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18小时急救车疾驰1600公里 杭州和重庆架起生命之桥

发布时间: 2018-03-13 17:45:3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唐梦霞 通讯员 王雪飞

  浙江在线3月1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唐梦霞 通讯员 王雪飞)3月12日晚上7点50分,历经18个小时,一辆重庆急救车疾驰1600公里,穿越湖北、安徽,将一个生命垂危、出生才13天的男婴送到了杭州。这场生命接力赛的接力棒,从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递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以下简称浙大儿院)手里,续写了一段用爱与坚持创造的生命奇迹。

  图为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医生和浙大儿院医生的微信对话。

  担这台手术任务的医生是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主任医师,13日凌晨,刚从手术台下来,他发了一条九宫图微信,释放了满满的正能量。

  “两个司机,一位医生,一位护士,还有两位老人家,一路不停,只吃点干粮和水。安全把病重患儿从山城重庆送达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NICU。对生命这样的敬重,爱护和坚持,让人动容!我们将接过生命的接力棒,继续创造生命的奇迹!”

QQ截图20180313140059.jpg

  记者了解到,钭主任昨晚已为男婴做了手术,孩子腹腔内的混乱肠道经医生精挑细选,坏死部分已经切除,完好的45厘米小肠拼接好,并在腹部开口做造瘘进行排便。男婴术后生命体征平稳,目前已经撤掉呼吸机。

  “只要术后不感染,不出现并发症,等肠道慢慢恢复基本功能,身体营养从静脉输液改成经口喂养,就能够闯过这一关。”新生儿监护室马晓路主任医师介绍。

QQ图片20180313135044.jpg

  这段护送路

  他们不眠不休

  3月13日上午,记者在浙大儿院滨江院区新生儿重症监护室见到了这场生命接力的每一位参与者。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新生儿科的医生朱兴旺、护士万洪娇,两位重庆司机刘大哥和丁大哥,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新生儿监护室副主任马晓路,以及男婴的爷爷奶奶。

  被护送的这个小生命是个33周早产儿,患了致死率极高的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生命垂危,在重庆当地无法治疗。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新生儿科朱兴旺副主任医师评估孩子病情后,觉得这么放弃太可惜了。3月11日晚上9点14分,朱医生在朋友圈发出求助信息,11点左右,他与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联系上,开启了这条生命通道。

  图为病危男婴在急救车上,睁大了眼睛张望。(照片由男婴奶奶陈女士提供)

  确定去杭州治疗后,朱医生先后咨询高铁、民航、直升机,评估后认为救护车在安全系数、快速这两点上更有优势。3月12日凌晨2点多,朱医生带着院长的嘱托和从医院预支的一万元钱,两位驾驶员和一位护士,共同护送男婴来杭州救命。

  “依靠救护车完整的监护系统,这一路和万护士两个人配合紧密监护,没合过眼,但好像也不知道疲倦。”朱医生说,这一路18小时车程,除了在加油站加油上厕所,就没有停下来过。两位司机大哥看上去有些疲倦,他们说,这一段路两个人每隔三四小时就换着开车,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开130-140公里时速。

  而在杭州,浙大儿院新生儿科早已做好准备,钭主任和团队正在焦急等待。送到医院后,检查发现,孩子腹部的手术切口里已经裂开,并排出很多坏死的组织和溶液,腹膜炎很严重,如果不尽快二次手术,就会出现毒血症和败血症,那时救回这条生命的难度更高。

  手术示意图。

  晚上10点,手术开始。“手术比想象中的简单一点,能保留的小肠比预想的多,有45厘米。”据钭主任介绍,浙大儿院的坏死性小肠结肠炎手术患儿中,体重最小的是680克,小肠短的只剩16厘米的,再加上医院每年大约有60台这类手术的经验,所以他们对这台手术很有信心。术中,男婴的腹腔严重粘连,很多组织液、大便和小肠都粘在一起,因此挑选还存活的小肠就要十分耐心仔细。晚上12点,手术顺利结束。

  等在门口的爷爷奶奶、朱医生、万护士都松了一口气。“只要结果是好的,我们觉得,做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朱医生说。

QQ图片20180313134911.jpg

图为钭主任和同事正在进行手术

  这条求医路

  又绝望又见希望

  男婴2月27日在四川省南充市经剖腹产出生,在妈妈肚子里只待了33周+5天。出生后喂养第3天,孩子父母还没来得及给他取个名字,腹部B超显示男婴的消化道出了问题。

  3月6日晚上,男婴被送到重庆某医院治疗,并于晚上进行手术。但男婴被送进手术室1小时不到,医生就出来和家长说,腹部切开探查发现小肠全部坏死了,没办法治。“那个医生说,就算是亿万富翁也没得治。还说拔掉氧气管后,最多活两个小时。说完这句话,我们多心痛,我儿子当场就瘫倒了。”男婴的奶奶告诉记者。最后,家长签字同意结束手术,被切开的伤口又缝回去。

  3月7日上午11点,一家三人接了孩子离开医院,准备在宾馆里等孩子慢慢离开。但到下午2点多,孩子都还有呼吸。奶奶卖回来葡萄糖冲剂泡开,用棉签蘸了涂在孩子的嘴唇上。“那种滋味,真的没法儿说。”一边是已经精神涣散没力气的儿子,一边是随时可能撒手人寰的孙子,两老口咬牙撑着。时间滴答滴答地走,终于捱到了第二天早晨,孩子没有走,还小声地哭了。他们立马把孩子送到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

  从3月8日再次住院到3月11日,孩子的情况越来越见好。“医生说眼睛睁着到处看,哭声也变大了,要不送到北京或者上海去。我们觉得娃娃很坚强,只要有一线希望,都听医生的。”奶奶说,“孩子好坚强地活着,我们也要坚持下去。”

  手术后的小男婴在浙大儿院新生儿监护室。

  没想到,最后来到的城市是杭州。

  “路上很顺利,手术也很顺利,我们非常感谢朱医生、万护士、钭医生,还有两位司机大哥,救了我们娃娃一命。这十天,我们全家人都经历了一段很波折的经历,但最后结果是好的,一切都很值得。”男婴的爷爷奶奶说。

  采访结束后,记者得知他们是第一次来杭州。老两口背着书包,拿着两个袋子的行李,在医院凑合了一晚。现在他们要去医院外面找住宿。“已经找好了,120块钱一个晚上,现在是用钱的要紧关头,要省着点。”

  媳妇在家里坐月子,儿子还没缓过来,最后是爷爷奶奶陪着孙子来。祝愿这个四川小娃娃能早日康复,在杭州痊愈出院。记者将继续关注后续情况。

标签: 编辑: 唐梦霞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