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6岁女孩15楼坠楼后续 尚未脱离危险颅内有淤血暂无法手术

发布时间: 2018-03-11 12:26:43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何晟

u=2966866721,2650662849&fm=173&app=25&f=JPEG.jpg

浙江在线3月1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何晟)前日凌晨时分,杭州下沙松和幸福雅苑,6岁女孩萌萌从15楼走廊坠下,被送往浙医儿院滨江院区抢救。万幸的是,孩子虽然面部严重外伤,多处骨折,但由于一块彩钢瓦提供了缓冲,生命暂时是保住了。

这是一个喜欢对着天空画画,渴望成为画家的孩子,她的病情让我们牵挂。昨天下午,记者再度回到儿保滨江院区。在外科重症监护室外,我们见到了萌萌的父亲李先生。

萌萌尚未脱离危险

颅内有淤血,但暂时无法手术

李先生告诉记者,萌萌刚刚从内科监护室转到了外科,还没脱离危险期,由于用了镇静剂,一直昏睡着。

监护室规章严格,李先生虽然内心焦灼,也只能在门外守候,无法入内探视,他和亲友也只是在转病房时匆匆见了萌萌一面。

他告诉记者,孩子脸部的外伤已经做完手术,缝合了,此外还有颅骨骨折、颅内淤血、肝肺挫伤的情况,以及肋骨和手臂骨折,3月9日晚上血压还一度低至50毫米汞柱。“我想,肢体上的伤都好治,内脏的伤听医生说也不是很严重,何况器官也有自修复的能力。”

最让李先生担心的是脑部的淤血,这是最难愈合的。但萌萌现在血压不稳定,无法进行手术,只能用医学手段降低颅压。

他给记者看手机上的照片,是女儿转病房时拍的,小脸一半被纱布遮盖,嘴里插着呼吸机,右眼脸肿胀明显,看上去让人莫名心疼。“因为脑部出血,她的右眼充血,是红的。”李先生说。

他说,女儿昨天上午做完手术后曾醒过来,可能因为疼痛和恐惧,手在脸上乱抓,医生只好给她用上了镇静剂。

常叠着凳子在窗边画画

萌萌曾说:“我做梦看不见”

萌萌是在杭州出生的,今年上幼儿园中班。昨日上午,幼儿园的老师也来探望过了。

“老师说,班里的孩子,没有比她画画更好的。”对此李先生很自豪,但他也纠结,这次横祸到底与画画有多大关系,“没人教过她,从小就喜欢描啊画啊,每天画,连出事那天也是,坐在走廊里画。”

u=465705288,3484023750&fm=173&app=25&f=JPEG.jpg

当晚参加寻找的小区保安回忆说,当时打开的走廊窗户底下,有三个小板凳。李先生确认了这一事实,一个塑料圆凳上叠了一个小木凳,另一张凳子摆在旁边,地上还有一卷白纸。“可能是叠得不稳,失去平衡才从窗户掉出去了。”

“有时候是叠凳子,有时候是叠书本。叠这些东西的时候,有时候是晚上,有时候是白天。”李先生为此打骂过女儿,问她到底为什么,得到的总是一句让人更糊涂的回答:“我做梦看不见。”

李先生坚持认为萌萌不是梦游。“梦游不会半夜出去画画,更不可能我把门反锁了,还能找到钥匙开出去吧。”李先生只好把钥匙藏起来,“但是一年365天,总难免有一天会疏忽的。”

离异对孩子造成的伤害,让他非常自责

希望萌萌快点好起来

三年前,李先生和萌萌的母亲离婚。

这次的事情发生后,萌萌生母也赶到了医院,她个子瘦瘦小小的,托记者向医生打听下女儿具体的病情进展。可惜萌萌的主治大夫忙着抢救病人,记者没能探听到孩子病情的最新进展。

我们悄悄问李先生,萌萌生母有没有责怪他,他说没有,“但是我怪我自己。”

李先生说,虽然他从来都是鼓励萌萌和妈妈打电话、通视频,母亲来探望女儿也是随时都可以,但他觉得离婚这件事应该还是对孩子的心灵造成了伤害,对此他颇为自责。事情发生后,他也曾向警方和媒体提出过对小区物业管理的质疑,但在医院里他告诉记者,这些都只是马后炮而已,要说责任和原因,最主要的总是在自己。

现在的他,只盼望女儿能熬过难关,早点好起来。

这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愿。


标签: 走廊;窗户;女孩;萌萌;淤血 编辑: 黄慧仙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