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实录

说实话任何一个院团,想靠一出剧赚钱挺难的。但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公演至今,我们已经演出48场,走进11座城市,行走17200公里。只要能演,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想做的不仅是一个舞剧,还是一个文化事件。通过舞剧,我们要动员全中国人来保护大运河。戏只是一个直接的表达,我们用戏来搭台,来唱保护运河的戏。”。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命脉和创造源泉,要鼓励广大文艺工作者,静心凝神,用创新、坚持不懈的精神讲好“中国故事”。

我们将继续深入到生活中去,创作出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百姓喜欢的艺术作品。 

人物特写

嘉宾
  • 本期嘉宾崔巍
    国家一级导演,杭州歌剧舞剧院院长
    主要成就:荣获“国家文华导演奖”为代表的各项国际、国内大奖;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先进个人”
    代表作品:曾任2008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中心执行副总导演,曾执导“2010走进世博”启动仪式、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等国内外大型庆典晚会200余台。
  • 上周末,《遇见大运河》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杭州连演两场,依旧受到观众热捧。导演崔巍告诉浙江在线记者,这部剧去年5月从杭州开启全国巡演,通过不断地“走出去”,让这部作品日渐成熟,赢得了众多观众的认可。[详细]

对话崔巍

1996年,由崔巍创作执导的《阿姐鼓》,在全国舞剧展演中获得了优秀剧目等7大奖项,这是杭州第一次在文艺创作上获此殊荣,崔巍的旷世才华得到了业界的肯定。

2008年,作为第29届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执行副总导演的崔巍,与张艺谋一起,为全球几十亿的观众献上了一场无与伦比的演出,技惊四座。

2014年5月,由崔巍担任总导演杭州歌剧舞剧院历时3年创作的原创舞蹈剧《遇见大运河》启动全国巡演,再次震撼了业界。作为助力2014年中国大运河申遗、宣传保护千年运河历史文化的集大成者,《遇见大运河》在过去10个月里,走进11座城市,行程17200公里,演出45场,观众人数近10万人。

3月20日,《遇见大运河》又回到了当初梦开始的地方——杭州,让我们听听崔巍导演讲述她与大运河、与这出倾注了无数心血的作品之间的故事。

【采访实录】

浙江在线:首先,请崔巍老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部《遇见大运河》。

崔巍:有这个机会在浙江在线,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回想,给大家介绍这个节目。这个节目准备了三年的时间,排练了九个月,是为运河申遗做的一个事情。

怎样想起来做这部剧呢,是因为08年的时候我参加了北京奥运会的编排,从北京回来以后09年运河在准备正式申遗,是申遗最紧张的时候。当时我们的歌舞团的地址是在潮王路,正好在大运河旁边,相隔三分钟的路程。我作为一个杭州的文艺工作者,三十年的时间,我与它日日相伴,从它还是一个臭水沟开始,直到现在变的如此清冽,美丽,就觉得该为它做一点什么。那个时候这部戏就开始进入创作了。这4年十分的艰难,但是我们还是克服过去了,直到2014年5月21日开始首演。同时在六月份大运河申遗成功,感觉十分开心,能为运河申遗成功做了这件事。运河申遗成功后,我们也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在为大运河的物质文化传播继续演出。演出了四十八场,十一座城市。

浙江在线:在这部舞剧的创作中,你启用了舞蹈诗剧先河《阿姐鼓》的原班人马,也加入了好莱坞的元素,这样的合作模式你感受如何?

崔巍:因为大运河,千年历史,从隋朝开始,如果我们只是讲历史,不是我们剧的强项,仅仅是历史网上搜索一下就知道。一部历史题材的舞蹈如何为现在的我们带来怎样的现实意义,才是我们想要表达的主题。大家一起创作要有共同的理念,这部戏一定要体现一种创新的精神。

这部戏的作曲是好莱坞的克劳斯先生,他的作品其实网友们也十分的熟悉,比如加勒比海盗,珍珠港这些大片。为什么选择一个外国的编曲家呢,因为我觉得运河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应该让世界的人用世界的语言了解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虽然很多人质疑一个外国人是否能理解我们对运河的感觉,但是艺术的语言是通的。虽然在技术上有很多问题(克劳斯先生做的是电影配乐,音乐是断的,而且是先看电影再给配乐的,但是大运河是要先出音乐才能跳舞的。),但是经过精神的沟通,理念的探讨,当我们谈到对人类文明,对物质文化的遗产,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对世界表达,呈现这段历史的那份情感,是完全一致的,不分地域和国界的。我们这么交流,没有痛苦,只有幸福,然后一起用2年的时间完成了这个编曲。现在人们在看这个剧的时候都不忘赞扬音乐是多么恢弘。

浙江在线:创作中,让你觉得最有挑战的是什么?怎么会想到引入西方的“舞蹈剧场”的概念?

崔巍:难忘的事情太多,成立一个团队,寻找艺术家,还要筹集经费。

但是回到艺术上的创作的话,主要有2点。

千年的历史如何呈现给观众,用语言,文字都是十分容易表达的,但是用舞蹈的形式,比较困难。这就是为什么这部戏沉寂了三年之久。很多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动作很快,比如最早做《阿姐鼓》的时候,进排练厅到演出只要二十多天,比如雷峰塔音乐大典的时候,我从西藏赶回来做的,前后大约只用了两个月,从服装,音乐,舞美,灯光一切都没有的情况下创作出来。或者是首届佛教论坛大会的《和平颂》,两个月的时间从无到有。但是这部戏我用了三年多的时间。

但是我一直都在思考这部戏如何呈现给观众,一个历史题材对现在的我们的现实意义是什么。如果只是单纯讲历史,二十天我也很容易给你排出来,但是这不包含我想要通过一部戏对社会产生影响的理念。为了表达这些我一直都在思考,中间也有考虑过要放弃。就连我的老师也和我讲,这是一部很好的题材,但是很难表现,你要三思再行。

但是自己一贯的作风不允许我放弃,于是我不断的思考,直到有一天,我的脑海里出现了男女主角的形象,基调一定,灵感就呼之欲出了。

男主角意示现在的我们,我们要为历史做什么,这就是男主角的形象。女主角就是千年运河的缩影,也就是水灵。虽然在剧中男女主角相恋,但是这个恋爱不是纯粹人与人之间的小爱,它是对自然,对历史,对文化的大爱。

至此,真正的创作开始,只花了半年的时间,大家一气呵成,完成了这部剧。

还有一个难,就是舞蹈演员要开口说话。一般的舞剧,是不需要开口说话的,但是我们这部剧,更适合被称为“舞蹈剧场”。舞蹈剧场是发源于国外的,当舞蹈艺术家们不仅仅满足于舞蹈表现出来的美,他们思考真正的舞蹈是否可以表达更深刻、更哲学的思想的时候,产生了舞蹈剧场,这更像是戏剧和舞蹈的结合。

国内也有舞蹈剧场,但是都在实验剧上,真正大规模的排演出一个正式的、正题材的剧,还是前所未有的。

当时为什么我要演员开口说话呢?我觉得这段千年的历史仅用舞蹈是不够的,舞蹈剧场十分适合我的题材。

也有人建议说说话的时候找另一拨人,如同配音一样,我否决了。舞蹈演员没有很多话剧基础,开口十分困难,但是我们的演员十分敬业,努力练习,都成功做到了。

最新的一场演完之后,很多观众都夸我们的演员是话剧演员。人真的是潜力无限,只要努力没什么做不到的。

所以说比较难忘,也就是在剧的结构上和舞蹈的排演上。也就是两点,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浙江在线:当初怎么会选择周可呢?

崔巍:其实当初有很多经验丰富的,“现成”的女演员,足以胜任这个角色。我也想过是否要选择一些比较成熟的演员。但是我还是把机会给了年轻的舞者,只有不断的练习才能给她们带来突破。周可当时才进团2年,她的先天条件比较好,天生就有着一股舞蹈范儿,缺的就是经验。把角色给她其实是有点冒险,但是她做到了,包括今天没有到现场的团员,他们真的非常棒。9个月的时间,他们每天都两点一线,排练厅,宿舍,八点钟开始,一直排练到凌晨都是小意思。虽然辛苦但是都很坚持地在努力。

周可:压力十分大,那半年我的睡眠都不好,晚上做梦起来都在想动作、想情感。这个角色给我当初也是有难度的,水灵代表的不仅是一个优雅的女性,也是历史和自然。特别是和男主角的情感戏,既要投入情感,却不能表现的很实,她不是一个具象的人物,不能和很多舞剧的男女主角的爱恋一样,她更多要表现精神上的爱。

崔巍:他们一开始粘得太近,我让他们分开一点,要表现出人与自然的一种大爱。他们现在就表现地恰到好处,能让观众都体会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他们之间的爱是那么的纯洁却依依不舍。

浙江在线:周可,第一场演出和第48长演出你的心理有什么变化?

周可:第一场的时候,特别的紧张。在首演的前一个月我还在质疑自己是否能承担起这个职位,害怕自己担当不了这个角色。首演的确很紧张,但是第二天就好了。通过48场演出,我在思想和行动上都有了升华,对运河的历史、对自己各个方面、综合的有了很大的进步。所以我现在出演这个角色反倒变成了享受,得到了成长。

浙江在线:舞剧在全国的巡演,所到之处都是一票难求。这一路走来,哪些人、事让你感动?可以和我们分享下你的故事么?

崔巍:这是一部历史剧,每到一处我们就会采风,沿着历史去采风。

走到绍兴,站在八字桥上,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的入海口,以及洛阳等地方。

比如在绍兴的八字桥,晚上,邂逅到了一个人。他每天都要去桥上看一看,我们聊了起来,滔滔不绝,若不是雨越下越大我们一定会继续聊下去的。因为他对运河的热爱,对站在桥上的骄傲,都会让你感受到你做这件事的意义所在。

在古邗沟,在运河边,有个老伯伯下班后要在运河边拉上一曲,直到老伴叫他回家吃饭。他在河边告诉我们扬州的茉莉花和现在流行的茉莉花的区别在哪里,都会拉给你听。

含嘉仓,我们在那里碰到了粮仓的保管员,他一个人守着粮仓20年。那个地方原本是不让你进的,但是我讲明缘由,他放我们进去了,当我们满足于里面的风景时,他带我们穿过一个小门,在那门后,风景震撼了我们,我们脚底下的600多个点就是600个粮仓。20年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守着门,当他知道马上这600个粮仓要被政府开发,多么激动的时刻。他那份自豪——是他用自己的情感保卫着粮仓而得来的。 我们的剧名叫《遇见大运河》,这一路我们遇见的所有的这一切,都十分的值得。

周可:参与这部剧,是我的艺术生涯中的一次洗礼。巡演的时候我们参加了高雅艺术进校园,我们巡演了28个高校。由于场地的限制,每次的巡演都是自己装台,自己拆卸,舞美灯光都是由演员自己动手的。白天演出,晚上拆了还要去别的高校继续搭建。那段时间我们集体十分凝聚,每个演员在思想和行动上有了极大的进步。

崔巍:高雅艺术进校园第一站,浙大。我们在浙江在线有官网,演出的第一天,官网上的留言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看到运河姑娘遭到破坏,所以人竭尽全力去拯救她的时候,我被震撼了,心痛和守护的感觉感同身受,我要好好地去爱身边的河”。我当时就感觉,这就是我做这部戏的意义。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都值得了,历史是需要年轻人去传承的,他们能被一部戏感动了,埋下了善良的种子,那么我们祖国的发展一定是有望的。 浙江在线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浙江在线给我们一个平台,而且永久保留官网,我们十分感谢,要努力工作不让信任我们的人失望。这些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动力。

浙江在线:在不同的地方的演出,有没有碰到过争议?

崔巍:争议不多。普遍的观众都是很满意的,从运河的开凿,到人们用生命去保护这条河,到她的繁荣,到她的被遗忘,所有人去竭尽全力去拯救她,这种真诚的行为,到最后又见运河的美好,都是感动观众的。但是也有一些专家会为我们提出一些意见。比如现在的我们如何在历史结构上能够做得更优秀,如何更加让观众认可五个角色,以及创作这部剧和历史走过的这份情感,这些专业角度上,我们都会听取,接受,改正。

周可:同是一次高雅艺术近校园,最后谢幕很多学生上来合影,有个学生对我说:“水灵,看了你的演出我真正地想去爱护这条运河。”那个时候我就更加意识到我们的舞蹈不仅是一部艺术作品,它更多是一种号召力、感染力、传播力。

浙江在线:《遇见大运河》不是一个单纯的艺术作品,它已经成为一个“文化事件”,你怎么理解?

崔巍:这部剧,第一次进到排演厅看表演的观众,是我们做网络征集活动“我的水故事”选出的,最有代表性的故事的作者。他们和我们的演员交流水故事、他们被演员的表演感动、演员被他们的故事感动,这也是事件的一种。

我们自首演开始,就和环保组织和娃哈哈合作。我们有一个小瓶子,作为心愿瓶,开场就发,你可以带回家,也可以写好留在我们的现场。我们在巡演的地方就封包,写上城市时间。希望把它们挂在剧场的一面在运河的历史墙上。来自不同地方的、不同的信,聚在一起,这也是一种历史。当你看到不同的年龄、不同肤色、不同的种族聚在一起为一件事情而努力,这就是我们谱写的新运河历史。

所以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一部作品,应该作为一个文化事件,谱写并推动着历史前进。

浙江在线:有网友问,从创作到演出,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崔巍:最大的收获是遇见。最早他的名字是《中国大运河》,演出的2个月前才改。我希望通过这个剧我们能一路遇见更多的人。今天我们做这个访谈也是遇见,因为运河我们遇见。这剧让我遇见了历史,遇见了文化,遇见了两岸的人,遇见了现在。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应该怎样用自己的作品传播一种信念。

浙江在线:在今年的两会上,你呼吁用“法”为文化的发展保驾护航。(不但要有好的顶层设计和强有力的政策保障,还要有强有力的落实监督机制,让广大文艺工作者静心凝神,用不断创新的精神讲好中国故事。)

崔巍:现在我们国家的发展很全面,依法治国。国家是由方方面面各个部分所组成的。对于我们文化的法,说得相对具体点就是我们有了很好的顶层设计,但是我们要有很好的落实和执行者。比如说我们文娱工作者现在的状况,会有一点尴尬,尴尬在于当他们很想全身心去投入工作的时候,碍于其他方方面面,比如拉赞助等。所以我想呼吁:能够做出好的艺术作品的艺术家就应该得到好的政策扶持。政府扶持能让这些艺术家们尽心去创作,把他们的艺术才华发挥到最大极致,创作出最优秀的作品、精品力作,让百姓能够欣赏到最棒的艺术作品。而拉赞助,不是他们的专业,会分散他们的精力。剧幕可能也不会创作得那么的好,然后百姓也不能看到。希望有一个良性循环的机制。这个法其实就是一个政策和机制,我们应该划分地相对清晰一点。大家真的能够各尽其责地把我们综合起来,把我们应该做的事做好。同时这个法还有我们的知识产权,方方面面都需要。对这个有一些感触,所以做了这个呼吁。

浙江在线:有网友问,生活中您是一种怎么样的状态?

崔巍看到生活中的我,很多人会说:"这是崔巍吗?她可不可能做了这么多事?”。同样在工作中认识的,他们会觉得“这人是人吗?是女人吗?是一个工作狂。”其实我的生活很简单,我除了工作吃饭睡觉就是在工作,生活中可能比较简单吧,对于吃喝要求都没有那么高,我也很矛盾。我的一个朋友给我一个评价说:“你是传统与现代的产物,是矛盾体。就是你生活中的传统和你创作中的现代结合了你这个矛盾体。”我觉得挺对的,我会在生活中很随意,我没有要求,吃什么都可以,不吃也没问题。但是在工作的时候,我会很刻薄,一点小错误都不可以。有的时候演员会被一个八拍的动作搞得深更半夜不能离开。所以这是一个很两面的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

浙江在线:如果说平时在生活当中,崔老师和一群朋友在一起,您会不会是那个话特别多的那个?

崔巍:我不是很喜欢说话,我也说不上话,人家议论的某些事我也不懂。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刻。某天中午和同事一起去武林路,然后我说“诶,这个地方原来好像不是这样的。”同事们就说:“你不要说话了。”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你这样很影响我们的形象,感觉和你说话显得我们很落伍很老土。”

我觉得也挺好,可能所有的话,所有的状态,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思想都在工作上用完了,所以在生活中都可以,也很简单。

周可:努力工作,钻研自己的任务。舞者生活还是会把自己的重心放到舞蹈上,利用自己平时的时间充实自己。我蛮多时间还是在舞蹈房里度过。

崔巍:所以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平时也是,不是我不愿意去生活,是时间不够。一旦你想要去攀登艺术这座山的时候,这可能就是你的常态。所以我有一点点时间就会去休息看书,了解我的人会理解,不了解的人可能会觉得我比较骄傲,不去接触任何人。

周可:舞者是很需要心理素质的。一些在高空中的动作,我一开始都比较怕,不敢做的每次做的时候都需要心理建设一番。

崔巍:舞蹈演员要求很高,人要漂亮,形体要好,基本功要扎实,心理素质必须高,艺术生涯短。周可刚说的技巧,她要基础功,也要心理素质高。她和男演员的相互信任也很重要。她的心理素质很好,随便怎么说她,她都微笑面对,因为她知道我们是为了她好。

周可:我人比较瘦,力量把握的不好,但是我会克制自己的心理障碍,努力去做一些比较困难的动作。

浙江在线:接下来,《遇见大运河》还将去哪些地方演出?

崔巍:已经在浙江、江苏、河南演出,接下来还会去山东、安徽、河北、天津、北京。我们演完中国的运河,还会走向世界,去演世界的运河。坚持不懈地把运河故事讲好,把中国故事讲好。

阅读全部

编辑:吴盈秋 记者:虞飞 监制:杨俊霞 童俊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