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科技视野 正文

科技观察 | 1000亿 能不能支撑达摩院的科研野心

发布时间: 2017-10-12 15:27:36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曾杨希

67B9E459DBCBE816D4E0832784DE1329C92B039B_size502_w816_h527.png

阿里巴巴CTO张建锋宣布阿里巴巴达摩院正式成立

  浙江在线10月1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曾杨希)提到NASA,你可能会想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其实,它还是国内商业巨头阿里巴巴的一项计划的名称。在 “NASA计划”中,阿里拟组建独立研发部门,储备面向未来20年的核心科技。

  10月11日,承载“NASA计划”的实体组织诞生了,带着一股东方禅意,取名为“达摩院”。达摩院学术委员会号称要吸纳全球顶级科学家,未来3年内,阿里巴巴还将为其投入超过1000亿人民币。

  资金有了,人员也到位了,那么,达摩院要做什么?定下的宏伟目标要如何实现?

43C92551AD027892BFB0646D3E3A9C7F3C9C2147_size436_w1132_h752.jpeg

人工智能专家Michael I. Jordan资料图

  从学术委员会看布局领域

  达摩院设学术咨询委员会,是该组织的精华所在,将为达摩院提供学术指导建议。

  目前,在首批公布的学术咨询委员会中有10人,包括从事微电子低功耗器件及工艺研究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黄如、从事计算机智能算法与系统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从事软件工程和系统软件领域研究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梅宏,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

  同时,还有一群国外顶级专家,比如,美国三院院士Michael I. Jordan是人工智能领域全球两位根目录人物之一,门下英雄辈出。美国工程院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George M. Church是基因工程领域领军人物,用新方法开创了“个人基因组”研究的时代。美国工程院院士、华盛顿大学教授Henry M.Levy,美国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李凯,哥伦毕业大学教授周以真,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Avi Wigderson都是计算机领域专家。

  达摩院号称专注于面向人类未来的前沿技术研究,从这批提供学术指导建议的中坚力量也可以看出,达摩院的重点应该是在计算机等领域。公开资料显示,该组织首批披露的研究领域包括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网络安全、视觉计算、自然语言处理、人机自然交互、芯片技术、传感器技术、嵌入式系统等。

  此外,达摩院的首任院长为阿里巴巴集团CTO张建锋,资料显示,张建锋为技术派出身,最早的职务是淘宝网技术部的架构师。

  三大主体撑起科研野心

  达摩院的野心世界级科研机构。它的主体由三类组成,首类是全球建设的自主研究中心,目前公布,将在杭州、北京、新加坡、莫斯科、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美国的贝尔维尤和圣马特奥等地设立不同研究方向的实验室,初期计划引入100名顶尖科学家和研究人员。

  要推进相关领域的研究,只靠企业自身是无法实现的,达摩院的第二类主体为与高校和研究机构建立的联合实验室,目前包括阿里巴巴-浙江大学前沿技术联合研究中心、UC Berkeley RISE实验室、清华-蚂蚁金服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中国科学院-阿里巴巴量子计算实验室等。

  这些实验室都是近两年陆续建立,它们是推动相关研究重要力量。以在量子计算为例,如果将传统计算机的速度比作“自行车”,那么量子计算机的速度则是“飞机”。2015年,中国科学院-阿里巴巴量子计算实验室成立,今年5月,由其参与研发的中国首个光量子计算机问世,今年10月11日,由其与阿里云共同研制的量子计算云平台宣布上线,平台将培养行业生态,推动量子计算的产业化。如今看来,这一切都布局了在达摩院的框架下。

  达摩院还有一类主体是全球开放研究项目。今年7月,阿里巴巴对外公布全球开放研究项目“AIR计划”。目前,已公布了2017全球评选结果,有来自全球33个高校及科研机构的43个项目入选,覆盖了数据中心、机器学习等前沿技术领域。

20140220195017-1886438069.jpg

科学家在贝尔实验室验证电子波动性

  仍有问题需要明确

  根据马云的公开演讲,达摩院身上自带几个标签:要活得比阿里巴巴长,至少要服务全世界20亿人口,必须自己具备盈利的能力。

  这些愿景看似远大,背后却折射出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科研成果的影响力会有多广,科研成果的转化率有多大?眼下,并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

  历史经验证明,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成立科研机构或部门有助于自身发展,比如,上世纪末,微软就已经在中国布局了亚洲研究院,研究自然用户界面、新一代多媒体、互联网搜索等问题,研究院的创新技术号称“转移到微软几乎每一款核心产品中”,企业自身收益颇多。

  当然,也有为人类进步作出贡献的实验室。诞生于1925年的美国贝尔实验室,先后属于AT&T与朗讯公司,研发出晶体管、移动电话技术、太阳能电池、激光、C语言等成果,对人类信息技术发展进程起到了无可比拟的奠基作用。

  但是,贝尔实验室终究衰败了,因为它研发资金大部分来自母公司,当母公司遭遇变故或经营绩效差的时候,就影响到了实验室的研发投入。

  马云称,达摩院会学习其他研究院,学习他们的经验和教训,同时走出自己的风格。达摩院如何做到,还需要实践验证。

  此外,马云称,阿里巴巴会对达摩院投入1000亿元作为启动资金,但未来,达摩院依然要靠自己挣钱。从阿里巴巴目前的规模来看,达摩院确实能获得真金白银的支持。但是,科研投入与产出从来不是一个急于求成的过程,一项实验室成果转化为产品的周期往往不短,1000亿投入之后,如何处理投入与产出的关系,还需要达摩院的筹建者们和科学家们认真筹划。

1.jpg

2.jpg


  (综合微信公众号阿里技术、 光明网、观察者网等)

标签: 编辑: 曾杨希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