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教育参考 正文

都说一片甲骨惊天下,然而悬赏十万却难破一个字

发布时间: 2017-11-30 23:31:37 来源: 浙江在线 编辑 李应全

市民在位于河南省安阳市的殷墟博物馆中参观刻有甲骨文的卜甲(11月25日摄)。 新华社发

  浙江在线11月30日讯 (浙江在线编辑 李应全)有两则消息引起公众兴奋。一是:甲骨文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日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发布消息,我国申报的甲骨文顺利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国际咨询委员会的评审,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这表明中国的甲骨文,成了世界文化遗产了,不光是中国的,而且还是世界的。

  二是:悬赏十万,破解甲骨文。2016年10月28日,位于河南安阳的中国文字博物馆组织实施甲骨文释读成果专项奖励计划,面向海内外公开征集优秀成果。对破译未释读甲骨文并经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的研究成果,单字奖励10万元;对存争议甲骨文作出新的释读并经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的研究成果,单字奖励5万元。“招贤令”发出后效果显著,目前,第一批投稿已经进入到筛选阶段,至于是否有人得奖,那得拭目以待了。

  于是就有人高兴了:如果我一年认出10个字,不就成百万富翁了吗?

  其实不然,破解甲骨文不是认得几个字那么简单,而是个吃力不讨好的高智商活儿。

  谁认出了第一片甲骨文?

  在世界著名四大古文字中,写在水草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刻在泥板上的巴比伦楔形文字,以及雕在石头上的印第安人玛雅文字,在世界文明宝库中大放异彩后,由于材质缺陷,都消失不见、淹没无闻了,仅余一些残渣残片。唯有我们将文字刻在龟甲上,才使甲骨文活了3000多年,成为今天的汉字,不能不佩服祖先目光如炬。其实,当时已经出现最先进的材料青铜器,如果多将文字铸造在青铜器上,我们今天破解甲骨文的难度就会大大降低。

  中国第一片甲骨文是谁刻的,谁也说不上来。它出现于距今3000多年的商代后期,用于占卜、祈祷,是我国发现最早的文献纪录。有了甲骨文,才有了后来的文字,一脉相承发展到今天。 

  但是,当甲骨文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再次现身,已经无人能识,流落民间为人治病,即被称为“龙骨”的中草药。

  谁第一个又发现它的,可能你也知晓,他叫王懿荣,清朝人。

  一天,王懿荣在“龙骨”上发现细小的刻画。经过专家考证,它就是上古时期的甲骨文。天下为之震动,一批学者闻风而至,投身甲骨文的研究。罗振玉、王国维、董作宾、郭沫若等几代学人,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认出了一批文字。此四人,因为甲骨文研究成绩卓著,并称“甲骨四堂”。

  他们以《说文解字》小篆为桥梁,比照金文和战国文字,参以古文献,考证出现已识甲骨文的主体部分,取得大量成果。

  郭沫若,这位写出《女神》《凤凰涅磐》《地球,我的母亲》《炉中煤》等诗篇的新文化运动的闯将,在甲骨文的世界里照样游刃有余,著《甲骨文合集》一书,因为在考古学和甲骨文研究的巨大成就,在1948年获得知识场域的桂冠,当选为最高研究机构的院士。

  于省吾:认出300个甲骨文 

  1949年以后,除胡厚宣主持编集《甲骨文合集》外,各个研究家归于沉寂,却有于省吾先生横空出世,考释为最,无争议者也仅几十个。 

  说起来,于省吾还算得上是记者的师祖之辈。当记者在吉林大学历史系就读之时,先生早已西去。其家属已将5万册左右图书捐献给吉林大学图书馆,特辟为“于省吾图书专藏纪念室”。

  据了解,于省吾在古文字,尤其是甲骨文、金文的研究与考释和古代典籍的考证上,一向以考文释义精审周密而著称。他坚信,古文字是客观的存在,它们的形、音、义可识、可读、可寻,只要方法得当,经过深入钻研及实事求是的科学分析,多数古文字还是可以被正确认识。在这种信念的指引下,通过对古文字的考释、研究,他撰写《双剑誃殷契骈枝》《双剑誃殷契骈枝续编》《双剑誃殷契骈枝三编》《双剑誃吉金文选》《双剑誃吉金图录》《双剑誃古器物图录》《商周金文录遗》等著作。

  《甲骨文字释林》一书,他考释前人未识或虽释而不知其造字本义的甲骨文约300字,占全部已识甲骨文字的四分之一还多。他对古文字的研究不是孤立地进行的,而是结合许多有关学科的知识来进行,从而合理地解决了“玄鸟生商”等久悬未决的问题,成为“新证派”的代表人物。 

  好认的都认完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

  好认的都认完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任何一个字的破译都是一场攻坚战。甲骨文又陷入低迷,于是有了那张悬赏令。

  目前,海内外甲骨藏品家底及保存现状已基本摸清,约有16万片甲骨文,共有单字4300多个,已释读字有1600多个。

  这些字还认得出来吗?又有什么办法破解甲骨文?百家争鸣,各弹各的调,谁也不服谁。

  据新华社报道,台北商业大学副教授廖文豪十多年来痴迷甲骨文,发现破解汉字的身世之谜,比福尔摩斯破解命案更加刺激,每解破一个甲骨文,他感动到流泪,好像触摸到了古人的心思一样。

  他尝试构建一套完整的文字解密系统,用证据说话,把大数据思维和实证精神充分融入甲骨文研究,以弥补书证法等传统研究方法的不足。

  他这样概况自己的解密系统:第一部分为“身世履历分析与验证”,着重研究汉字的历史演进与变化;第二部分为“造字场景回溯分析与验证”,着重还原汉字造字之初所要表达的完整概念;第三部分为“先秦典籍与考古文物的佐证”,重在以书证和物证检验造字时代的背景和图象意涵的真实性。他把所有的证据都找出来,都没有矛盾时,才能确定一个字的原初含义。 

  廖文豪说,研究一个汉字,就要把甲骨文中所有含相同义符构件的汉字全部整理出来,仔细分析其中的关联性。比如甲金文中“乍”(作的本字),分析它的多个异体字等相关汉字,会发现它们都和“玉、又(手)、弓”有关,它们都在描述制作玉器,有的表达完整,有的比较精简,但最终都简化成了“乍”。“所以,‘乍’的本意对应的是一个人手拿工具雕琢玉器的记事场景。” 

  中国文字博物馆发出悬赏令后,鼓励甲骨文研究者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等现代技术手段与传统研究手段相结合,形成原创性研究成果。

  近年来,一个个项目相继开展,10多万片殷墟甲骨已经或正在得到精细化整理,殷墟甲骨文进入全面整理和研究新时期。 

  先是收集、整理。1949年后,著名甲骨学家胡厚宣主持编集了《甲骨文合集》,但此书只辑集41956片甲骨,后来的《甲骨文合集补编》补收13450片甲骨,漏收未收甲骨文数量仍相当可观。2009年,《甲骨文合集三编》启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先秦史研究室历经7年多努力,辑集了以上两书漏收未收甲骨文约3万片。当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与国家图书馆等几家甲骨文大宗收藏单位密切协同,分别对三大批7万多片甲骨进行彻底整理与研究。

  再是研究手段借助先进科技。随着“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正式实施,中国将建立甲骨文全文数据库,期待甲骨学研究方法和研究手段的现代化方面会有更多突破。 

  然而,甲骨文百余年的研究史上,虽然几次出现破译全部甲骨文字的种种新方法,但轰动过后,文字考释工作并没有前进。看来,10万元破解一个甲骨文,真不是那么好拿的。当大数据、云平台这些先进技术都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期待下一个奇迹出现了。

  (综合新华社等消息)

标签: 甲骨文;甲骨;古文字;研究;考释;汉字;硬骨头;释读;单字;研究成果 编辑: 李应全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