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映像丨是这个浙大校长,拍板让28岁的留学生担任大学教授

发布时间: 2017-05-10 11:53:05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严粒粒 通讯员 徐洁萌

竺可帧.jpg

竺可桢。浙江档案管提供

  浙江在线5月1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严粒粒 通讯员 徐洁萌)近日,中国自主研制的喷气式大型客机C919成功完成首次蓝天之旅,79分钟的飞行表现惊艳了世界。这一将被历史刻印的瞬间中,也有浙江大学身影——C919副总师钱仲焱是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博士。

  “大国重器”身上洋溢着的开放、创新和自信的时代气质,与浙江大学的“求是创新”遥相呼应。

  窥一斑而知全豹。

  今年5月21日,是浙江大学120周年校庆。在浙江档案馆,恰好藏有一批国立浙江大学全宗档案。从中,我们可由一校之长竺可桢的相关档案里,窥见彼时这座“东方剑桥”的面貌。

  虚名薄利,淡然置之 

  提出三个“不得不从”要求

  浙大校长这个职位,竺可桢一开始并不想要。

  “十年校长,已成落伍之气象学家矣!”据竺可桢的日记,起初他似乎更愿意做个研究气象的学究。

  名利最为浮世重,古今能有几人抛。但从学究到校长,竺可桢的“顺服”并非那么简单。  

  1936年,亦即中日两国全面交战前一年,46岁的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竺可桢被蒋介石“相中”,出任国立浙江大学校长。

  可竺可桢有自己的追求。到浙大当校长,他是勉强答应的——

  1936年1月28日,南京雪后放晴。中午,著名的美丽川菜馆异常热闹,一间包厢里,竺可桢与地理气象学界的朋友小聚。席间竺可桢得知,有人向蒋介石推荐他去当浙大校长。

11月11日-1937年秋,竺可桢(中)在天目山禅源寺调查浙大搬迁校舍事宜.jpg

11月11日-1937年秋,竺可桢(中)在天目山禅源寺调查浙大搬迁校舍事宜。浙江档案管提供

  选择竺可桢做校长,蒋介石有他自己的考虑:一方面竺可桢是浙江人;另一方面,当时竺可桢已是开创了中国气象学研究的著名科学家:在哈佛大学取得的博士学位,在东南大学和南开大学先后任教过,建立了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并任所长……种种名号说明让这样一个人担任浙大校长是能够身孚众望的。

  根据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文史材料,竺可桢的学生陈训慈记载:竺可桢接到邀请后仍有犹豫。在2月21日于蒋介石见面后,3月16日,他还在南京带领北极阁气象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放飞探空氢气球。

  至于原因,有说,主要是害怕担任校长职务会花费过多研究气象的时间。与此同时,竺可桢也不信任当时的政治状况能够办好高等教育。他的妻子张侠魂曾对陈训慈等几位同学说起:“你们的老师说现在政治混乱,校长不易做得好。而我说正因为当今教育情况不好,好人更应出来,才有改进希望。”

  最终经过再三考虑,竺可桢提出三个交换条件,令蒋介石“不得不从”:“财政须源源接济;用人校长有全权,不受政党之干涉;而时间以半年为限”。这三条得到了蒋的允诺,他才走马上任。

  1936年4月7日,竺可桢被任命为浙江大学校长,一干就是13年。到他1949年离任时,浙大已建成“东方的剑桥”。 

  任人唯贤,唯才是举

  招募一群“大学灵魂”名师

  一所大学的灵魂是什么?竺可桢深知其中要义。

  1936年4月25日下午,正式接任浙大校长之后,竺可桢在浙大健身房发表了《大学教育之主要方针》的演讲。讲话中,他认为办好一所大学,尤为重要的是要延聘一批好教授:“教授是大学的灵魂……假使大学有许多教授,以研究学问为毕生事业,以作育后进为无上职责,自然会养成良好的学风,不断培养出博学笃行的学者。”


1939年6月,胡刚复教授(前排右3)、张孟闻教授(前排右5)等部分浙大师生代表与竺可桢校长(前排右4)在遵义。.jpg

1939年6月,胡刚复教授(前排右3)、张孟闻教授(前排右5)等部分浙大师生代表与竺可桢校长(前排右4)在遵义。浙江档案管提供

  于是,苏步青、谈家桢、马一浮、涂长望、谭其骧、梅光迪……一连串中国乃至世界的教育史、科学史中,都能喊上名号的“大师”被召至浙大麾下。

  因为,任人唯贤,唯才是举——成为他招兵买马唯一标准。

  一个28岁,刚回国的留学生,是否有资格担任一所大学的正教授?

  竺可桢说,可以。

  在浙江档案馆的文史资料里,记述着曾任浙大生物系教授的谈家桢的回忆。1936年他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想为发展祖国科学事业而奋斗,希望能够到一所国立大学扎扎实实搞科学教育和研究工作。但当时派系林立,壁垒森严,非国立大学的毕业生想进入国立大学任教是很不容的事。竺可桢却毅然聘请了他。

  同样年轻的,还有当时29岁得王淦昌,他是程开甲、谢学锦、许良英的老师。据他回忆,竺可桢亲自陪他参观校园,向他介绍学校的情况,还设家宴款待他。“我从29岁到45岁,在浙大工作了16个年头……在黔北浙大的这段时间,是我一生中科研思想特别活跃、成就较多、最值得追忆的时光之一。”

  执掌浙大的13年中,竺可桢留用了当时浙大一批教授,包括陈建功、苏步青、贝时璋、钱宝琮、郑晓沧、李寿恒、周厚复等,又把因反对前任校长郭任远而离开的张绍忠、何增禄、束星北等被一一请了回来。1936年下学期开学时,竺可桢凭借多年来留学美国及在教育界、学术界的关系,新聘任的教授、讲师有30多人。

  1944年10月22日,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学家、皇家科学院院士李约瑟博士应竺可桢之邀访问西迁湄潭时的浙大。他惊叹浙大教学、科研所取得的惊人成就,原定三天的参观延长到一周。回到英国后,在李约瑟的亲自推荐下,英国《自然》《哲学杂志》等刊物发表了一批浙江大学教授的科学论文。

1937年12月 浙大师生从建德乘民船再次西迁.JPG

1937年12月 浙大师生从建德乘民船再次西迁。浙江档案管提供

  “在重庆与贵阳之间叫遵义的小城里可以找到浙江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四所大学之一……遵义之东75公里的湄潭,是浙江大学科学活动的中心。在湄潭可以看到科学研究活动的一派繁忙景象。在那里,不仅有世界第一流的气象学家和地理学家竺可桢教授,还有世界上第一流的数学家陈建功、苏步青教授,还有世界第一流的原子物理学家卢鹤绂、王淦昌教授。他们是中国科学事业发展的希望……这里是‘东方剑桥'。” 1945年10月27日,李约瑟在这天出版的《自然》周刊上著文如是说。

  彼时,牛津、剑桥等世界著名大学已经正式同意,浙江大学毕业的优秀学生可免试进入他们的研究生院攻读学位。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秉持一个“求是创新”精神

  百余年来,什么是支撑浙大走向全国,乃至世界一流名校的精神?

  1997年浙大百年校庆时,新建校大门的横梁上除了有“浙江大学”四个字外,由十六块大理石浮雕用变体文字书写的“求是创新”四个字也雕刻于上。

  竺可桢崇敬王阳明。他引用王阳明的“君子之学,岂有心乎同异,惟其是而已”精神,认为“无心同异,惟求其是。”在王阳明的指引下,1938年11月19日,竺可桢在广西宜山主持召开的校务会议上确定了“求是”为浙江大学校训。1989年1月,在清华大学和浙江大学确定为国家教委综合改革试点院校后,学校提出了“实事求是,严谨踏实,奋发进取,开拓创新”的口号,并将其概括为“求是创新”。

  “求是精神”就是一种“排万难,冒百死以求真理”的精神,是一种“不盲从,不附和,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精神,是一种“专心一致,实是求是”的精神,也是一种“科学精神,但同时又是牺牲精神、奋斗精神、革命精神”。

  细节出真相。“求是创新”精神落实在竺可桢的处处为人处世上。

  浙江省档案馆藏有竺可桢1946年6月19日的一封信。信中写道:“中国纺织公司杭州办事处执事先生台鉴:敝人自重庆来杭,因乘飞机不便多带行李,故拟制棉被数条,特望准购洋白细布一匹,照公教人员特价让购为荷。竺可桢。”身为堂堂大学校长,竺可桢亲自打报告为学校制棉被。

  馆藏文史资料还记载,据浙江大学戏剧和德语教师张君川回忆,竺校长有一次在艺专和潘天寿校长吃饭,因为司机有事早回,潘校长问竺可桢能否坐他的三轮车回家,这样就不会太委屈自己。竺可桢说了一个比喻:天上的织女星座一颗也比太阳大得多,太阳又比地球大得多,一个人在地球上也和细菌差不多。如果自以为不得了,那不太可笑了吗?

000001.jpg

竺可桢给中国纺织公司杭州办事处的信。浙江档案管提供

  他一心为公不循私,实事求是:回绝学校提供的洋房,只要办公室楼上的两间房;寒冬腊月,从来不在办公室生火;甚至浙大录取新生,女儿竺梅分数不理想,他也没有通融。

  战火中,竺可桢也没有丝毫动摇。

  1937年8月,日军逼近杭州。1937年11月,国立浙江大学师生在校长竺可桢率领下历时两年多,穿越江南六省,行程2600公里,于1940年抵达贵州遵义、湄潭、永兴。

  西迁中,他与学生同甘共苦。中国金属材料专家王启东教授(当时浙大学生)在回忆中提到,当时教师在食堂里,一块木板打几个桩,钉在地上就是凳子。吃饭是“蜻蜓点水”(蘸着盐汤下饭),“逢六进一”(吃六口饭蘸一点霉豆腐)。灯是桐油灯,三根灯芯,一般只点一根,看书点三根,教授和学生的鼻子都被熏得黑黑的。

  1941年,浙江大学在遵义时,竺可桢偶然在衣箱中翻出保险公司单据,取回当时只够买几担米的两千元。他自我调侃:“一生积蓄仅此而已,岂他人所能信哉。”

  西迁中,他心系国家文脉。浙大西迁还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即保护《四库全书》的转移。《四库全书》共有7部,3部清末已毁,日本侵华又损失2部,竺可桢受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委托,将一部《四库全书》140箱,成功转移至贵阳黔灵山公园北的地母洞存放。地母洞潮湿,翻晒先每年一次,后又改为春秋两次。竺可桢担心管理员以人不能胜任,每年夏天主动派中文系教授前往协助晒书整理。如此6年,国宝万无一失。

  八年的战火,四度的迁徙。动乱中,浙江大学却不断收获——从办学的规模来看,1936年竺可桢刚刚接手时,仅有文理、农、工3个学院13个系,等到抗战胜利时,她已拥有6个学院、25个系、4个研究所、5个学部、1个研究室、1个分校及1所附属中学;从培养的学生来看,不仅数量上从最初的400多人增加到了后来的2000多人,而且其中当选为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就有13人,成为“各业领袖”者更是数不胜数;从科研的水平来看,王淦昌的《关于探测中微子的一个建议》、贝时璋的关于实验生物的研究、谈家桢的关于基因遗传的研究、罗宗洛的关于微量元素和生长素对植物生长关系的研究、蔡邦华的关于昆虫分类学的研究、苏步青的射影微分几何和仿射微分几何的研究、陈建功的三角级数论和复变函数论的研究等等,均位于世界前列……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竺可桢本非教育家,但他却摸索出了办学的经验,总结出了“大学是社会之光”,是“海上之灯塔”;他本非军事家,但他在西迁中,成功地指挥了一支庞大的“西迁大军”。

  记者手记:

  大学之大,在于师

  大学之大,不在大楼,而在大师。

  理论上,英国教育史学家罗伯特·R·拉斯克与其学生詹姆斯·斯科特兰合著的《伟大教育家的学说》一书提出,伟大教育家应该是为教育理论宝库做出过创新性贡献、办学思想的背后有着明确的哲学依据、在办学治校上提出过新颖独到的观点、办学业绩突出、言行影响深远的人物。

  实践中,竺可桢则用他的身体力行,清楚诠释了“何为大师”。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到浙大来干什么”和“将来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是1936年秋,竺可桢任校长后的第一批新生入学会上,他着重让学生们明白两个问题。

  至于,在社会纷乱之中,如象牙塔一般存在的大学为何重要?

  “大学能彻底地培养理智,于道德必大有裨益。凡是有真知灼见的人,无论社会如何腐化,政治如何不良,他必独行其是”——竺可桢亦有解答。

标签: 竺可桢;浙江大学;校长;教授;大学;求是;蒋介石;浙江;研究;苏步青 编辑: 严粒粒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51061221364469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