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健康物语 正文

我国杰出的病理学家、医学教育家洪式闾铜像今日落成——

他在杭创办中国首个寄生虫病研究所 曾任浙江省卫生厅首位掌门

发布时间: 2018-11-07 14:32:03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李文芳 通讯员 沈瑶琦

  

   

微信图片_20181107112650.png

   浙江在线11月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文芳 通讯员 沈瑶琦)历史的长轴上,哪怕是一条小小的血吸虫背后,也裹挟着几代人长达百年的科研征程。在攻坚此类人体寄生虫疾病领域里,一位出生于浙江乐清县的研究者,留下一片令人歆羡的“医学江湖”。

  11月7日,这位医学先驱的半身铜像在浙江省医学科学院新落成的大楼前揭幕。红色帷幕下,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我国人体寄生虫病学开拓者、血吸虫病防治先驱、浙江省医学科学院创始人洪式闾。

  洪式闾,字百容,生于1894年5月3日,1955年4月24日在杭州病逝,终年61岁,是我国杰出的病理学家、寄生虫学家、医学教育家,更是新中国成立后我省首任卫生厅厅长。

  90年前,洪式闾怀着满腔热情,在杭州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寄生虫病研究机构,即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的前身,开展对浙江地区寄生虫病等地方病的防治研究,为我国推进寄生虫病科学防治尤其是血吸虫病防治事业奠定了坚实基础。

  如今,风雨洗礼,沧海桑田。一代代医学科研者,沿着洪式闾先生留下的宝贵财富,取得硕果累累。

  单就血吸虫病来说,自1995年我省达到血吸虫病传播阻断标准后,全省连续20多年未发现本地急性血吸虫感染病人、新感染病人(病畜)和感染性钉螺,2016年通过血吸虫病消除复核,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微信图片_20181107112639.jpg

  北上求学

  推动寄生虫学成为独立学科

  洪式闾先生是20世纪初我国最早一批医学科研工作者。他出生书香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打下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他小学毕业于父辈创办的乐清小学,后在温州中学读书,又随父亲到河南开封就读,受经学大师周嵩年熏陶,立志济世著述。

  1912年,洪式闾考上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受国文教师马叙伦器重,深受其爱国爱民、讲求品德涵养的影响。毕业后,任北京医学专门学习病理学助教,并开始著书立说,他编写的《病理学总论》《病理学各论》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是国内最早的、也是当时最完整的病理学专著。

  为了在科研上与国际接轨,洪式闾曾多次奔赴德国、美国进修、考察。

  1920年,洪式闾被派往德国柏林市立医院进修病理学,发表阿米巴痢疾病理解剖论文,两年改入德国汉堡热带病研究所专攻寄生虫学,在德国《病理解剖学和生物学杂志》发表基础膜染色法。

  随后,洪式闾返回母校任病理学教授,因出色的科研表现,于1923年12月至1924年7月任北京医科大学校长。

  1924年到1925年,洪式闾再次赴德国汉堡进行寄生虫学研究和赴美考察。

  回国后,洪式闾将寄生虫学从病理学分离出来成为一门独立学科,为加速研究消灭寄生虫病创造了条件。

  洪式闾的科研成果,在世界寄生虫领域,引起广泛关注。

  1926年,洪式闾在德国《热带病学杂志》发表的汉堡盖玻片钩虫卵计数法(或称洪氏汉堡盖玻片虫卵计算法),为国内外病理学界和寄生虫学界长期采用;

  1929年,应日本九州医学会邀请前往进行“关于姜片虫研究”专题演讲并引起国际学术界重视,回国后获赠日本九州大学医学博士学位证书。

微信图片_20181107113033.jpg

  南下杭州 

  创办中国首个寄生虫病研究所

  1928年,洪式闾应蔡元培、马叙伦等人之邀,南下杭州接收英国中华圣公会广济医院(浙二医院前身)。在任院务委员会主任后,洪式闾深切认识到浙江地区普通百姓遭受寄生虫危害的严重性。

  他说“相信在浙江研究地方病最适宜不过的,因为各种地方病又皆属于热带病范围以内的”。

  鉴于此,他离开广济医院,自筹经费创立杭州热带病研究所,延请时任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蔡元培先生任研究所董事长。

  当时,国人自办科研院所还无先例可循,洪先生等创业者全凭一腔热血、艰辛探索、夹缝求生。然而,国运维艰,民生凋敝,科研所也经历了数次“洗礼”。

  1937年,杭州沦陷,热带病研究所辗转建德、金华、衡阳,随后又西迁贵阳、重庆,一路上遭到日本战机轰炸了两回,仪器、书籍多数毁于一旦。

  但即使是这样,洪式闾始终没有舍弃这一片倾注心血培育的科研热土,不但以热带病研究所的名义发表论文,还不惜举债维系所办刊物的发行。

  他曾写诗道“方脱贵阳险、又遭重庆灾,十年作成物,一旦化为灰。枉有疮痍泪,愧非战伐才,劫余聊自慰,身在不须哀”。

  战火的摧残,并没有动摇洪式闾兴办医学科研事业的信念和意志。简陋的条件,纷飞的炮火,抵挡不了洪式闾等科研工作者调查研究的脚步。

  西迁途中艰难险阻,他领导所里的科研人员沿途开展科学研究,在重庆北碚调查了钩虫病的流行情况和流行因素, 成立地方病防治队, 深入农村进行钩虫病防治工作;

  他们在涪江下游开展毛样线虫病的调查,发现毛样线虫病在我国的流行地区及其虫种的鉴定和治疗的研究;

  他们进行了人体疟原虫的形态学研究,发现人同胞子球虫的病例,调查四川的痹病,研究麻风病人血液中嗜酸性白血球增加的现象等……

微信图片_20181107113045.jpg

  扎根科研

  培养大批寄生虫病防治人才

  新中国成立后,洪式闾的科研事业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1949年,洪式闾回杭延续科研事业,恢复热带病研究所,更名为浙江省立热带病研究所,任所长。随后,浙江省立热带病研究所几易其名,从浙江省卫生实验院,到最终的浙江省医学科学院。

  1951年10月,洪式闾由周恩来签发任命书,任浙江省首任卫生厅厅长,同时兼任浙江医学院院长。

  在洪式闾的主持下,上世纪50年代,浙江省医科院对浙江地区的血吸虫病、肺吸虫病、姜片虫病、丝虫病、钩虫病等都分别进行调查研究和防治工作,取得显著成绩:

  在诸暨建立了全国第一个血吸虫病现场实验点;在扑灭钉螺方面,首创土埋灭螺、热带灭螺和巴豆灭螺的方法;在钉螺的解剖和生态方面,科研人员对钉螺的生殖器官和生活习性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在药物治疗方面,很早就重视中药治疗血吸虫病的实验研究;在肺吸虫病和姜片虫病及丝虫病和钩虫病方面,进行了广泛的宣教和深入的流行病学调查及集体防治……

   此外,洪式闾还非常重视人才培养,不但培养了很多研究生成为专家教授,还不拘一格传道授业,培养了一大批寄生虫病防治方面的人才。

  洪式闾先生生曾说:在解放了的中国,科学家有了祖国,才有了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党给他以新的生命力,他竭尽全力献身于党的事业。

  这位专注、为民、务实、清廉的科学家,在自己60岁时,即1954年4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入党仪式上,他说“我现在还只有六十来岁,还能为党工作三十年”。

  英国著名作家萧伯纳曾说过:“人生不是一支短短的蜡烛,而是一支暂时由我们拿着的火炬。我们一定要把它燃得十分光明灿烂,然后交给下一代的人们。”

   今天,新的科研工作者们,在雨中望着洪式闾先生的铜像,冥冥中已接过这支光明灿烂的火炬,继续前行,谱写人类健康的新篇章。

标签: 编辑: 李文芳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