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实录

我看到很多人不敢跳舞,我很着急。很多人不敢跳舞,是因为不够自信,总觉得必须站在灯光下舞台上,才是舞者。

我认为每个舞者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就像每个舞蹈团应该拥有自己的风格一样。对于我的思路,院里很认同也很支持,让我放手大胆地去做。

我们定了目标——培养人才、出好作品、抢占市场,要把观众请进剧场,用作品说话,通过作品传播来发挥传播正能量的作用。

在面向市场后,院团更好地研究和分析了市场,形成市场对院团的倒逼机制,这就要求我们院团在创作上有更高的挑战。

人物特写

嘉宾
  • 本期嘉宾刘福洋
    国家一级演员,浙江省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
    主要成就:曾代表中国参与许多世界文化交流活动,宣扬中国传统舞蹈文化,贡献卓越。
    代表作品:《天祭》《兰花花》《李叔同》《碧海丝路》《出走》《自在》。
  • 6月19日,浙江歌舞剧院有限公司迎来了首个主题为《素写》的舞蹈开放日。在舞蹈团团长刘福洋的带领下,团里演员为现场百余名观众演绎了新创作的舞蹈作品《路》、《语》、《灯》,还与观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与互动。 [详细]

对话浙江歌舞剧院

浙江歌舞剧院,是浙江省规模最大的国办专业艺术表演团体,下设舞蹈团、声乐团、民族乐团、交响乐团、合唱团、艺术培训学校及浙江音乐厅、浙江新时代演出娱乐公司等部门,拥有各类艺术人才近300名 。

浙江歌舞剧院近半个世纪来在音乐、舞蹈这块艺术园地上辛勤耕耘,日积月累了一批经典节目和代表性演员,不少作品和演员先后问鼎国家级艺术奖项。剧院演出的足迹遍及中国城乡及欧、美 、亚、非洲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2010年5月,浙江歌舞剧院正式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转眼走过五年,今天我们就请剧团的党委书记陈正良和舞蹈团团长刘福洋、首席高谷音一起,来谈谈转企改制后剧团的市场化之路。

【采访实录】

浙江在线:来聊一聊近五年,转企改制之后剧团现在的情况。6月19日,浙歌迎来了首个主题为《素写》的舞蹈开放日,这是浙歌暨美声沙龙《最美的时光》之后再次组织的让高雅艺术以最亲民方式走到人群中的艺术沙龙。我们是怎么想到以沙龙的形式呈现艺术的。

陈正良:我们浙江歌舞剧院改制以后,如何走市场,如何走进我们的观众,这是我们一直在考虑的。刘福洋的舞蹈先锋剧场排了一台舞蹈节目以后,我们想让观众首先来了解这台节目,所以我们就搞了一个开放日。

刘福洋:我有幸拿到政府资助给我的资金去了香港,去看香港舞蹈节,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我在香港演艺学院参加了一个open day,当时就是所有人会在周六那一天走进去,在楼道里有现代舞表演、声乐的表演,我回来以后把学校观赏的场景告诉陈书记,我们就想我们团在教师里做一次沙龙,让观众走进《素写》的舞蹈开放日以后,可以面对面对待观众。希望让观众通过近距离的观摩欣赏,全面了解舞蹈演员台上台下的真实状态,让大家欣赏到舞台上多彩的艺术的同时,也能感受、体会到纯正的艺术就在身边。并通过与观众的互动让寻常百姓更好地感受舞蹈,使艺术达到更好的普及性。本次沙龙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作品秀,分为:《路》、《语》、《灯》三大篇章,绝大部分是新创的舞蹈作品,但也不乏《起舞》、《奋楫者》等在国家顶级赛事中获奖的优秀作品;第二部分是面对面交流与舞蹈互动。

浙江在线:从我们开始准备到开放日到最终呈现花了多久时间?

刘福洋:虽然展现的东西很多,我们尽可能把更多的东西展现给大家,但是时间有限,我们大概准备了半个月左右吧。

浙江在线:你们通过开放日活动发现你们其实更加喜欢以这样的状态呈现在自己粉丝、自己的观众面前,陈书记你现在能不能从大局的角度来说一说转企改制之后做了一些改变和创新?

陈正良:我们改制之后,扩大演出市场,试了各种各样的方式,我们承接了不少市场化的演出,前几年走的还不错,现在呢,出现了一些困难,我们其中采取的一个办法,把我们的一些创新团队,把我们把一些演员推出市场,说了直白一些就是造星,造星除了提高演员知名度之外还是就是为了抓市场。让观众可以了解我们,包括我们的开放日,也是让观众走进演员,提高演员的知名度。从上到下,包括文化厅、省委宣传部,包括我们歌舞剧院到目前为止,对我们的造星这样的方式还是比较关注的,也给与了比较大的支持。

浙江在线:造星模式,其实也是我们今天要和大家聊的一个比较关注的话题。我们揭秘这个造星模式,我们来问一问演员,对这个造星模式,对他们造成了怎么样的影响。熟悉刘福洋的人都知道,他是2013年“最美浙江人——青春领袖”之一。他不光在舞蹈造诣上是高水平的,在社会地位上也是非常了得的。

刘福洋:我当初放弃北京,来到浙江,是因为喜欢这个地方,从艺术角度来讲,我是东北人,我的性格比较刚硬,舞蹈都是比较激情,比较刚烈的,我觉得我的艺术,需要互补,恰巧浙江江南这个地方很温和,在舞蹈表现上它很内敛,我想我的艺术更加丰满的话,我一定要来这个地方。

浙江在线:谷音来给我们介绍下你当初是怎么进入浙歌,最近五年来的变化?

高谷音:当初我只是来实习的,我很喜欢杭州,我觉得这个城市很安静。自从转企以来,更多的是专业,当初我们的比赛都是省内比较多,但是现在国内外各种大型的比赛都去参加,在刘团的带领下,我们学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他当我们团长以后,给我们排了很多很多节目,舞蹈跳的越多就会感受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刘福洋:三年之内我们可以说把全国所有的金奖银奖都拿了。其实这个是很难的,我们任何比赛都去参加,荷花杯的金奖、银奖,华东六省的舞蹈比赛,我们拿了一个特别大奖。大型原创风情歌舞《水墨江南》巡演浙江、并展演2010首届中国国际文化旅游节。2011年独舞《祭礼长生天》勇夺2011第八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大赛表演金奖第一名,男子群舞《红色英雄》荣获2011第八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大赛表演银奖等。

浙江在线:我知道我们院里面还有一个比较出名的叫做舞蹈先锋剧场,这也是从2012年我们浙歌原创舞蹈专场《生命·舞迹》一直到我们最新的《释·江南》,可以说是为我们刘福洋量身定做的,叫做舞蹈先锋剧场。这个也被越来越多观众认可了。

陈正良:刘福洋是我们引进的高端人才,从2012年以后,以刘福洋为代表的一个团队,他自己也是十分努力,其中一个标题性的就是我们那个《生命·舞迹》第一季、《生命·舞迹》第二季——《三心二意》、《生命·舞迹》第三季到《释·江南》后,他把自己对江南的一些悟性表达出来。三年来,印象比较深的有两点:对创新团队的创作、制作、演出,从上到下都给与了充分的支持;福洋呢,他的风格跟我们剧院的风格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大家在舞蹈上会有不同的认知,三年过程中,他既走自己的路,埋头苦干,非常不容易,创作一些新的剧目非常艰辛。公司给了他高度的肯定。

浙江在线:我们歌舞剧院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我们将朝着一个怎么样的目标前进呢?

陈正良:歌舞虽然改制以后,我们是国有独资的院团,我们要按照习总书记的教导,更加意识到肩上的责任,更加意识到文化艺术传承普及的重要性,更加坚定地践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宗旨。包括我们这段时间来的一系列的演出,《抗战胜利的三部曲》等等都是我们为了配合国家一些重大题材,做好我们的工作。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继续造星,包括现在刘福洋在准备的,包括要到韩国去演出的节目也好,我们现在准备的《潘多拉的盒子》,一个中型的舞剧,我们就说要有市场,有观众,希望走到国外去,包括我们《素写》的开放日,我们有南美的六个演出商,看完以后也很感兴趣。之后,刘福洋的创新团队还会一如既往,包括从文化厅到宣传部也是一如既往给与支持。下半年,包括文化厅、歌舞剧团也希望刘福洋发挥更大的作用,目前来说从上到下我们创造的主基是“中国梦”,刘福洋需要发挥创造上的积极性,能够在”一路一代”也拿出自己的作品,同时,我们的舞蹈团还要招收依稀新鲜的血液。我们舞蹈团还继续保持一个比较前面的水平。

阅读全部

分享按钮

编辑:吴盈秋 记者:虞飞 监制:杨俊霞 童俊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