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两个家庭的近视防御战:7年升50度与1年疯涨200度

发布时间: 2018-08-31 14:39:41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李文芳 通讯员 方序 鲁青

   浙江在线8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文芳 通讯员 方序 鲁青)小小的个头,肩背大书包,稚嫩的脸庞架着一副“啤酒瓶底”眼镜。在中小学甚至幼儿园,眼镜几乎成了孩子的“标配”。

  眼镜的背后,是青少年近视的严峻现状。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已成为我国面临的一道重要社会难题。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连续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没近视前要预防,有近视后要“防御”。家庭习惯、观念,直接影响孩子面对近视时的态度和行为。今天,我们走进两个比较典型的家庭,他们代表着我们身边两类家庭,积极与消极对待近视,得到的将是孩子不同的命运。

  青少年近视比例随年级升高逐渐递增

  暑期已近尾声,但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眼科中心,连日来,每天都超过3000多人的门诊量,这让视光部主任倪海龙倍感担忧。

  “一半门诊量都是儿童、青少年,其中70%为近视,来进行常规检查或更换眼镜。”倪海龙主任说,从配镜量来看,8到12岁是假期配镜的主要人群,配镜度数在近视100度到400度之间,而12岁以上18岁以内600度以上高度近视占比10%。

  “这意味着,儿童近视的控制情况不容乐观。”据调查显示,如今全国小学一年级的近视率达到10%左右,而随着年级上升,近视率逐级升高,到六年级可达到近视率60%左右,而浙江省中小近视的比例并不比这个数据低。

  据介绍,一般来说,小学一年级如果近视且得不到有效控制,将会以年均75度到100度逐年升高,等到了高年级,将发展为高度近视,影响一生。

  “因此,近视的预防要从娃娃抓起,孩子2至3岁时开始,就应该到医院做定期屈光检查,建立视觉健康档案,实施科学的近视综合防控措施,方能实现在5-10年后的中小学生的近视率的下降与近视程度的控制。”倪海龙主任说。

  在倪海龙主任的门诊当中,有两个家庭对孩子近视的态度和应对行为,直接影响着孩子近视度数的升涨幅度:一个7年仅长50度,一个1年疯长200度。

  而这两个家庭,代表着千千万万个有近视孩子的家庭。

  7年仅涨50度 他在高度近视门前刹住了车

  每到寒暑假,小高都会来趟浙二眼科中心。这不,大三开学前,他又来找倪海龙主任复查。拿些报告单的小高很是满意:左眼375度,右眼550度。

  这个数据意味着,小高与近视的7年抗争,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在高度近视门前牢牢刹住了车。七年来,小高的双眼眼轴仅增加了0.25mm。

  小高是典型的一踏入小学就近视的那批人。学习成绩优异的小高从小养成了不良书写习惯,节假日奔波在四五个辅导班间,每天的户外活动不到半个小时。

  整个小学下来,再加上进入初中学习压力加重,当小高在家长的陪伴下第一次来到浙二眼科中心时,他的眼镜度数已经非常之深:左眼350度,右眼500度。

  “如果再按照现在的学习生活习惯,小高将很快迈入高度近视行列。”听到医生的话,小高的父母急了,二人都属于高度近视,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成为高度近视。

  在医生的建议下,小高配了角膜塑形镜,同时医生给予了全方位改善用眼习惯的具体措施。回到家后,小高的父母严格管控孩子的学习时间,每次阅读书写半个小时一定提醒小高出去活动,且给小高买了篮球让他增加户外活动。

  小高也是个自律性较好的孩子,父母的严格逐渐改变着小高的阅读书写习惯,他也很少去接触电子产品,每隔半年去医院做次复查,并定期更换角膜塑形镜。

  就这样,在家长的监督、个人的自律与医生的专业指导下,7年来,小高度过了学业繁重的初高中,走进了高校象牙塔,最终与高度近视挥手再见。

  “近视不可怕,控制很重要,只要孩子和家庭共同努力,一定能将近视度数控制在合理范围,不影响正常的生活。”倪海龙主任说。

  1年疯长200度 家长放任自流孩子性格受损

  对今年8岁的小文来说,逐渐模糊的视线,对她的性格与行为产生了影响。

  原本较为文静的小文是去年暑假来的浙二眼科中心,当时孩子近视100度,视物模糊疲倦症状明显,主诊的倪海龙主任根据孩子眼位等其他检查为孩子配了眼镜,并叮嘱家长一定要配戴眼镜,且半年进行一次复查,同时要注意良好的用眼习惯。

  可当几天前,小文第二次在家长的陪同下走进眼科中心时,倪海龙主任感到痛心。小文坐在凳子前,一声不吭,医生怎么问话都怯生生的不回答,而验光结果更是令倪海龙诧异,一年之内小文视力增长了200度。

  经询问家长,倪海龙主任才了解到,家长认为小姑娘戴眼镜影响美观,且抱着“一戴眼镜再也摘不下来”的观念,并没有让小文经常配戴眼镜。

  在日常学习生活里,父母为小文报了四五个辅导班。而小文自己,又爱看书,每次一翻开书就好几个小时,且阅读姿势不对,户外活动极少。

  此外,家长还听信的一些育儿群里的消息,在一些不正规的机构接受按摩机所谓视力训练等方法。

  一系列不科学的方法、习惯、放任,让小文的近视疯涨,而逐渐模糊的视力甚至一度让文静的小文变得更加内向、怯弱。

  “如果再这样下去,小文的近视发展速度将非常之快。”听到医生这番话,小文的家长感到非常自责,没想到放任近视的发展,其会双倍“反噬”。

  “鉴于小文的案例,我们认为,儿童青少年想要防控近视,必须每天户外活动2小时或以上,从幼儿阶段就重视开始;最大程度地避免太长时间太近距离的近距离用眼;定期规范的验光配镜和复查;部分适合者且近视进展明显的青少年可配戴角膜塑形镜来延缓近视的快速进展。”倪海龙主任说。

  两个家庭不同的故事,更是体现了近视防控科普的重要性与紧迫性。正因如此,做为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视光学组委员,倪海龙主任带领的视光团队过去10多年一直在走进校园,在践行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科普公益活动。

  教育社会医疗机构多管齐下攻克近视难题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教育部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有关部门研究制定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向相关部门和社会广泛征求意见。

  方案提出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明确了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等各方面责任,并决定建立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评议考核制度。方案于昨日正式印发实施。

  方案指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

  浙二眼科中心主任姚克认为,预防青少年近视是一个全方位、全社会的问题,当下各个部门应高度重视落实习总书记的号召,积极参与到青少年近视预防、控制的行动中去。

  “教育部门应从幼儿园开始保障孩子户外活动时间,积极减少学生学业负担;体育部门要提供更多安全、环境好的青少年户外活动场所;医疗机构和眼科医生应积极通过科学手段矫正、控制近视的发展。”姚克主任说。

  姚克教授是中华眼科学会主委,他说,在今后眼科建设发展上,还应更加注重视光临床工作的发展,推动全国眼科机构科学规范地开展青少年近视的矫正与控制,发动更多眼科医生在做好临床工作的同时积极投身青少年近视预防科普工作中去。

标签: 编辑: 李文芳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