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镇馆之宝 | 它曾是徽宗的宝贝 何以流落到江南的临海之城

发布时间: 2017-08-14 06:54:43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朱婧 摄影 张孙超

  编钟,一种熟悉又陌生的乐器。熟悉的是,它常常出现在各类古装剧集中,成为一件必不可少的宫廷乐器;陌生的是,它的音色、音谱、制造技艺,如今鲜有人了解。这一期,让我们走近临海市博物馆,“倾听”北宋大晟应钟背后的历史之音。 

  浙江在线8月1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朱婧 摄影 张孙超)宋徽宗、靖康之难、宫廷乐器……当这些词语一个个蹦出时,你会想到什么?临海市博物馆的一件馆藏文物恰好是它们的见证者。

  8月2日,记者走进博物馆,找到了这件珍贵文物——北宋大晟应钟,并在临海市博物馆原馆长徐三见先生的讲述中探寻了一番其背后的故事。 

标题1.jpg

  走进位于东湖之滨的临海市博物馆,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静谧之感。这座老式的博物馆将于今年下半年签往新址,大多数文物都已收入库房以待集中整理。虽然博物馆年代略显久远,但库房一打开,这个台州收藏最多的文博单位便立刻活力满满,一段段历史似要在空气中碰撞出新的火花。

旧馆.jpg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取出北宋大晟应钟,记者有幸近距离见到了这件国家一级文物。

大晟.jpg

  制作精致、纹饰繁丽是记者对它的第一印象。据徐三见先生介绍,该应钟系青铜铸造,断面呈杏核形,钮作二龙相对状,纹饰镂空。钟身为饰曲虺纹及乳钉纹,每面有乳钉18颗。钲部铸有篆书铭文,一面为“大晟”,一面为“应钟”。

应钟.jpg

  对编钟不太了解的读者一定有所疑惑,“大晟”、“应钟”都是什么意思呢?

  徐三见先生介绍说:“大晟是北宋末期徽宗创制的掌乐机构‘大晟府’的标记,因此,该应钟是宫廷乐器,是北宋大晟编钟中的其中一件。应钟是音律名,按音阶排列,此钟属‘应’。”当时采用的是魏汉律之法,所以大晟钟每编分正声、中声、清声三类,一套共含二十八枚。根据铭文记录,临海市博物馆的这件大晟应钟属于“正声”。

0810_28.jpg

  这件与南方关系并不紧密的宫廷乐器是如何辗转来到临海的呢?徐三见先生表示,目前,关于这件北宋大晟应钟的收藏过程只能从项士元追溯至杨晨。

  1951年3月,台州成立专区文物管理筹备委员会(临海市博物馆前身),新中国临海文物事业的开创者与奠基人项士元(1887-1959年)被推选为委员兼征集组组长,并开始在台州各地辗转,进行文物征集和保护等工作。大晟应钟就是在这一工作过程中征集而得。

  大晟应钟的旧主杨晨(1845-1922年)是台州黄岩人,也是清末学者、实业家和收藏家。他于光绪三年(1877年)中进士,曾任乡试同考官、监察御史、刑科给事中等职。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因母亲去世,杨晨辞官返乡,返乡后,曾创办公司经商,开创台州航行事业。民国九年(1920年),杨晨在路桥建杨氏家庙,储御书及法书名画,藏书三万余卷。据有关资料记载,杨晨收藏的珍品大多是从北京带回。那么,这件大晟应钟是他在京城为官时所得还是返回台州所得?这些具体细节问题均有待进一步考证。而有关于大晟应钟离开宫廷散落民间的始末则更无从得知了。

标题2.jpg

  据史料记载,北宋徽宗崇宁至政和年间议制并推行大晟新乐,同时铸造青铜乐器。

  只是,这不是一个歌舞升平的好时代。

  北宋徽宗时期,政权岌岌可危,内有农民起义的冲突,外有辽金势力的威逼。然而,宋徽宗却仍想粉饰太平,并命文武百官重制新乐,设“大晟府”管理国家乐政,“铸泻务”则专门铸造铜乐器。

  谁能想到,接下去的几年,北宋朝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大晟编钟也因此见证了北宋的覆灭。

精美.jpg

  四海旋歌挡不住金人的铁蹄。从政和三年(1113年)行大晟新乐至政和七年(1117年)因金兵入侵罢“大晟府”,只有短短5年的时间。

  我们再将时间线拉长一些,从崇宁三年(1104年)开始铸造大晟编钟算起,至靖康之难,时间也仅仅走过22年。

  《宋史·乐志》记载:“靖康二年,金人取汴。凡大乐轩架、乐舞图、舜文二琴、教坊乐器、乐书、乐章、明堂布政闰月体式、景阳钟并虚、九鼎皆亡矣。”北宋亡后,金人将宫廷珍宝一一掠去,编钟一部分被掠北上,一部分就地散失民间,还有一部分随赵宋王朝的南迁而转移到南方。有专家猜测,临海市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大晟应钟可能与宋高宗赵构避难台州有关,但一切依然无从考证。

钟身.jpg

  在徽宗死后,被掠北上的大晟编钟仍被金人置于宫廷演奏。但因金太宗名完颜晟,为了避讳,金人将“晟”字刮去,钟铭从“大晟”改为“大和”。一些散失的编钟得以保留原款,临海市博物馆所藏的应钟就是其中一件。

  千年前,大晟编钟古朴典雅,音色悠扬,宋徽宗将所奏之乐命名为“大晟乐”,视其为“宋乐之始”。可大晟钟问世不久,北宋王朝覆灭,大晟钟的命运如同国运一般,从辉煌之时跌入屈辱极点,实在令人慨叹,也足见历史之无情。

标题3.jpg

  在历史的长河中,编钟的变化、兴衰也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据史料记载,中国古代编钟铸造始于商代,雏形是铃,然后是铙、单钟。春秋战国时期,大晟钟像其他青铜器一样,达到铸造技艺的巅峰。

  汉代以后,铁器已被广泛使用,青铜礼器和工具有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迹象。到了宋代,涌现出复古之风,大晟钟正是在此情况下铸成的。

钟钮.jpg

  当年,宋徽宗设立乐器制造所,在汴京南郊建立了规模宏大的铸造场,最终铸成大晟编钟12套336枚。

  虽然大晟编钟在徽宗时期铸造数量庞大,但流传至今、得以著录的却屈指可数,甚至有不少已流于海外。如今,已知存世的大晟钟仅有25枚,其中8件藏于故宫博物馆。

  正因大晟编钟存世数量稀少,它也引起了音乐考古学者的关注。2007年,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李幼平教授来到临海市博物馆,对大晟应钟进行了考察与音乐学音响测试。在他十多年的潜心钻研中,研制出百余件大晟钟高仿品,希望以此让人们欣赏到沉寂千年的宋代乐音。

侧面.jpg

  面对这件来源未解、谜团重重的大晟应钟,记者不禁想象起当年大晟编钟演奏时的景象。若干枚音律不同的钟,悬挂于钟座上,庄严而稳重,可谓是镇场利器。作为大型乐队中重要的敲击乐器之一,编钟极富华夏文化特色。在重大场合中,它既是旋律性乐器,又是色彩性乐器。在合乐时,它那特殊的音响,渲染出庄重肃穆的气氛,同时也在乐队中发挥了中和之音的作用。

  只是,当大晟应钟与家破人亡的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时,它的身上又蒙上了一层其他乐器不曾拥有的悲凉之气。作为研究音乐的重要材料,今时今日它仍能发出乐音。在这绕梁的余声中,它似乎还在述说着历史的沧桑、岁月变迁的无情。

新馆.jpg

0810_33.jpg

标签: 镇馆之宝;大晟应钟;临海 编辑: 朱婧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8145329474597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