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傅派弟子追忆恩师:老师教我们演好戏,先做好人

发布时间: 2017-10-24 18:47:1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陆遥 金汉青

  浙江在线10月24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陆遥 金汉青)声调婉转韵律美,魂若书房一支梅。艺海求真终无悔,蝶梦追忆小九妹。10月24日,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傅全香老师逝世的消息传来,越剧各界一片悲怆。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她的弟子、学生和同事,一个个回忆中的故事和片段,串起了傅老师高尚的人品和崇高的艺德。

  “关门弟子”陈艺:写好“人”这个字,需要花一辈子

JRZB20071012A26b003.jpg

  “老师一直都很坚强,几次化险为夷,没想到这次……”浙江越剧团国家一级演员陈艺接通电话时,正在开车赶往火车站的路上。半小时后,她买了最近一班前往上海的火车。十几天前,陈艺刚去上海华东医院看望了傅老师,当时,医院已经下发了病危通知书。

  回忆往事,陈艺的声音渐渐哽咽。1997年,刚满25岁的陈艺拜傅全香为师。作为傅全香的关门弟子,陈艺和老师相差整整50岁。“老师不仅在艺术上给予了很多帮助,在品德上更是给了我们很好的榜样。”陈艺说,傅老师经常讲起自己的经历,小时候父亲教她写的第一个字,就是“人”,说人这个字写起来很简单,一撇一捺只有两画,但是要写好它却要花一辈子。傅老师也教育弟子们要演好戏,先做好人。

  对小辈弟子,傅全香十分关心。2002年,为了给陈艺设计举办个人专场《放飞》,已近80岁高龄的傅全香好几个月都待在杭州,天天窝在剧场里,亲力亲为地观看排练,谁都不知道,傅老师的身体并不好,她那时候才刚做完一个小手术。之后5年,她又将陈艺《放飞》专场中的折子戏《茶花女》改成整本大戏,经过反复锤炼,终于在2007年正式公演。

  “老师做人十分谦虚。叮嘱我们要多听她年轻时候的录音,不要学她后来的嗓音。”陈艺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身体状况的变化,傅老师感觉到自己的嗓音也有了变化。

  可惜的是,傅全香在公演开始前没多久病倒了。“最遗憾的是老师没能看到演出现场。”陈艺说,后来她去上海看望傅老师,傅老师主动要看演出的碟片,不仅对剧团的创新做出了充分肯定,也对浙江越剧团男女合演的形式表示赞赏。“老师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把她的艺术品行继续传承下去。”陈艺说。

  乐清越剧团张腊娇:从工作到生活,老师的关心无微不至

微信图片_20171024170421.jpg

  “中午,师姐给我发了消息。”傅派弟子、乐清越剧团团长张腊娇说,傅老师已经卧床十年,一直住在医院。昨天,她联系不到师姐胡佩娣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很慌乱。

  “真的是很难受。”张腊娇痛心地说,“尽管卧床十年,之前,老师的神志和精神都还是很好,经常和我们讲戏,聊天。不过近三年,切了气管加上年事已高,老师的身体恶化得比较厉害。”8月的时候,张腊娇和5个师姐妹一起去上海华东医院看望老师,傅老师虽然不能说话,但是神志还算清楚,一直和她们用眼神交流。

  1984年,乐清越剧团的几位主要演员来到上海,找傅全香、范瑞娟等老师学艺,张腊娇正式拜傅全香为师。“那是上海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傅老师手把手地我《李娃传》,每个动作、每句唱腔都教得很仔细。”张腊娇回忆道,在上海学艺的时候,傅老师直接让她住在自己华山路的家里,晚上一起听听录音、讲讲戏剧,不仅关心她的艺术成就,也关心她的生活琐事。

  傅老师对基层院团十分关心。2000年,乐清越剧团到香港演出。傅全香专程赶赴香港,认真观看了剧团的6场演出,场场都看到谢幕。乐清越剧团的原创大戏《洗马桥》,傅全香也是跟团到了上海、南宁等地,多次指导。

  傅全香等老艺术家的无私奉献,造就了越剧如今的一片天。张腊娇表示,目前,传承版《梁祝》已经成为乐清越剧团的经典大戏。下一步,团里还将复排《李娃传》,不断传承优秀作品。

  嵊州市越剧艺术学校赵桂庆:为艺术牺牲自己 满头鲜血浑然不觉

微信图片_20171024164333.jpg

  “很难过,听到傅老师去世的消息我心里真的很痛。”嵊州市越剧艺术学校的教师赵桂庆说。早年,赵桂庆曾在嵊州市越剧团担任主胡,与傅全香一起工作过多年。

  “傅全香老师演出的时候特别特别用心,她是那种肯为艺术牺牲自己的人。”赵桂庆说,傅全香曾跟他们谈起一件往事。几十年前有一场汇演,演出的戏目是《梁祝》。演出前,傅全香的头饰里有一把凤钗插得太紧了,结果一场戏演下来,回到后台卸下头套一看,竟然已是满头鲜血,但傅全香当时演出太投入了,全然没有觉得疼。

  “傅老师是个很严格的人,尤其在越剧艺术上。”赵桂庆回忆,傅全香对越剧相关的事情非常严谨,有时候有学生唱错哪怕一句词,傅老师都会严厉地指出,甚至还有许多学生被她批评哭。

  在赵桂庆说,傅全香虽然在艺术上特别严格,但在生活中特别和蔼。赵桂庆常常看到傅全香对一些年龄还小的演员们嘘寒问暖,嘱咐他们要照顾好身体、照顾好喉咙。

  “我每年都会去上海看傅老师,没想到去年这一见竟然是永别。”说到这儿,赵桂庆黯然神伤,“我平时还是在继续研究‘傅派’唱腔”,虽然现在傅老师离我们远去,但我会将她的‘傅派’艺术传承下去的。” 赵桂庆说。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周艳:老师教我一定要认真学习 虚心请教

  “第一次看到傅老师,还是在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学习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艺术家,老师的亲切温和、毫无架子,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傅派花旦周艳回忆,当时,她学习了傅派,才知道家里和傅老师是远方亲戚。“那次,傅老师到学校来观摩小演员上课,专门嘱咐我说,要好好学习,这里有很好的老师。”

  1991年,周艳毕业后进入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有一次到上海演出,傅老师刚做完手术,周艳去老师家里看望她。傅老师热情地接待了她,询问她在团里的情况,非常关心小辈。“团里有很优秀的演员,一定要虚心地和她们请教。”傅老师感慨自己的身体状况,认为很难再带弟子,便要求周艳认真地和团里的大姐姐学习。经过老师的激励,周艳在艺术上越走越宽,担任《红丝错》中章榴花,《五女拜寿》中杨三春,《琵琶记》中牛素玉、《西厢记》中崔莺莺等角色。“傅老师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周艳说。

标签: 老师;关门弟子;傅全;乐清;越剧团;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越剧艺术;演出;上海;学习 编辑: 陆遥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