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镇馆之宝 ︱堪与兰亭序媲美 这位大家书写的是湖州

发布时间: 2017-07-03 14:50:5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俞吉吉 通讯员 胡慧媚 摄影 魏志阳 设计 王汝吉 宋诗博

  浙江在线7月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俞吉吉 通讯员 胡慧媚 摄影 魏志阳 设计 王汝吉 宋诗博)他是宋朝皇室的嫡系后裔,也是元代大书画家,他曾高举“复古”大旗,借古开今,创一代新画风,他的楷书自成一体,与颜真卿、柳公权和欧阳询并称为楷书“四大家”。这一期,让我们走进赵孟頫和他留于墨端的吴兴记忆。

  浙江省博物馆馆藏的传世书画中有一幅字与众不同,甚为珍贵。这幅字记录了700多年前一位元代书画家的一段别样的家乡记忆和故乡情怀,字体富于变幻,楷行皆有,游刃有余,功力深厚,也是描写吴兴当地风土人情的一本珍贵的地方志。它展出不多,鲜有人一睹过风采。

  这幅字是《吴兴赋》。吴兴即现在的湖州地区。

  与这幅墨宝一样传奇的是它的创作者。他出生于吴兴,是被元四家尊称为一代宗师的赵孟頫,在楷书中开创了独树一帜的赵体。他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十一世孙,却在元灭宋后仕元,他的人生风云莫测,后人褒贬不一。

  那么,《吴兴赋》和赵孟頫到底有怎样的传奇故事呢?

  6月14日,记者走进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内的罗汉堂,循着这幅珍贵墨宝的一字一句,在书画部研究员赵幼强的讲述中追溯了一代大书画家的风雨人生,也细细品味了这墨迹中的变换着的玄妙。

  考虑到年代久远,纸质文物又较为脆弱易损,记者眼前这张书法长卷是《吴兴赋》的复制品,虽缺少了卷末两位名家的题跋,但其书法的造诣已表露无遗。

  据了解,浙江省博物馆馆藏的那纸《吴兴赋》是绢本手卷,纵25.8厘米、横282.95厘米,首题“吴兴赋”三字,右边已残缺。正文九十一行,满行九至十二字,凡935字。文末赵氏自跋,凡三行,41字,卷尾有刘重庆跋。隔水后纸有李佐贤跋。自钤“赵氏子昂”朱文印,另有“张应甲”、“希逸氏”等印,卷首四方,卷后七方。

  吴兴,现在的浙江湖州地区,是赵孟頫的家乡。所谓《吴兴赋》,从字面上来看,也能得到它实为歌颂家乡之作,事实也是如此,《吴兴赋》记录了吴兴当地的人文、山川、历史遗迹,也有民俗、风土人情,内容甚是丰富,有些内容甚至还填补了地方志的空白,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此外,《吴兴赋》的珍贵还在于创作时期。赵孟頫在文末撰写的跋里这样写道:“吾年廿余作此赋,今四十有九矣……大德六年二月廿三日子昂记。”可以得到的是,《吴兴赋》是赵孟頫在20余岁时写下的,在距今700年前的1302年,也就是赵孟頫49岁时再次提笔写下这篇年少时的文章,可见对家乡的感情之真、之深、之切。赵孟頫也因是吴兴人而被称为“赵吴兴”。

  赵幼强表示,赵孟頫的存世真迹中,其老年时期,也就是五六十岁时创作的作品较为多见,中年时期的作品甚少,这张《吴兴赋》可以说是其中年时创作的代表作品,甚至珍贵,可以称得上是稀世墨宝。

  作为与颜真卿、柳公权和欧阳询齐名的楷书“四大家”之一,赵孟頫留下的这一存世墨宝的价值不言而喻,赵体的韵味跃然纸上。

  “从前半段的楷书到后半段渐入佳境后的行书”,在赵幼强看来,赵孟頫在书写《吴兴赋》时的笔触是富于变化的,经历从最初的稍有拘谨的楷书到渐入佳境后的游刃有余的行书。字体时而细长瘦削时而饱满圆润,墨色深浅不一,时而丰厚,时而浅淡,赵体的“圆、润、遒、丽”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笔墨中的玄妙都在哪里呢?现场,赵幼强带着记者浏览了一遍《吴兴赋》,循着墨迹进行了解读。

  圆,在他看来,是一种柔中带刚,柔美但不失韧性,非唐楷的棱角分明。

  再看润,表现为粗犷的笔画和饱满的墨汁,是用墨上的技巧。

  丽,则为美感,字太长太短都不美,赵孟頫在书写时要保证落笔下去的每个字都独具美感。

  再看遒,意为遒劲,指的是下笔挥毫的力度,柔美而不失气势。

  如此珍贵的大家之作、稀世墨宝又是如何来到了浙博呢?赵幼强介绍,《吴兴赋》原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1955年因沙孟海联系协调,而被浙江省博物馆收藏,但鲜有展出。

  所谓字如其人,与《吴兴赋》一样变幻莫测的是赵孟頫的风雨人生。

  赵孟頫的出生就预示了他的人生与众不同。他出生于公元1254年,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之后,是宋朝皇室的嫡系后裔、正宗的皇族血脉。赵德芳,则是杨家将故事里出现的八贤王。

  赵孟頫童年至青年时期的大部分时间在吴兴度过,他的父亲善诗文,富收藏,所以,他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文化熏陶。

  1265年,赵孟頫经历了一场变故,他十一岁时,父亲去世了,家境每况愈下,由生母督学。

  赵孟頫自幼聪敏,读书过目不忘,下笔成文,写字运笔如风。十四岁时,赵孟頫因其家世代为官亦入补官爵,并通过吏部选拔官员的考试,取得了真州司户参军一职。

  在公元1267年,年仅十四岁的赵孟頫就凭借才华,基于南宋对宗室干部子弟的“照顾”以父荫补官,早早进入官员候补梯队。如果南宋不亡,他很可能度过安静而又乏味的一生,但是,历史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1276年初,蒙古铁骑一路南下,南宋土崩瓦解,宋朝终于画上了一个哀伤的句号。南宋灭亡,蒙元彻底统一中国后,赵孟頫曾一度蛰居在家。他的母亲对他说,“圣朝必收江南才能之士而用。你不多读书,如何超乎常人?”他因而愈加努力,拜老儒敖继公研习经义,学业日进,声名卓著。吏部尚书夹谷之奇举赵孟頫为翰林国史院编修官,但他辞不赴任。

  1280年,南宋亡国刚一年,赵孟頫二十七岁。这一年,他父亲的墓被盗。为后世颇为诟病的是其面对国仇家恨最终选择仕元。

  当时的江南为南宋故地,知识分子反元情绪强烈。元世祖忽必烈接受御史程文海的建议,并让他到江南搜访有名望的知识分子,委以官职,借此笼络江南汉族知识分子,缓和矛盾,稳定民心。

  元二十三年(1286年),赵孟頫被行台侍御史程钜夫举荐,觐见元世祖忽必烈。忽必烈赞赏其才貌,对他颇为礼敬。历任集贤直学士、济南路总管府事、江浙等处儒学提举、翰林侍读学士等职。累官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晚年逐渐隐退,后借病乞归。于至治二年(1322年)逝世,年六十九,获赠江浙中书省平章政事、魏国公,谥号“文敏”,故称“赵文敏”。

  明末清初的书法家傅山曾评价他的字与他本人一样没有骨气,甚是妩媚,为人处世过于圆滑,到了晚年,他也承认了赵孟頫在书画上的高深造诣,由“小人”、“匪人”的指责改口为“奇人”的感叹。

  事实上,赵孟頫作为元代地位最低下的“南人”,却能官至一品,名满四海,在元代的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蒙古大汗的铁骑灭亡了南宋,赵孟頫却以优秀的汉文化艺术征服了大汗的子孙。

  赵孟頫是元代大书画家,书画造诣都很深厚,于画,他高举“复古”大旗,借古开今,创一代新画风,于书,他的楷书自成一体,与颜真卿、柳公权和欧阳询并称为楷书“四大家”。

  他在中国古代书画史上的地位和价值,主要在于他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何为承上?赵幼强表示,在他之前的宋代山水都是大山大水、一河两岸的绘画模式,他崇古风,尚晋风,在宋风的基础上试图恢复晋代两王(王羲之和王献之)时的那种原始的、自然纯真的艺术味道,在元代开创了新画风,创立了新书体。

  至于启后,则主要是影响了其后的元四家(元代画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和吴镇),他们重笔墨,尚意趣,并结合书法诗文,是元代山水画的主流,对明清两代影响很大。赵孟頫也被元四家尊称为一代宗师。

  那么,如此空前绝后的一代宗师是如何养成的呢?在赵幼强看来,除了赵孟頫作为宋朝后裔自身的出类拔萃之外,与其仕于元朝,曾在翰林院和集贤殿当职的经历不无关系。这让赵孟頫有机会饱览皇室收藏的非常珍贵的书画精品,见多识广,见到不少前代名家真迹、碑帖,在书画艺术上得到了长足发展。在此期间,他也开了临摹《清明上河图》的先河,之后的历朝历代都有名家高手仿作。此外,元朝相对自由的书画创作环境也为其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沃土。

  事实上,赵孟頫存世的真迹非常少,主要收藏于上海博物馆、辽宁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等处,目前发现的留在浙江的真迹除了浙江省博物馆的这件《吴兴赋》,便是湖州博物馆的《归去来辞》。那么,如此一位受人仰慕的一代书画大家留下的存世墨宝为何会如此稀少呢?

  在赵幼强看来,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在改朝换代的时候,统治者往往会抹掉前朝的文化,而进行选择性的宫廷收藏,难免会过滤掉一部分的书画精品。其次,中国收藏家很重视个人喜好,喜欢把自己喜爱的书画作品一起带走入葬,进而导致一部分珍贵的书画真迹从此消失。再者,从客观环境的角度看,纸质文物容易霉变,不易保存,何况700多年前的书画作品,相比于宫廷收藏,民间收藏字画缺乏正规的保存条件则往往更容易受到毁损。此外,朝代更迭过程中的战火也是珍贵文物难以留存下来的一大阻碍。

  2008年9月28日至10月17日,“归去来兮——赵孟頫书画珍品回家展”在湖州博物馆举办。39件赵孟頫的绝世书画真迹在太湖南岸首度重逢,在阔别了七百多年后,赵孟頫的书画珍品终于回家了。

  现在,《吴兴赋》的复制品已经在浙博得到了衍生开发,七百年前的稀世墨宝,普通人也能一睹它的风采,得到一次艺术享受了。

标签: 赵孟頫;吴兴;楷书;墨宝;书画;浙江省;博物馆;书画家;收藏;吴兴赋 编辑: 朱婧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7034956780456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