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2位至亲因白血病去世 今天他这样救与妻子同龄人

发布时间: 2018-11-06 14:56:15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黄慧仙 王晨辉 通讯员 于伟

 浙江在线11月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记者 黄慧仙 王晨辉 通讯员 于伟)当血细胞分离机缓缓启动,红色的血液通过导管流出体外时,39岁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金逍君知道,一份生的希望将从浙江传往北京,去救治那个与他已故妻子同龄的女子。

  11月6日上午,来自东阳的金逍君成为中华骨髓库第7756例、浙江省第439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其实,对于金逍君而言,省中医院血液科并不是个陌生的地方。过去的几年间,他曾频繁出入这里,为的却不是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

  两位至亲皆因白血病去世

  4日前,金逍君在东阳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省中医院。此趟杭州之行,他并没有告诉自己的母亲和女儿。“我跟女儿说,我去杭州献血了,因为是一次比较特殊的献血,所以需要的时间会稍微长一些。”金逍君笑着说。

微信图片_20181106153337.jpg

  当日,在浙江省中医院22病区造血干细胞采集室,伴随着血细胞分离机的“嗡嗡”声,眼前这个戴着无框眼镜,笑呵呵的男子的故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时间回拨至2007年,金逍君50多岁的父亲不幸查出患上了白血病,之后送往省中医院进行治疗。但因为年龄和身体原因,父亲不适合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只能靠化疗暂时维持生命。2008年,金逍君的父亲过世。

  在父亲住院期间,金逍君萌生了献血的念头。2008年,金逍君在省血液中心完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献血。如今10年过去,他已在杭州和东阳两地献过10次血,共计2900毫升。

微信图片_20181106153332.jpg

  金逍君说,那时候自己在外地做小生意,父亲多是由妈妈在照顾。“后来为了方便照顾父亲,我的生意就不做了,回到了爸爸身边,但他还是过世了。” 

  但白血病的阴影依然没有在这个家庭中散去。2014年11月,金逍君的妻子忽然感觉胸口痛,说话都变得困难。“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去医院一查血常规,很多项都是异常,后来到杭州确认为白血病。”金逍君说。

  那段时期,金逍君正在一家单位上班,为了方便照顾妻子,他便向单位请了长假。

  做了一段时间的化疗后,等待造血干细胞移植的金逍君妻子与自己的妹妹配型成功,并顺利完成了移植手术。

  原本以为终于可以舒一口气的一家人,却怎么也想不到,命运并没有眷顾这个当时才三十出头的女人。2016年元旦,金逍君妻子因移植手术后的排异反应而去世。

  两位至亲接连因为白血病去世,那段对金逍君来说黑暗困难的时光,旁人或已不可想象,仅可知的是,在妻子去世一个月后,金逍君便加入了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

微信图片_20181106130446.jpg

  “在医院待了那么久,也见过许许多多白血病患者,知道每一次的化疗都很难熬。受捐献者能等到如今这一步,肯定闯过了很多的难关,我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一点力量,让她早日战胜病魔。”金逍君说。

  得知初筛通过 毫不犹豫答应捐献

  如今的金逍君是个自由职业者。

  “来杭州的路上,我才知道这个受捐者竟和我妻子一样大,都是1983年生的。这就是缘分吧。”金逍君说。

  在金逍君的身旁放着大纸袋子,他告诉记者,这是他前几天他在杭州的商场里买的一份送给受捐献者的礼物。记者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只可爱的网红小黄鸭玩偶。

  “我也没想好买什么送给她,是一个店员推荐的,据说是网红款。”金逍君说,他想着送女士应该蛮合适,就买下了。

微信图片_20181106130322.jpg

  在本次捐献过程中,从初筛通过到如今取造血干细胞,中间只经历了1个月不到的时间,这在一般的捐献案例中是较为少见的。

  “初筛通过时,我给他打电话,他特别爽快地就答应了,在电话里我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坚决。”东阳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李晓媚说,这次的造血干细胞需求较急,时间间隔很短,一切却都十分顺利,捐献者全程都没有任何犹豫,这起初让她感到有些惊讶。

  但在知道了金逍君家中的事后,李晓媚心头便再没了疑惑。“我实在没想到,像他这样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竟然有这么坚强坚韧的性格,这么多灾难都没有打垮他。”李晓媚说。

  “在得知初配成功时,是您让我和家人看到了生的希望;我也很期望在治愈疾病获得重生后,能以健康的面目出现在孩子面前,陪他成长;以强大的身体成为家庭的中流砥柱,照顾家人,以无私奉献的精神去回馈社会,传递爱心……”金逍君躺在医院的床上、两臂插着导管,笑着读起由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递来的受捐者所写的信。

  今年浙江省第57例捐献者 呼吁更多人加入

  与之前的捐献者一样,为顺利完成采集,从11月4日至6日的四日间,金逍君每天早晚各需注射1针“动员剂”。至6日上午,金逍君共接受了9针这样的“动员剂”。“整个过程都很顺利,捐献者在注射动员剂后基本没有出现像腰酸背痛等反应。”金逍君说。

  6日下午1点40,历时4个多小时,金逍君完成了自己的捐献,这些造血干细胞将由飞机直接运往北京。

微信图片_20181106130248.jpg

  “这次共抽取了242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浙江省中医院血液科主治医师胡慧瑾说,因捐献者体重偏轻,而受捐者相对偏重,整个造血干细胞提取的时间相对延长了一些。

  随着造血干细胞捐献知识的普及,越来越多像金逍君这样的年轻人加入到志愿捐献的队伍。

  据省红十字会造血干细胞捐献资料库统计,2016、2017两年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就有120多例,金逍君则是2018年的第57例;同时,如今的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共有入库人员7.5万余人。

微信图片_20181106154202.jpg

  “造血干细胞捐献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胡慧瑾告诉记者,造血干细胞外周血占的量很少,只有骨髓里的1%。捐献造血干细胞与捐献血小板的过程类似,需要打“动员剂”将骨髓里的干细胞释放到外周血里,再通过血细胞分离机将干细胞分离出来。造血干细胞采集完成后,捐献者即可下床正常活动,饮食上也无需有新的调整,“只要注意休息,不熬夜即可。”

  此外,据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介绍,造血干细胞捐献实行“双盲”原则,捐献方和受捐方的具体信息对双方都是保密的。如双方希望见面,可在捐献满两年后,在红十字会组织下安排见面。

  “希望更多人了解捐献的知识,打消疑虑,未来能有更多的人加入造血干细胞捐献的队伍。”说时,金逍君忽而出神地望着窗外。

  透过窗子,外面是杭城的蒙蒙细雨,裹挟着远在千里之外的受捐者的希望,也浸润着金逍君这位浙江人的温情。

  附:

  金逍君写给受捐者的信部分内容

  此刻你应该已经在无菌移植舱内开始回输前的预处理了。你不要害怕,不要紧张,我正在为你采集造血干细胞,很快你将浴火重生。在舱内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有一句话说的很好:“生病的时候最好的药是心情。”我给你带来了一只小黄鸭,想着它一抖一抖的样子你也会忍不住笑吧,希望你开心快乐!


标签: 造血干细胞捐献;捐献;白血病;妻子;血细胞;去世;造血干细胞;至亲;导管;浙江省 编辑: 沈听雨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