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演员焦媛:我希望用生命演戏,在舞台上燃烧自己

发布时间: 2017-04-24 22:14:2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陆遥

  浙江在线4月24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陆遥)舞台剧演员焦媛,身高1米6,身材瘦小,五官显眼。

  没有看过焦媛现场演出的人很难想象,这么小小的身躯,怎么会在舞台上爆发出如此大的力量。

  她是《蝴蝶是自由的》中性感的少女、《南海十三郎》里风姿绰约的梅仙、《阮玲玉》里美丽的阮玲玉、《金锁记》中疯魔的曹七巧……她塑造了许多美丽的女性角色,排演的剧目都和女性相关。

  4月23日晚,被誉为“舞台剧女王”的焦媛行色匆匆地赶到上海市静安区文化馆。刚结束了一场《金锁记》的演出,她马不停蹄地来到“2017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的“大师讲坛”,和大家谈谈她的“女性剧场”。


  “理性地分析剧本,但是要很感性地在舞台上演”

  说起演员焦媛,业内有着这样的评价:她太烈了,一般人消受不起。

  焦媛从小就热爱表演,她父亲是唱京剧的,母亲跳舞。在她4岁时,举家从北京搬到香港。早在1998年,从香港演艺学院毕业,焦媛就参与了不少舞台剧演出。她很早就认定,自己要的是舞台。

  在舞台上,她是自由而浓烈的。讲坛现场,2017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总策划孙孟晋提到焦媛下午在《金锁记》的演出,是演活了曹七巧的一生,“花开又凋谢,凋谢而不干枯”。

  “演员有的时候演戏没有一定。因为演戏是很感性,要很理性地分析剧本,但是要很感性地在舞台上演。”焦媛回答说,《金锁记》到现在已经演了好几年,现在灯光一打,她就好像跟曹七巧连在一块。“如果说2007年的时候还有‘演’的成分,那么现在这个阶段,好像我就是曹七巧,所以舞台上有很多小细节是不知不觉发生的。”焦媛认为,自己热爱并享受这个角色,所以每次演出都充满动力。

  当天,焦媛穿着一身肉粉色的衣裤,外搭一件白色小西装,梳着干净的高马尾,戴着一些精致的首饰。舞台下,她形容素朴,看起来并不娇媚,然而一上台立刻媚眼如丝,妖娆得勾魂摄魄。“我私底下跟普通妇女差不多,不是在舞台上大家觉得那个杀伤力很强的人。”焦媛看来,舞台上的艳丽,是因为她投入到一个角色,就希望自己用生命去演戏。“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就是在舞台上,所以有机会燃烧,是很美好的事情。”


  “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太缺乏了”

p42106419.jpg

  5月16日至17日,焦媛将首次在上海演出《晚安,妈妈》。

  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女,在一个极为平常的晚上,两人如常地生活,如常地倾谈,突然女儿冷静地道出要杀死自己。母亲千方百计去挽留,她们的沟通比平常更深入,话题比平常更尖锐。两人尖酸幽默的对话和绷紧的关系互相角力,她们对彼此的关心像是爱,也像是恨。

  《晚安,妈妈》是美国女剧作家马莎·诺曼荣获普利策戏剧奖的作品,在此讨论了一个永恒的命题——生存,从不同的角度诠释了生命与死亡。

  焦媛说,这个剧是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自己读过以后一直印象深刻,直到2015年又想起来了,因为剧本里有着很多现代都市人共同的问题。

  “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太缺乏了。我们只会看手机上网,但是有没有关心过你认为自己很爱的人,有没有眼睛对眼睛看一看他?”焦媛认为,信息时代,人们可以通过网络、微信种种便利的方式沟通,却忘记了以前和亲朋好友面对面交流的快乐。

  “就像《晚安,妈妈》这个戏剧说的,母女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是完全不了解对方。妈妈根本不了解女儿的婚姻,跟她儿子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女儿计划自杀,妈妈反复阻止,彼此才有一个深情的对话。”焦媛说,希望通过演出这个剧提醒大家,聆听和陪伴是很重要的,要关爱自己身边的人。


  “以前的剧团很少说女人当家,但是我焦媛就可以”

5cbb3f3480c587a1b5410536a5e8f47f.jpg

  2005年,只有29岁的焦媛退出香港春天实验剧团,创办了焦媛实验剧团,从此只演出自己喜欢的剧本。“为什么要叫实验剧团,就是有着无限的可能,今后剧团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我也不知道。舞台就是有太多可能性的所在。”

  演出了好些年后,观众说她是女性剧场。

  “女性剧场的说法是观众给的。”焦媛说,自己的戏大部分吸引的是女性观众。“我自己是女性,遇到迷茫的时候,也希望找到解决之道。之前演的周璇、阮玲玉这些人物,对于广大女性来说都是一种鼓励,所以我乐意演这些角色。”

  对焦媛来说,内心复杂多面的女性角色,也是最有吸引力的。梅仙从舞女到女明星再到信徒,焦媛做了很多功课。“可能是因为长相的原因吧。梅仙在电影里一直演的都是坏女人——青楼女子或者小三。有个前辈告诉我,梅仙那时候拍了一场跳海自杀的戏之后,就无端端说,我再也不演戏了。那之后,她就真的没有再演过戏。有点看破红尘的味道了。她和十三郎是亲戚,骨子里是有相同的东西,都是特别忠于自己的人。”

  焦媛认为,现代女性有理想、有生命力。“以前的剧团很少说女人当家,但是我焦媛就可以。我们有选择,不像曹七巧的那个年代,现在只要努力,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在她看来,每个人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可以闯出自己想走的路。

  讲到戏剧,讲到舞台,她的语气坚定而炙热,一如她时刻闪烁着光芒的眼神。



标签: 编辑: 陆遥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