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教育参考 正文

从小学到博士学费生活费全包!海亮为寒门学子圆梦

发布时间: 2018-09-12 06:23:31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纪驭亚

  浙江在线9月12日讯(浙江在线 记者 纪驭亚)从四川峨边大山深处的九家村到浙江诸暨,距离约2300公里。全部行程耗时约8个小时,其中空中飞行约3小时,路面汽车行驶约5小时。

  不过,这普通人的“8小时”,少女冉拉小雪用了12年才走完。因为,横在这条出山路上的拦路虎,不仅有随时飞落切断乡道的山石,更有经济上的贫困。

  “我努力地生长,希望看见海的模样。”9月10日晚,诸暨海亮教育园,冉拉小雪深情朗诵,这是她第一次站在城市学校的舞台。此后,她将与另外51名和她一样从大山深处走出的孩子,开启在海亮教育园的读书生活。从山间深处到沿海诸暨,孩子们的未来因为一项叫“海亮贫困少年英才培养工程”的助学计划而改变。

海亮1.jpg

  记者了解,海亮集团今年5月19日启动该项助学培养工程的首期计划,历时3个月,行程10多万公里,项目组先后收到四川、云南、贵州、江西、浙江等13省33个贫困县(市)775名学生的报名。经过遴选甄别,最终来自6个省的52名少年英才来到了海亮。根据该计划承诺,海亮集团将为他们提供一切生活和学习所需,直至他们的最高学历。

  “谁也没有统计过,每年会有多少天资聪颖的孩子因为贫困而失去读书成才的机会。显然,这对一个家庭、对一个地区甚至国家,都是莫大的损失。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创新的潮流势不可挡,创新的力量无坚不摧,人才的作用无比强大,它和一个民族的振兴息息相关,它和一个国家的富强紧密相连。”在10日的“海亮少年英才”入学典礼上,海亮教育总校长叶翠微在现场以“人皆英才”为主题,为孩子们上了“开学第一课”,鼓励孩子们在海亮快乐学习,健康成长。而这些孩子的故事也让在场的许多老师、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海亮2.png

  冉拉小雪:城市的学校,只在电视中见过

  只有深入过四川的大山,才知道21世纪的蜀道依然难行。

  四川省峨边彝族自治县大堡乡九家村的一个半山腰上,一座低矮的简易小楼,是冉拉小雪的家。四面环山,大渡河支流官料河蜿蜒而过,九曲八弯的村道连接的245省道,是这个村寨通往峨边县城的唯一公路。塌方、山体滑坡,飞石断路,是这条公路上的常态。

  小雪家是2000年时,从更高的山上搬迁下来的。靠政府先后补贴的6.5万元建房款,这才有了现在70多平米的家。

  “现在家里还有7万多债务。”小雪的爸爸冉拉大哥说,眼下全家的主要收入是他当村干部的每月1060元工资。虽然债务缠身,但这位50多岁的汉子谈话间满是笑容。

  “邻居都说我的三个孩子很乖。”冉拉大哥介绍,九家村共有村民1180人,小雪的姐姐是大学生,哥哥冉允浩是重点大学的学生,目前就读于西南民族大学。小雪成绩也非常好,擅长写作,数学思维和逻辑能力特别突出,她能到海亮上学,全家和教过她的老师打心眼里高兴。

  “像我们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你要想出去闯,唯一的途径就是好好读书,考一个好的高中、好的大学。”21岁的冉允浩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侃侃而谈,有着和年龄不太相称的成熟和睿智,知识的力量显而易见。他说,在村里,像他这样的同龄人大多已经结婚生子,早早地过上了外出打工的日子。而他们三兄妹,从小心里就有一颗读书的种子。

  一条陡峭石梯指向山那边的大堡中心小学。因为要离开了,小雪复习了一遍走了6年的上学路,“不远,就走40分钟。”

  山间石梯高处,小雪一次次将目光投向远方。“我知道,我将要开始一次改变命运的远行。”小雪说,此前她曾到过的最繁华的地方就是乐山市区,城市里的学校,只在电视中看过。

  左乂:同是少年远行,父亲打工我读书

海亮3.jpg

  “能走出大山最好。”峨边彝族自治县共和乡江峨村,站在堂屋前,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山,40多岁的汉子左国涛还是红了眼眶。

  走出大山,这是左国涛发自心底的呼唤,也是生活在峨边的这个家庭的最真切的愿望。峨边彝族自治县地域面积约2400平方公里,人口30多万,由于山峦重重,至今还有很多人居住在交通不便的山上,教育资源匮乏,全县只有一所高中,2017年考上本科的学生只有5人。

  左国涛13岁的儿子左乂,学习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能入围年纪前三名,是这期“海亮少年英才培养工程”的一员。

  相比小雪的开朗健谈,左乂显得很沉默。来到他家时,一家人正在吃饭。因为左乂妈妈身体不好,左国涛特意为她煮了3个荷包蛋。山外的人很难想象,即使是现在,鸡蛋在这个家里依然是难得吃到的营养品和“奢侈”品。

  “我不在家,她做给小的吃,她自己不吃,左义也让给妹妹吃。”左国涛说,多病的妻子不识字,只能在家照顾2个孩子。为了照顾妻儿,他不敢远行到经济发展更好地沿海省份务工,而是只能就近选择在贵州打零工,一年的收入2万多元。

  说起儿女,这位七尺男子抹了一把泪。他说,他的很多亲戚都因为儿女有出息改变了生活,左乂兄妹是他全部的希望。

  初见的几个小时里,左乂几乎没有说话。“想去,我英语不好,我怕我去了学得不好。”临分别前,左乂才鼓足勇气挤出了这句心里话。

  “没啥好怕的。我16岁就去很远的地方打工了,你是去读书,比我强。”左国涛讲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是用眼神肯定儿子能行。

  看着未老先衰的父亲,还有偷偷抹泪的妈妈,看上去十分倔强的少年左乂一边静静地教妹妹写字,一边强忍着满眶的泪水,而7岁的妹妹却像一只快乐的蝴蝶,满屋子飞舞。

  把慈善当事业 已经培养出第一批大学毕业生

  事实上,“海亮少年英才培养工程”只是海亮集团慈善事业的小小一角。

  20多年来,海亮集团一直将慈善当成一份事业。截至2018年5月,海亮集团已经通过“雏鹰高飞”孤儿培养、大病救助、励志助学、乡村振兴、温暖关爱等公益工程,惠及了许许多多的家庭以及他们的孩子。如现在回到海亮教育管理集团工作的张映霜和何叶方,分别是海亮汶川地震受灾孩子助学计划和贫困大学生资助计划的受助对象;今年毕业的陈思颖、吕宁琪,则是雏鹰计划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大学毕业生。


标签: 编辑: 纪驭亚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