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镇馆之宝│清洗了三天 在罍上洗出一个价值千金的字

发布时间: 2017-05-04 15:11:1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俞吉吉 通讯员 刘荣华 摄影 魏志阳

  一件精品青瓷罍,因为琢刻于器身上的一个字而与众不同,举世无双。这个字,为何如此珍贵,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这一期,让我们走进湖州博物馆,看一件特别的青瓷罍。

  1990年4月,对于原湖州博物馆考古部主任陈兴吾而言,是特殊的,也是难忘的。经过对湖州窑墩头古墓内发现的几件文物长达三天的清理后,一件精美的青瓷罍的肩部露出了一个隶书的“茶”字,与现在的“茶”字几乎一模一样。他很惊喜,也有点意外。惊喜的是,有“茶”字铭文的贮存器物此前从未发现,它创造了新的历史。意外的是,他记得在已有文字的记载中,这样的“茶”字到了唐代才开始出现。那么,一个东汉末至三国时期的器物上,怎么会出现几百年后才有的字体呢?难道,它改写了历史?

  4月19日,记者走进湖州博物馆,找到了这件东汉末至三国四系印纹“茶”字青瓷罍,看到了那个颇为清晰显眼的“茶”字,也专访了它的发现者之一陈兴吾,试图解开这个神秘“茶”字背后的谜团,也从这件器物中追溯起了湖州的茶文化和陶瓷文化。

  在陈兴吾的导览下,记者在一层“吴兴赋——湖州历史与人文陈列”中见到了这件特殊的器物。它器形较大,口径5.7厘米,腹径36.3厘米,底径15.5厘米,高33.7厘米,圆唇直口,丰肩鼓腹,平底内凹。它造型古朴,纹饰秀美、工艺精湛,肩饰两道弦纹并横置对称四系,腹部饰印套菱纹和菱形填线纹的组合纹。施釉不及底,色呈黄褐,釉色光润,挂釉明显。胎质较粗松,呈酱褐色。

  在它的肩部,记者找到了那个刻划清晰的隶书的“茶”字,确实与我们现在写的“茶”字一样,因为这个字,这个原本看起来很是普通的贮存器成了举世无双的孤品。“它是我国目前最早发现有‘茶’字铭文的贮茶瓮。”陈兴吾表示。

  罍是什么呢?想必看到这件器物名称中这个略带生僻的字时,大家都会有跟记者一样的疑问。其实,罍是一种大型的盛酒器和礼器,因为出土时,并未在器物内发现残留物,陈兴吾表示,根据这个“茶”字判断,这件罍应该是个贮茶瓮。

  里面装的茶叶跟现在的形态一样吗?陈兴吾的推测是肯定的,“那个时期的茶叶,应该是跟现在一样一叶一叶地被储藏起来的”。到了唐代,茶基本都是茶饼的形态,唐、宋也是中国饼茶生产的鼎盛期。

  “它也是东汉末至三国时期青瓷中的精品。”他说道,让记者甚为吃惊的是,眼前这个黄褐色的器物,在发现时曾闪烁着青绿色的迷人光泽。这,是1990年4月,陈兴吾钻进一个意外发现的墓葬时亲眼看见的一幕。

  1990年4月,陈兴吾所在的湖州博物馆考古部接到报告:在距湖州市西北约12公里处的弁南乡罗家浜村窑墩头西侧,当地农民在取土时发现一古代砖室墓,陈兴吾一行马上赶往现场。

  这是一个位于窑墩头西侧的土墩群中保存完好的墓,未发现盗掘现象,只是村民在取土时已在墩头上挖开一个口子,盆、勺等几件文物已经取出。里面还会有什么呢?陈兴吾一行便从这个口子里钻了进去,原来,这是一个有着前室和后室的大墓,有1.8米高。

  前室出土了青瓷器、铜器、铁器、漆器、石器等10余件器物,其中便有这件青瓷罍,陈兴吾至今记得,发现时,它被置于一个高台上,与两件四系罐放在一起,“闪烁着青绿色的光,一看就是上等的青瓷器”,也说明着墓主人的身份和地位一定不低。

  神秘的后室会有什么呢,说不定还是个大墓,他想着,遗憾的是,后室是空的,室内未发现任何葬具等遗迹。没有墓主人,自然也就不存在墓志铭,没有切确的纪年物,只能依据出土器物的类比和墓葬形制来分析墓葬的年代。

  好在,还是有迹可循。后室的砖纹较为特别,楔形砖的窄端面有模印人面纹,砖铭文有“万岁”“万岁永则”等,这是东汉时期特有的说辞,罍上的印套菱纹也是东汉特有的纹饰,此外,一起出土的铜勺、铁鐎斗也具有明显的东汉晚期风格;一件环状乳神兽镜最早出现的纪年镜是东汉元兴元年(105年),盛行于三国至西晋。最后,他们推测这个墓葬的年代应该在东汉末至三国。

  几件器物在发现时都裹着厚厚的泥,经过三天三夜的清洗,曾一度闪烁着那迷人的青绿光芒的青瓷罍的肩部出现了眼前我们看到的这个隶书的“茶”字。与这个“茶”字有关的文字演变和有“茶之源”之称的湖州茶文化也再次浮出水面。

  可惜的是,这件青瓷罍出土面世后便光芒不在。

  “这件器物上的文化信息太丰富了,能看到文字的演变,还有湖州的茶文化和陶瓷文化。”说起这件意外得来的文物,陈兴吾甚是兴奋。

  既然是青瓷中的精品,那么,它产自哪里呢?

  陈兴吾表示,这件器物的烧制地已基本确定,在胎质,釉色及制作工艺上与湖州湾山东汉至三国窑群,及埭溪与德清交界的龙山西晋青瓷窑址的产品多有相似和渊联,可以判断为湖州本地的德清窑系产品,德清窑系在东汉至三国期间正值鼎盛,作为该时期的产物,这件青瓷精品对有关德清窑系烧造青瓷的历史流变,颇具研究价值。

  “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湖州素有名茶之源、《茶经》故里等美誉,也是唐代著名的“茶都”。中国最初产茶是巴蜀和吴越两地区,湖州也是最早发现和利用茶的地区之一。《吴志书墨传》记,三国孙皓(曾任乌程侯)宴客“窑赐茶荈以当酒”,《晋中兴书》:吴兴太守陆纳待客“所设唯茶果而已”,南北朝刘宋名士山谦之《吴兴记》“乌程县西二十里有温山,出御荈”,温山御荈也是历史上最早的名茶之一,所以,从以上文献记载来看,早在三国两晋时,湖州地区饮茶之风已在上层阶层中盛行,“茶”字罍及盆、勺、碗的组合出土,进一步证明了湖州茶事的兴盛,对湖州茶文化的兴起,以茶作聘礼的旧俗和茶具等的研究,都具有较大的参考意义。

  同时,为“茶”字的研究也提供了极好的实物佐证。“茶之始,其字为茶”,一般以为“茶”字在唐代中期,尤其是陆羽《茶经》问世之后,才被广泛使用,在汉书《师表》、《地理志》中已有荼、茶二字,但目前实物罕见,陈兴吾表示,此前在古汉印上已发现有“茶”字,这件青瓷罍上刻划有隶书“茶”字,一般来说,瓷器用字都是当时的通用字,否则工匠们会感到生疏或费解,这些都可以说明至少在三国时“茶”字已经在本地区通用,“可见陆羽《茶经》中由‘荼’到‘茶’的简化也是有所依据的”。

  那么,这件器物还有未解之谜吗?

  “只有墓主人了”,陈兴吾表示,因为是空墓,墓主人自然无从所知,但从出土器物和近些年在该墓附近陆续发现的贵族墓葬来判断,墓葬所在的区域应该是一个家族墓区,且墓主身份都不低,至于该墓为何会是空的?陈兴吾的猜测是,东汉末至三国,战争四起,社会动乱,古人又有在生前准备身后事的做法,那么,这个墓的由来很有可能是这样的:墓是在墓主生前所立,墓主的生活器物被放入墓的前室,但后因为战乱,墓主的尸体并未按照原计划下葬到墓中。

  近期,这批出土文物又有了新发现,陈兴吾表示,在与这件青瓷罍一起出土的一个四系罐上,发现其四耳的形状类似蚕宝宝,湖州又是“丝绸之府”,这是不是在暗示湖州与丝绸的渊源呢?

标签: “茶”字青瓷罍;湖州博物馆;镇馆之宝 编辑: 俞吉吉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51062070192511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