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大河内文书》首次整理出版 浙江人引领百年前日本的”中国文化热“

发布时间: 2017-06-27 15:58:02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李月红

  浙江在线6月27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李月红)关于当下热议的 “文化自信”,有一套丛书值得研究。

  140年前,日本正处在明治维新初期,民众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了极致向往,不惜越过语言沟通障碍的千山万水,开创性地发明了“笔谈”这种交流模式。一套名为《日本藏晚清中日朝笔谈资料——大河内文书》的书籍,以95卷之最大规模,详细记载了当时日本民众崇拜中国传统文化的盛景。书中的这位贵族主人翁,大河内辉声也当仁不让地成为中国文化的“头号粉丝”。

35.jpg

  鲜为人知的是,在这种“中国文化热”的盛景背后,它的引领者是一位浙江宁波人:王治本,一位民间文化人士。

  日前,这套《大河内文书》经浙江古籍出版社首次整理影印出版。作为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它的出版得以使今人从中一窥百余年前中国传统文化是如何自信出海的。

  “头号粉丝”是位贵族

  先来看看这位中国文化的“头号粉丝”——日本人大河内辉声。

  他的名字其实是叫“源辉声”,大河内是他祖居的地方。这是一位世袭的藩主,属于有钱有闲阶层。他的爱好很雅,喜欢广交文士、吟诗作文自娱。

  大河内辉声是中国文化的铁杆“粉丝”。这得益于他的家族自祖辈就爱好中国书法,并在藩地开设汉学教育。

  辉声曾比较过西洋人和中国人:“京畿之商贾,天下之人士,其求名趋利辈,宜交西洋人。高卧幽栖,诗酒自娱之人,宜交清国人也。”

  也是说,他认为西洋人是利益之交,中国人是君子之交。他自然愿意与后者交往。

  交往就罢了。辉声还创造了一套“笔谈”的交往模式。为什么呢?

  “惟以一支笔换千万无量语言”。

38.jpg

  这句话分量很重。在他心中,他认为与中国人交谈,是值得笔录,值得收藏,值得回味的。对异邦文化的崇拜和尊敬,今人或是难以企及的。

  “笔谈”模式大体是这样:日本人不会说汉语,但擅长书写,而中国人不谙日语,于是往往以笔代舌,如此一来一往。

  有学者曾记录下当时日本盛行的笔谈一幕:1884年春,江户幕府儒官林罗山第12代哲嗣林学斋为清政府驻日外交官黄吟梅举行家宴,日僧高冈殷勤作陪。屋内半晌不见动静,仆人深感诧异,走近一看,惊讶地发现:三人宛如哑人,时而以手摹画,时而相视而笑,不停地在纸上涂写。于是奔走相告:文昌帝君的侍童——天聋和地哑降临老爷家了!

  源辉声的笔谈持续时间为1875年-1880年,整理成《大河内文书》总计约95卷。从这些文书中,可以洞见的是:辉声几乎每天都在交流文化。笔谈有时候甚至是一天数次,白天不过瘾,晚上继续挑灯夜战。交流的主题始终唯一:好奇中国的一切——上至天文地理内政外交,下至人文艺术民情风俗。

  留存笔谈文献的价值,是辉声没想到的:在现存林林总总的笔谈纪录中,《大河内文书》以其持续时间之长、数量之庞大、内容之丰富,参加人数之众,名列近代笔谈资料之首。

  难怪一直主张中日友好的实藤惠秀,在《大河内文书》付梓前,禁不住在扉页上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段话:

  “这是明治时代日本人与中国人不断进行笔谈的珍贵记録。论文、作诗、问俗、话风流,这是中国崇拜的最后写照,藴含着日中友好的诸多问题。”

  黄瓜雨伞西湖统统崇拜

  介绍完这位粉丝。我们再来看看书中的那些好奇。

  这套《大河内文书》前不久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面世。作为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编撰者三年多的努力,也得以使今人一窥130年前日本民间对中国文化的向往之深、之切。

  辉声的交流对象主要为两类:一类是民间人士,如旅日商人王治本家族兄弟们;一类是中国的外交使者。

  他们主要来自浙江和广东两地。大约有58人。记者数了数,来自浙江的有10人,以慈溪、余姚籍为主。

  大河内辉声不厌其烦,对每次笔谈都进行精心整理,朱笔标序号,注明笔谈情景。

39.jpg

  比如,他尊重每一位笔谈对象。在句末用较小字型的名字省称写明笔谈者。如“桼”(王桼园)、“琴”(王琴仙)、“惕”(王惕斋)、“哲”(秦哲明)等,不一而足。

  他的好奇很极致。影印资料中,有的问题不仅有文字回答,还有草图示意。可见他的好奇心永葆童真。

  比如对伞的好奇。除了文字说明,特意附上两张示意图,清朝伞与西洋伞之不同:

  “我国上大夫各官员皆用此圆罗伞也,用五色丝锦绣花也。”

伞.jpg

  再比如黄瓜,介绍它是一种胡瓜,酸甜味。

QQ图片20170626170656.jpg

  还有家族排位的呈现方式。也是图文并茂。

QQ图片20170626170652.jpg

  这个是对屏风的好奇。

QQ图片20170626170648.jpg

  在这套厚重的笔谈资料里,记者还翻阅到大河内辉声对西湖的好奇。

  这次的好奇,发生在庚辰七月十四日。请教的对象是,旅日商人、慈溪人王治本。

QQ图片20170626170644.jpg

  “西湖边的寺其美丽规模与我金阁寺东福寺银阁寺等相同乎?”

  大意是,西湖边的寺庙比得上日本的这些寺庙吗。后三个寺庙基本是日本最出名的寺庙。

  王治本是这样回答的:

QQ图片20170626170639.jpg

  “金阁寺园林颇好,而楼阁旧矣。昔时西湖上寺如慧因、照(应为昭)庆数大寺,皆金碧辉煌。盖我朝乾隆帝两次南巡时极力修饰,无不华美。今西匪后多毁,虽有建造,不及前十分二三。现可观者,湖心亭、三潭月映、平湖秋月、孤山数次,而三天竺系佛地,西匪不能到,今依然也。幸西湖天生真境,即不点缀而山水殊秀。”

  大意是,日本的寺庙很不错。西湖的寺庙得清朝数次隆重修缮,也很美。但后来遭西匪(我们请教了社里的大牛编辑路伟,他认为这里的西匪大概是指太平军)破坏,大不如从前,所幸西湖天生丽质,至今依然很美。

  文末有个红笔“桼”字。代表写这段笔谈的人的名字,是王治本,黍园是他的号。

  宁波人引领“中国热”

  鲜为人知的是,身为中国文化的“头号粉丝”,这位日本人的大部分知识获取均来自一位浙江宁波人。

  他就是上文曾提到过的王治本。

王治本.jpg

  王治本出生于慈溪黄山村(现为江北区慈城黄山村)。1875年来到日本。

  据了解,明治初期,日本为加快经济发展,曾不惜重金雇佣外籍专家学者来日作技术指导和培养科技文化人才。王治本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来到日本的。

  王治本漫游日本,应各地文人雅士之邀请,前去为他们题书作画、润笔诗文。这是明治初期旅日文人与日本人进行文化交流的一种重要手段。

  赴日不久,王治本就与源辉声有所交往。当时,源辉声发现王治本的诗文书画均远远胜过自己时,不禁十分敬佩,因此决定拜其为师,教自己汉文汉诗。

  我们不妨来看看王治本对源辉声的诗歌指导。

  先来看看源辉声的诗作水平:

  “萧索犹残风露香,江都十载已沧桑。请吾暂住新开径,命仆频忆勉锄荒。满槛蛩声宜夜雨,挂檐蛛网曝秋阳。高齐幸看老松偃,半几庭阴依旧苍。”

QQ图片20170626170714.jpg

  我们再来看看王治本的改诗样:

  “法眼故前小别庄,秋风残圃有余香。井泉便断添新源。园径苔埋旧锄荒。入室蛩声悲夜雨,挂檐蛛网曝秋阳。高齐幸看老松偃,恍饮刘家羽葆桑。”

  这大概是一首追忆故乡的诗作。从王治本的批注来看,64字修改处多达五十余处,有点惨不忍睹的感觉,丝毫没有顾忌对方的贵族身份。

  往大里说,这大约就是一种文化自信吧。像这样的诗作大改,书中还有很多。

QQ图片20170626170704.jpg

  这位有文化的宁波人,很好地继承了浙江人“义利并举”的商人基因。在日本,他把润笔发展为一种文化产业。

  在《大河内文书·戊寅笔话》第七卷内,附有王治本和另一位旅日友人王琴仙二人共同制定的“润笔仿单”,即为日人题书作画之大致价格表。从中我们可以一窥中国传统文化走出去的自信高度。

  “不陋居主人王桼园先生(即王治本)、问梅居主人王琴仙先生诗文书画润笔格:撰序跋论记,每篇两圆;题画题扇,每章五拾钱;酌裁稿本,另议;从学诗文,每月壹圆;书大幅堂画,每幅壹圆;书屏幅,每贰分;书对联,每贰分;书扇面册帙,每贰拾钱;书匾额(字在尺外大者),每四字贰圆(如小匾,照屏幅式);画大幅堂画,每贰圆;画屏幅,每贰分(如画四幅,壹圆贰分);画帐额,每贰分;画扇面册帙(小件),每壹分;篆刻图章,每字贰拾钱(如图章过小、字画过多者不刻)。光绪三年丁丑十月吉旦,明治十年十一月。得所老人酌定。

  记者在网上搜索到一份明治时期的物价表:初级小学教员的月收入大概是8-9圆,十公斤大米的价格大约是1圆12钱。

  所以,从这份润笔价目表,不难看出当时日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仰慕程度之深、之切。

  接下来的故事是:1880年,源辉声为进一步与王治本切磋诗文,还干脆将他请到自己家居住。此后约一年半时间,二人朝夕相处,时时挑灯笔谈,留下笔谈记录达17卷之多。笔谈内容形形式式,几乎无所不包。

  就这样,还满足不了源辉声的好学心。在清朝使节团抵达日本后,辉声从王治本处得知副使张斯桂为其浙江同乡,随员中也有熟识者时,通过牵线,从而开启了大规模的笔谈生活。

  1882年,王治本离开源辉声家,开始漫游日本,足迹几乎遍及全日本。

  这位宁波人的日本粉丝很多。日本文献的记载中,在加州今泽有一个27、28岁的女孩子,在得知王治本到该地游历后,就去找他,并随同去别处。用今天的话来说,也就是王的“粉丝”。

  有专家进行过考证,王治本漫游日本二十余年,所作诗文书画作品不计其数,这些作品有许多至今尚为日本各地的收藏者所保存。

  据实藤惠秀1965年通过《朝日新闻》征集统计,日本国内至少有38人收藏有王治本的各类作品和资料,实为研究明治初期在日中国文人与日人交往的弥足珍贵的史料。

  在那个时代,这位在旅日的宁波人,无意间的日常行为成为与日本上层社会笔谈交流最多的中国人,也成就了自己作为中日文化友好交流的民间使者。

《日本藏晚清中日朝笔谈资料·大河内文书》,王宝平主编.jpg

标签: 河内;辉声;粉丝;中国文化;文书;润笔;中国传统文化;西湖;诗文;寺庙 编辑: 李月红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