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映像|从一把黑色电刀起步,浙江神经外科甲子风云

发布时间: 2017-05-09 16:21:33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李文芳 通讯员 方序 鲁青

60周年全家福.png

  浙江在线5月9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文芳 通讯员 方序 鲁青)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之大,兼蓄各类武林门派。

  在医疗江湖里,“神外”这个门派,不算大,遍及全省,总共也才1100余人列位。正是这不算庞大的群体,守护着全省百姓的“命脉”——大脑。

  “神外”,即神经外科,在人类历史上独立门派,也不过百年间。19世纪末,在神经病学、麻醉术、无菌术等医学门派地位渐固后,“神外”才派生而出。

  而我省“神外”门派发轫于1957年,至今走过一个甲子。从门派最初创始人朱焱、陶祥洛,首批“大牛”吕世亭、甘海鹏到至今派生出各类分支,可谓枝繁叶茂。

  门派内,许多都是享誉医疗江湖的侠客,他们练就济世刀法,既平颅内之顽疾,又谦逊平和传承子弟,以身试刀,心系苍生。

  近日,我省“神外”鼻祖——浙医二院神经外科,召集全国同行,齐聚西子湖畔,回眸历史,“华山论剑”,共祝我省“神外”学科成立60年。

30周年合影纪念.png

  发轫——

  从两个医生8张床到千名医生开枝散叶

  金庸笔下有一人,功高盖主,只为败北一次。是的,他便是独孤求败,绝世高手,自创“独孤九剑”、破尽天下兵刃,遍访高手欲求一败而不得。

  与30岁就已雄霸天下的独孤求败不一样,浙江“神外”门派的创始人朱焱,却在知天命之年,自废前半辈功力,与徒弟陶祥洛一起,开创建立全省第一个神经外科。

  而后,这里成为省内外“神外”人的摇篮。朱焱教授也在不断潜修学习后,成为一代脑科宗师。

  这个在抗日战争、抗美援朝的枪林弹雨中抢夺生命的“侠医”,这个创立了全省第一个骨科,第一个神经外科的医者,将治病救人的初心,当作生命中所有的信仰。

  1957年,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一幢老旧的翘脚楼内,8张床位、2名医生,我省神经外科就这么简陋开张了。

  与其说匆忙上马,不如说是早有运筹。

  当时,朱焱教授已经在骨科领域卓有成效,可每当在骨科病房看到颅脑损伤却无法医治的病人时,朱焱教授的内心,总是无法平静。偌大的浙江,竟没有一家能实施脑外科手术的医院及医生。

  而推及全国,能够实施脑外科手术的,只有天津总医院。

  于是,朱焱教授决定从头再来。1955年,朱焱来到天津医学院,师从全国最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赵以成,而后又到上海华山医院学习临床知识。

  要知道,在抗战前他曾与赵以成在北京协和医院共过事,而他的“神外”临床老师史玉泉,是他曾经在上海医学院读书时的师弟。

  人在江湖,讲究谦逊,甘为桃李,用在朱焱教授身上,再不为过。功高盖世,却不惟独尊。

  在向当时国内其他顶尖专家求教神经外科知识时,朱焱教授还不忘将用油墨印刷的讲稿带回,再次传授给学生。

  而正是这些资料,后来为浙江各县市医院,培养了第一批神经外科医生。

  当时,他还安排徒弟陶祥洛,去天津总医院进修,“学成归来”后的1957年春天,二人成立了浙江省首个脑外科专科。

  那一年,朱焱51岁,陶祥洛30岁。

  斗转星移,时序更迭,虽两位前辈已“驾鹤西去”,可他们创下的神外“江山”,正泽被当下。

  60年来,浙医二院共培养、接受进修医师700余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200多名,全省约70%的神经外科骨干出自于此,可谓桃李满天下。

  当百岁的朱焱教授眼神炯炯,身披大红缎面中山服,回顾过往,虽退隐江湖多年,却依旧牵挂毕生为之奋斗的信仰。

  他曾说:“人,不能像小虫那样,碌碌无为度过一生。人生是短暂的,与日月星辰相比较,简直就是一次闪光,但要活得有意义,要为人类做些有益的事,直到呼吸的最后一刻,而不后悔空度了一生。”

70年代,陶祥洛教授查房。.png

  发展——

  从一把黑色电刀到“十八般兵器”

  剑长四尺,青光逼人;武林至尊,宝刀屠龙;非金非玉,光华流转;通体碧绿,坚愈金刚。说的是金庸笔下四大兵器,倚天剑、屠龙刀、圣火令、打狗棒。

  每一样,若入江湖,必引起血雨腥风。武侠中,兵器用于一击“致命”,而医学领域,刀、剪、钳、镊、钩等,则是外科医生所熟知的基本“兵器”,在于治病救人。

  对神外医生来说,他们更是刀尖上的“武”者,做脑袋、脊髓里的精细活儿,刀法精细、技巧考究,可谓外科界武林高手。

  两张木板床,没有血管造影、没有CT,唯一的宝贝是英国人留下的一把黑色大电刀,这是我省最早神经外科的家当。

  在潜心修炼内功的同时,科室的年轻医生在两位创始人推荐下,还想方设法去拜师进修,去上海、北京各地参加神经外科学习班,看外国人做手术。

  而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前辈史玉泉教授和蒋大介教授还经常赶到杭州助手术一臂之力。时至当下,浙二与华山的这份情谊未老,延绵至今。

  就在这输血、造血间,浙江神外的“任督二脉”渐次打开,摸索出专属于浙江的“神外秘籍”。

  有了“武林秘籍”,就能更好地济世救人。浙医二院脑外科建立后,一时间,全国及省内各地区、县市有脑外科重伤病人都被送到这里就医。

  当时,他们还要负责全省各地医院急会诊,乘坐当时卫生厅那部“南京牌”汽车,一路颠簸到全省各地去开刀,手术结束后半夜还要赶回,常常是颠一路吐一路,这让许多人烙下了胃出血的老毛病。

  然而,江湖的霸主地位,靠的不是成立时间的先后,而是不断“升级”精进。

  尽管当时门诊手术已经异常忙碌,但浙二神外的科研却未落下。陶祥洛和吕世亭等人一道钻研“冷冻”摘除脑瘤手术,为了手术用的液氮,吕世亭等人还亲自去杭氧把液氮的钢罐抬来。

  一次,因受到碰撞,液氮瓶轰的一声爆炸,路边居民楼窗户都震得直摇晃,好在有惊无险。“冷冻摘除脑瘤”的手术,还获得了当年浙江省科技大奖。

  上世纪60年代,陶祥洛教授在全省首次将显微外科技术引入神经外科,几乎与世界神外界同步。而最初的那台显微镜,还是陶老在“毛昌源”眼镜店里“要”来的。

  武器装备的先进,促进着手术的成功率,也让更多的脑外科疾病,脑瘤、脑血管问题统统抛向了浙二神外科。

  浙二“神外”也顺应时代,创下了浙江省的许多第一:

  浙江省第一例脑溢血血肿清手术,浙江省第一例动静脉畸形手术切除术,浙江第一例动脉瘤夹闭术,浙江省第一个神经外科硕士点、第一个神经外科博士点,浙江第一例颅内、外动脉吻合术,浙江省第一例经口-鼻-蝶显微手术摘除椎体瘤……

  同时,浙二“神外”的家底儿也越来越厚,术中磁共振、复合手术室、神经导航、高清3-D荧光手术显微镜等一大批高端手术设备和器械,逐渐突破着手术禁区,挽救着一个个濒临绝境的病人和家庭。

  2016年,浙二神经外科的年手术量6904台,门急诊50882人次,占据省内手术量的大半壁江山。

40周年合影纪念.png

  传承——

  医者仁心济世救人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含灵之苦……勿避险溪、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

  这是唐代医学家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一书中,给医者的定义。

  悉数我省神经外科60年风雨,就仿佛在品读一坛陈年旧酿,历经时代的洗礼,依旧绵密悠长。

  我们忆起,几上战场的朱焱教授,一次次从枪林弹雨中抢夺生命,用他一生都在践行着“用精湛演绎技术,用关爱体现服务”。

  我们忆起,年近60多岁的陶祥洛教授,一站上手术台,就是连续8个小时,最后上趟洗手间竟解出来血尿,后被诊断为膀胱癌却依然坚持行医。

  一代代神外人,用他们精湛的技艺、医者的大爱,去诠释一份责任与荣光。

  一个甲子,承续着前辈的优良传统,浙二神外不断刷新着全国的地位:

  2016年度中国医院科技影响力(神经外科学)排行榜第6;2015年北大版中国最佳临床学科(神经外科)排行榜第7;2015年度复旦大学专科声誉排行榜(神经外科)第8。

  历史的交接棒传递到第五代科主任张建民手中。他用“家”字诠释着一个甲子的荣耀。

  他说,在几代人的努力下,浙二神外这个家,规模不断壮大,家产不断添置,家业不断拓展,并为这个家挣得殊荣无数;风雨60载,这个家,还培养了许许多多进修生和研究生,为省内外医院建立了许多神外“新家”;而面对着危急重症病患,救治他们就是救了一个家。

  历史的交接棒传递到第五代科主任张建民手中。他用“家”字诠释着一个甲子的荣耀,他说,其一,60年来,神外家族逐渐壮大,他希望从浙二走出去的神外医生都能回“娘家”看看;其二,救病人,就是救一个家。

  还记得“最美妈妈”吴菊萍徒手接下的两岁坠楼女孩妞妞么?

  时隔多年,当时视力全无、左手左脚无法动弹的妞妞,如今已经上了小学,并弹一手钢琴,恢复得与常人无异,这是神外创造的挽救“家”的一个奇迹。

  而这样的奇迹,在浙二神外,一直在上演。 

标签: 神经外科;手术刀;浙二 编辑: 李文芳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51135341953010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