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影子》和《狂飙》对话 互相侵蚀的戏剧与影像艺术

发布时间: 2017-10-31 14:49:5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陆遥

  浙江在线10月31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陆遥)戏剧和影像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

  为了展现科技与戏剧的震撼结合,本届乌镇戏剧节特设“影像系列”,带来了《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生动的肖像》、《在云端》等一系列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最后一天的小镇对话上,《影子(欧律狄刻说)》的摄像师克里斯丁·维尔克和《狂飙》的剪辑导演金石飞和摄像师谢宇坐在西栅评书场里,共同讨论了一个话题——互相侵蚀的戏剧与影像艺术。

  “影评人跟电影沾边多一点,实际上是关于怎么样在舞台艺术上运用影像艺术。这两个本来是有点敌对的艺术,在诞生100多年来也有过合作,都是综合艺术,这两个东西是怎么样一步一步走到一起的?”作为主持人,影评人周黎明首先说起了自己的感受,《影子》更像是一部现场拍摄的电影,你完全可以不用看台上,只要看打屏幕,完全就是一部完整的电影,很欧洲的文艺片。那么你转过来看,田导的《狂飙》更多是像一部话剧。而且影像手段在我们国内是非常先进的。“我觉得《影子》对于我来讲,它最大的魅力是让你知道电影是怎么拍的。在运用影像的手段的时候,你们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论坛:互相侵蚀的戏剧与影像艺术 (10).jpg

  克里斯丁·维尔克讲述了剧组的创作过程:“整个排练是六到八周,对于运作摄像机的人来讲,就跟跳舞一样,每一步都是精心设计好,精心排练的。因为我们在台上是用线的机器,舞台上全都是线,如果你没走好的话,一不小心就会摔跤。”她点开了一张图片,地上是各种不同颜色的标记,有黄色的三角形,也有绿色的叉。“这些代表了每一场,每一个技术人员需要走的位置。”

  《狂飙》的摄像师谢宇提到了最难拍摄是剧中的三角恋段落。“右边的月亮一直到整个船歌,拍摄了将近半个小时。这个场景是田汉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的那一段。我手上除了一台索尼的机器,还有一个无线传输信号的加载器和一台充电宝。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是非常重的,完全得凭臂力。而且我们有上下台,我们要爬上去一个很细的杆,然后在很狭窄的空间里面找到最合适的拍摄角度。其实那真的是在跳舞,每天去找很合适的拍摄角度。根据光线的变化,根据演员的走位,因为演员并不是每一场都能够走到位,所以摄影师必须及时去调节,在《影子》是不允许演员走错位的。但因为我们的导演喜欢即兴,每天根据演员的状态的不同都会有些许的改变,所以对于我们而言最大的难度就是每天的随机应变,包括在台上出现技术问题。”

  克里斯丁·维尔克感触良多:“我想我已经发现了我们两个戏之间的不同。因为对于我们的导演来说,他的要求是演员必须每一场做得一模一样。我们是电影的拍摄,有很多的特写镜头,你要是差上一分米的话,差一一点焦距就不对了。这个要求非常非常严格,固定就固定了,你不能变一点点。”

  “我们每次开演之前,都会调整景别,让每个人的脑袋看起来都是一样大,记下每台摄像机的交换和它的位置,我觉得是中西方的理解,西方从一个微观的角度,如果我们每一个元素都是符合的,那么他的整体也是一样;但是这儿我们是在追求一个效果,他从感觉上看起来每一幕都跟昨天是一样。”《狂飙》的剪辑导演金石飞表示,“但是你怎样做到呢?其实这里面拍的人和被拍的人都有一个空间,比如说在《狂飙》里面男主从前面冲出来的时候,我相信他是没有数自己出来多少步,摄影师也不会去数,他也没有时间去瞄底下有什么线什么的,他是到了然后就停下,然后摄像师也是跟着这个感觉,演员和摄像师发挥的空间就在这里,但是最后的效果是一致的,因为田导会带着我们一起一遍一遍地去排练达到这个效果。”

  在舞台上,除了拍摄和投影之外,去做一些特殊的电影手法是比较荒谬的。但是在《影子》和《狂飙》中,都出现了剪辑的手法。克里斯丁·维尔克介绍道,导演用了一些镜头,在舞台实际上是在两个地方拍的,但是剪辑的时候却像在一起拍的。比如女演员伸出手去摸东西,当你看到下一个镜头是她的手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其实不是女演员的手,是另外的手,这样剪辑出来就很巧妙。

论坛:互相侵蚀的戏剧与影像艺术 (11).jpg

  现场,有观众问到,作为经费有限的学生社团,如果要加入影像的手法,能否有什么建议?周黎明认为,中国现在玩直播的人很多,直播就是一种时间投影,直播赚大钱的人除了长的好看以外,其实就是很会玩这种手法,所以其实无所谓贵还是便宜,有很多方法来实现这种表达。金石飞直接用电脑版微信完成了现场的直播投影,惹得全场哈哈大笑。

标签: 影像;摄像师;演员;剪辑;拍摄;克里斯丁;狂飙;导演;戏剧;电影 编辑: 陆遥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