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中科院院士都有为:创新的关键是独立思考甚至异想天开

发布时间: 2017-10-29 07:41:20 来源: 浙江在线 石天星

WechatIMG1344.jpeg


  浙江在线10月28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石天星 通讯员 庄婷婷)10月28日是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建校65周年庆典。庆典前一天,学院特意请到中科院院士都有为来校做了一场名为“创新是科学的灵魂”的讲座。

  都有为院士是我国纳米材料领域首席科学家、磁学与磁性材料专家、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1936年出生于杭州。老先生容貌清癯,虽然已80高龄,但反应之快、洞见之深刻、语言之坦率从容,远胜常人。

    只有做出创新性的成果,才能解除压力

  讲创新,从理念到理念毕竟抽象,都院士喜欢通过一个个科学故事娓娓道来。

  1987年,瑞士科学家穆勒和贝德诺兹以高温超导氧化物材料的发现获当年诺贝尔物理奖,在他俩之前,没有人想到过氧化物可以做高温超导材料。之前科学家们也不断拿各式各样的材料做着试验,但是从1911年到1986年的75年间,没有取得任何突破性的进展,进展曲线几乎贴着地平面走,而在他俩想到用氧化物做材料之后,进展曲线像火箭一样蹿升,全球掀起研究高温氧化物超导体的热潮和竞争。

WechatIMG1348.jpeg

  “在穆勒和贝德诺兹之前,75年里,温度仅仅提高了19K,坚持还是不坚持?”都院士说,对创新者来说,只要思维正确,该坚持就得坚持,只要方向正确,坚持下去总会成功。“创新,贵在坚持。”

  燕山大学的田永君老师专注十年研制出了nt-金刚石,这一成果发表在了《自然》杂志,一位来自普通大学的默默无闻的教师轰动了整个材料科学界……都院士举这个例子时深有感触,他说,十年就搞这个研究,也不知道搞不搞得出来,换在别的大学可能早就要解聘了。

  “我去一些大学里看过,有些年青人喜欢啃硬骨头,有十年磨一剑的毅力和勇气,我们的考核制度就要考虑一下,怎样更有利于这些人才的发展。即使他们在创新的过程中有失败,我们也要报以宽容,不要歧视。创新,关键是人才。”

  是不是选择去一般大学做科研,环境更宽松?有人提问道。

  “好大学也好,普通大学也好,压力都大,只有做出创新性的成果来,才能解除这个压力。”都院士的回答醍醐灌顶,其实各行各业莫不如此。“要做出成果来,不是靠在哪里文章容易发表就发表,而是要静下心来,对名誉淡泊,找到自己认为有意义的方向,钻进去。只要在勤奋工作,大家都能看到,好的领导就会给予鼓励和包容。”

  创新要从改革教育开始

  英国科学家安德烈·海姆是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海姆的口头禅是“把科学研究当成快乐的游戏”,他曾用强磁场悬浮青蛙,获得了2000年的“搞笑诺贝尔奖”。

  都院士描述起海姆怎样把青蛙从田野里捉来扔到强磁场上,青蛙一动不动地悬浮在半空中,呵呵地笑了起来。“没有哪个诺贝尔奖得主是为了得诺贝尔奖而从事科学研究的,都是因为有了兴趣,才深入研究。创新的原动力是兴趣和好奇心。”

  都院士说,国外的学校,教师和学生是平等的,他们可以在上课时就一个问题不停地争论,而我们国内的教育太死了,必须让孩子按课本上的来,孩子们已经不敢独立思考,连提问的勇气都没有了。“可创新的关键就是独立思考,甚至异想天开。”

  都院士回忆自己上小学的时候,虽然整天玩,但并没有“输在起跑线”上,事后回想,他觉得儿童时期正是一个人想象力最丰富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在于灌输给孩子多少知识,而是要让孩子养成爱动脑筋、好问、独立思考、善钻研的好习惯。

  都院士还从小爱读小说,上中学时寝室熄了灯,他还拿着小说躲在厕所的灯下看,后来从事科学研究,文科素养一直在帮助他创新。“在专业书之外读些感兴趣的文艺书,是一种调剂,文学的形象思维能给科学研究带来灵感。现在中学实行文理分科,其实是不对的。”

WechatIMG1345.jpeg


  都院士做了一张表格,是美国大学培养出的诺贝尔奖得奖人数。他说,在美国的大学,得诺贝尔奖根本不稀奇,如果我们的教育把孩子的创新能力发掘出来了,将来得诺贝尔奖的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批一批。“创新要从培养人才开始,从改革教育开始。”

  韩春雨应该用科学的态度对自己

  都院士说:“创新也分很多层次,各行各业创新的内涵不一样,但创新的精神是一样的。”

  在提问环节,有人问都院士,对韩春雨从《自然-生物技术》撤稿一事怎么看?

  都院士的直率超乎人们的预料。“韩春雨到底有没有造假,并不难搞清楚,请个专家团评定就知道了,真金不怕火炼。明明是原则上很容易解决的问题,但就是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让外面人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都院士说,世界顶尖的学术刊物不太敢用中国科研人员的文章,就是担心数据造假。清华、北大、南大、浙大等国内名校因为拥有跟国际上接轨的实验设备,数据更可靠,所以科研成果被发表的几率远比国内一般高校要高。

  “科学是严谨的,真就是真,假就是假,韩春雨应该用科学的态度对自己,真的就坚持证明自己,假的就要敢于站出来道歉。”都院士的话掷地有声。

 

标签: 编辑: 石天星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