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科技视野 正文

《未来简史》作者赫拉利:由AI掌控的未来引人深思

普通医生比护士更容易被它取代,它虽“智能”但缺少“意识”

发布时间: 2017-07-10 09:17:19 来源: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记者 曾福泉 章卉 唐骏垚

  浙江在线7月9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曾福泉 章卉 唐骏垚)《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教授在中国受到的欢迎之热烈,让他自己感到惊讶。

  7月9日,杭州未来已来·全球人工智能高峰论坛上,当身穿浅灰色衬衫、略显瘦削的赫拉利登台演讲时,现场响起了长时间掌声,还有很多人欢呼。几天前在北京和上海,他也感受到了同样的热情。在到达杭州时,这位来自以色列的历史学者告诉媒体:“我就像一个摇滚歌星一样受到欢迎。”赫拉利将此归因为今天的中国人强烈渴望获得知识、了解世界以及接触新思想。

  关于人类的未来,赫拉利的确给出了不少引人深思的新思想。

  在出席全球人工智能高峰论坛期间,他发表演讲、接受媒体专访,阐述了自己心目中的未来图景。他认为由人工智能(AI)引发的革命将是地球上自生命诞生以来意义最为重大的变革,其对人类影响之深刻将远超农业的产生和工业革命。AI的掌控力如此之强,将替代自然选择塑造生命;AI的飞速发展将在数十年内淘汰数以千计的工作种类,从而制造出一个庞大的“无用阶级”;先进的AI可能带来一个更加不平等的人类社会……凡此种种,说是“预言”也好,“想象”也罢,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见解都同时闪现着科学精神和人文情怀的光彩。

M001E0ECggSDlliuQuAQmGwAAD1pmUqGH4082.jpg

  普通医生比护士更容易被AI取代

  在赫拉利看来,AI革命浪潮后留下的工作岗位将严重两极分化:要么是高度需要创造性和想象力而AI难以取代,要么是底端廉价以致使用AI反而成本更高,其他位于这两者之间的大量工作——从卡车司机到普通的医生——均岌岌可危。

  AI首先毫不留情扫除的将是那些单一性、重复性强的工作。赫拉利认为,针对明显的病症作出诊断、开出药方——这样的医生岗位将更容易被AI取代。并且,AI经过学习,甚至能比人类医生更好地识别和应对病人的情绪。最终剩下的医生将致力于治疗疑难杂症,或为战胜癌症寻找新方法。实际上,IBM研发的人工智能Watson已经在帮助人类医生做出诊断。相比之下,护士要从事的各种护理工作更加繁复,要研发出能准确为病人注射的机器人显然更加困难。

  很多人争论说,这样的危言耸听,我们在工业革命兴起的时候就遇到过一次了。然而新技术使机器取代了工人的同时,也创造了更多的新岗位,所以总的来看并不必担心。赫拉利回答说,AI革命与工业革命有重要的区别。工业革命只解放了人的体力劳动,AI革命带来的新技术将不仅替代人的体力劳动,也替代大量的脑力劳动。AI革命后,那些尚不能被AI取代的岗位、或新技术带来的新岗位,其所需的技能和素质又需要很长时间来培养,这也是与19世纪的人类社会所不同的。

  赫拉利由此不无忧虑地指出:如果我们今天教给下一代的都是在20到30年后他们不再需要的技能,他们到时将何以谋生?当下的教育者甚至很难回应这一挑战,因为未来社会的确切景象并不为人所知。

M000887CggSA1liuQ2AKTcRAAEKSt5TGwk015.jpg


  缺少自我意识的AI到底是好是坏

  赫拉利的一个重要观点是,AI目前拥有的是“智能”,而缺少“意识”。人类的意识是如此奥秘重重,我们要弄清楚意识的起源,赋予机器意识,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缺少自我意识的AI到底是好是坏?比如说,当一辆失控汽车遇上这样的伦理困境:撞向左边的人群将杀死10个人,撞向右边的人群将杀死1个人,应该向左还是向右——AI将会如何选择?

  赫拉利认为,也许伦理学最终给出了汽车应该自我毁灭而不撞向任何一边的答案,但如果是人类在驾驶汽车,他受到恐惧情绪等意识的强烈影响,几乎很难实践这种伦理选择。而无人驾驶汽车则不然,只要事先输入这一伦理学命令,AI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消灭。

  当然,缺少意识是一把双刃剑。赫拉利说,如果AI被邪恶的指令所把持,我们也无法指望它在紧要关头迸发恻隐之心的光辉,被爱与希望等正面情绪打动。

M000887CggSA1liuQ6AWSGQAAAhMSoY1sM511.jpg

  AI掌控的社会可能并不平等

  AI将人类从更多的繁琐工作中解放出来,让我们得以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发掘自己的真正的潜能,创造一个多元多彩的社会——这是关于未来AI社会的积极想象。

  而赫拉利还描绘了一个并不那么让人期待的未来。AI接管了所有的选择权,从每个个体的衣食住行,到大型机构的决策,全都依赖AI。“即便现在,银行是否给你贷款,公司是否雇佣你,也已经逐渐依赖AI的判断。”赫拉利说,“也许你已经听到过这样的说法,根据系统的判断,我们不能为你提供贷款。”

  这是否会造成由AI引发的歧视?我们经历过因性别、种族引发的歧视,并且针锋相对地做出抗争。但当AI 说“我不喜欢你”,你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AI的歧视往往是根据每个人的个体信息作出,遭遇不公的人很难找到同类、形成组织来发起抗争。

  赫拉利对未来提出的种种问题,有些看来还远在天边,有的却似乎迫在眉睫。他认为电视主持人、摄像师和简单的体育报道均有望被AI取代,足以让今天现场的不少人惴惴不安。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AI技术的应用上高歌猛进,人们的生活的许多领域都在变得越来越智能,赫拉利不免被人们问及中国未来的AI社会将是什么样子。赫拉利并没有作出“预言”,正如他多次说的,谈论未来不是为了得出答案,而是为了提出问题、引发讨论。

标签: 编辑: 曾福泉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