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有3亿多人罹患抑郁症,从2005年至2015年,增加了18%以上。精神障碍患者难以得到支持,连同对污名化的恐惧,妨碍了许多人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治疗,不能过上健康和有益的生活。

  另据央视报道,精神疾病包括抑郁症、孤独症、焦虑症等,其中,抑郁症患者在我国有大约3000万。抑郁症发病高峰年龄为20-60岁,高发人群包括:处于人生青春期、更年期、老年期阶段的人群。目前,80%以上抑郁症患者没有接受规范治疗,存在用药剂量不足、疗程不足、频繁换药、擅自停药等现象,导致病情复发。

  数据的背后,是严肃的现实:抑郁症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那么,哪些人群易受精神障碍的困扰?如何正视精神卫生问题?为此,记者采访了省立同德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刘兰英。

  低受教育程度和低收入为危险因素

  刘兰英向记者展示的一组数据显示,精神障碍收到多种因素的影响,精神障碍患者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据最新数据统计,2016年中国五类主要精神障碍患病率分别为:焦虑障碍4.98%,心境障碍4.06%(包括抑郁障碍3.59%,双相障碍0.46%),酒精药物使用障碍1.94%,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0.61%,老年期痴呆5.56%。

  研究表明,年龄、学历、性别、收入水平和人生阅历等,都有可能成为导致不同类型精神障碍的原因之一。

  心境障碍中女性患病率较高,离婚/分居、丧偶为心境障碍患病的危险因素;

  焦虑障碍中高学历者患病率较高;

  酒精药物使用障碍中:男性、青壮年发病率较高;

  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高龄、女性、城市居民、高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患病率较低,未婚为危险因素;

  老年期痴呆:低受教育程度和低收入为危险因素。

  抑郁症始于“阴雨天般的心情”

  令刘兰英颇为遗憾的是,目前,精神障碍终生患者的咨询率仍比较低,如焦虑障碍13.38%,心境障碍15.94%,酒精药物使用障碍2.52%,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51.64%,精神障碍咨询中治疗率:焦虑障碍68.95%,心境障碍71.08%,酒精药物使用障碍58.73%,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100%,“所以我们需要更加关注疾病的早期识别。”

  “人们最为熟知的抑郁症是一类具有高患病率、高复发率、高自杀率和高致残性特点的情绪障碍性疾病。”刘兰英说,抑郁症是一个发展过程,从“阴雨天般的心情”即抑郁情绪,逐渐发展到郁郁寡欢,继续发展到失去自信、兴趣和感受快乐的能力。

  焦虑障碍是全球患病率最高的精神障碍之一,患病率在2.4%到18.2%之间。焦虑是一种常见的情绪状态,也是复杂而神秘的。

  如果当焦虑的严重程度与现实事件危险的威胁不相称或持续时间过长时则为异常焦虑。焦虑情绪常伴有躯体和自主神经系统的功能改变以及其他精神症状。

  刘兰英提醒,一旦出现焦虑障碍需要早期就诊,进行系统的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

  在精神障碍中,精神分裂症是一种最为常见的病因未完全阐明的严重的精神疾病。

  “大多数患者有反复发作或不断恶化的倾向,约占精神科住院病人的一半以上,最终结局约半数患者出现精神残疾,给社会及患者家属带来严重负担,同时也严重影响患者的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刘兰英告诉记者。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精神分裂症的终身患病率大概为3.8‰~8.4‰,每年新发病例即年发病率为0.22‰左右,在21世纪中国疾病负担问题研讨会上,精神疾病己被列为疾病负担的第一位。

  康复治疗后 老人与孩子们都“好了”

  令人欣慰的是,临床研究表明,通过康复治疗,许多患者在原有药物治疗的基础上病情获得了进一步的改善。

  在省立同德医院,老年三科的钱老,今年77岁了,长期猜疑被害17年,在去年诊断脑器质性精神障碍住入医院,当时胡子头发长长的,一直说自己是艺术家,医生护士都不相信,以为是夸大妄想,后来家属把他写的字拿出来给我们看,字写的非常好。

  住院后李老不愿意吃药,不愿意写字,觉得药都有毒,也不起床活动,只练气功,但当我们夸他字写的好他却非常高兴,医护人员为他提供了纸墨,慢慢的,李老偶尔会写字送给护士,去年春节的时候病房里的春联都是他写的,有些同事也让他帮忙写着裱家里,他觉得很有成就感,通过这些康复训练及药物治疗,他现在基本上每天都会在活动室写写字,看看电视,服药,交流也都很合作,而猜疑被害的内容也早已烟消云散。

  还有一些患有抽动症的小朋友,发病时会出现挤眉弄眼、发怪声的症状,甚至不由自主的扭动身体和骂脏话,因此也经常在学校中受到老师的批评和同学的嘲笑。

  尽管在服药后抽动症状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但仍然感到自卑,害怕回到学校,回到课堂。在精神康复科,医护人员将他们组织起来,进行的沙盘游戏训练和团体剧心理治疗,再现了课堂的场景,在心理剧中孩子们踊跃的表演,演示在课堂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比如抽动发作时被同学笑话,被老师批评。

  也是孩子们自己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解决了可能出现的困难:一个小病人勇敢的对心里剧中的老师和同学宣布:我得了一种病,它叫抽动症,有时候我会不受控制,会喊叫,会扭动身体,但是我不会伤害你们,我也不会故意的扰乱课堂秩序,请不要笑话我、模仿我,也请老师不要关注我、批评我,最好的办法是当做没有看见,这样我就会感到放松,谢谢大家的支持!小朋友的心声获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大家一致认为这是面对学习环境最有效的处理方式,纷纷表示回去也会这样行动。最后一次治疗小病人们共同观看了抽动症患者的自传电影《叫我第一名》,孩子们的自信心得到了极大地鼓舞,出院后的反馈显示,孩子们纷纷回到了学校,有些孩子成绩优异,成功考上了名校。

  【浙江新闻+】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一直致力于建立对精神病患的医学-心理-社会综合医疗体系,作为浙江省精神卫生专科联盟的龙头单位,全力建设浙江省精神卫生健康资源共享系统。基于这样的目标,我院于2015年在浙江省率先设立了精神康复科,贯彻治疗康复并重的治疗理念,对住院精神病患通过专业的生理、心理、社会性康复训练,帮助患者早日获得全面治愈,回归社会、回归家庭。

标签: 浙江新闻;客户;危险因素;患病率;记者;精神障碍;抑郁症;精神分裂症;教育程度;焦虑障碍 编辑: 陈宁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