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浙江首部原创民族歌剧《青春之歌》上演 唱响青春旋律

发布时间: 2017-11-01 10:32:0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刘慧

《青春之歌》演出剧照。

  浙江在线11月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刘慧)坐落在西子湖畔的浙江歌舞剧院,是我省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专业艺术表演团体。2017年年底,浙歌即将迎来建院60周年生日。10月21日和22日晚,浙歌60周年庆典开幕大戏、我省首部民族歌剧《青春之歌》在省人民大会堂上演,由此拉开了“浙歌60周年庆典”演出的序幕。

  该剧目前已名列文化部2017“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重点扶持剧目名单,同时被列入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2017年度舞台艺术重点项目。在接下来的3个月里,浙歌将倾全力陆续推出6大系列的41场庆祝演出,一直演到2018年1月底。

  台前幕后

  青春在舞台上绽放

  紫红色的帷幕徐徐拉开,光影交错的舞台上,无数有志青年高举“国家至上民族至上”“团结就是力量”“还我河山”的标语和传单,穿越黑夜,奔向远方。

  青春之歌,如泣如诉。民族歌剧《青春之歌》改编自杨沫的同名小说,以“九·一八”到“一二·九”这一历史时期为背景,以学生运动为主线,以林道静为第一女主角,以她的生活经历、情感体验、精神脉动为情节主线、戏剧核心,呈现其独特又具代表性的青春生命状态。

  激情、热血、迷惘、理想……青春题材的作品总是以特有的魅力吸引着大众关注。如何用全新方式诠释那个年代的“青春之歌”?

  “民族歌剧《青春之歌》在忠实原作的基础上,根据歌剧艺术的特殊表现规律,通过编剧、音乐、舞美等全新创作,集中表现那个年代的青年人对信仰的追求、对理想的追寻,热情地讴歌青春的风采。”女导演张曼君雷厉风行,第一次与全体演员见面时便立下了军令状:我们必须要创演一部优秀的民族歌剧。

  作曲家吴小平说,首先要解决好歌剧中推动情节的宣叙调问题。汉语有四声,紧扣四声,宣叙调自然会有声有色;二是如何用咏叙调过渡到咏叹调是创作的重要环节;三是歌剧的声部要全,要有独唱、重唱,还要有合唱,加上前奏曲、间奏曲、场景音乐等。所以,作曲家应该深入学习中国民族音乐的精髓,从中掌握融会贯通的本领,让该剧寻迹民族音乐的声响,发挥民族语言的魅力,从而立于民族歌剧之林。

  《青春之歌》特邀国内一线歌剧主创团队加盟。张曼君多次获得梅花奖、“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大奖、文华导演奖,吴小平是文化部优秀专家,潘磊曾担任过上百台舞剧、话剧、交响乐的作曲,舞美由著名设计师修岩担纲。青年歌唱家郑培钦扮演林道静、薛雷扮演卢嘉川、段永明扮演余永泽、严圣民扮演胡梦安、唐琳扮演王晓燕。

  如何用一台歌剧将整本小说的曲折发展、情感变化、细节描述等表达出来,是对创作团队的考验。编剧从小说纷繁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情节进程中,精挑细选出适合歌剧舞台的素材,加以凝练、重组、再创,为作曲家的音乐创作提供了简练又不失丰富性和曲折性的文学蓝本。

  民族歌剧《青春之歌》最特别的一点,还在于突破了目前歌剧中较为常见的“只歌不演”的状态,将“歌和演”高度融合,使之成为典型的中国民族歌剧。

  “浙江歌舞剧院有60年历史,《青春之歌》是其第一部原创民族歌剧,这个硬骨头必须啃下来。”浙江歌舞剧院院长王文龙说,打造一部原创民族歌剧一直是他追求的目标,更是浙歌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浙江交响乐团团长周丽芳看来,《青春之歌》是两大院团首次联袂创排演出,汇聚了浙歌和浙交众多优秀演员和演奏员。对两家院团而言,这部民族歌剧的投排和上演,也是两家单位全体演职人员对艺术的一次全新探索。

郑培钦扮演的林道静。

  戏里戏外

  青春在汗水里挥洒

  年轻是民族歌剧《青春之歌》主创团队的明显特点,这也契合了青春题材。他们用年轻与朝气,谱写了这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民族歌剧。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个夏天,杭州连续多日高温,还有一个地方同样也热情如火,那就是《青春之歌》的排练大厅。自7月9日开排以来,尽管场地内又闷又热,一天内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好几回,演员们没有丝毫怨言,也没有一个人在排练中缺席。

  上午不到8时,浙江歌舞剧院二楼的排练大厅里,演员们已经开始练功了。尽管四台落地空调同时开启,但是只要一跑场、一开嗓,演员们没有一个不汗流浃背的。不论是A角还是B角,谁也不愿意放弃出演机会:“排练完《青春之歌》,准瘦一大圈儿。”

  仲夏之夜,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整个杭州浸润在一种久违的湿润中。排练大厅在深夜时分依然灯火通明。潮湿的空气混合着演员们的汗水,形成了一种强烈的青春味道。

  为了演好角色,演员们更是经历了特殊的历练。

  卢嘉川的扮演者薛雷说:“为了更符合革命者的形象,我每天都不吃主食。”薛雷是易胖体质,在高强度的排练下,足足瘦了20斤。

  余永泽的扮演者段永明透露,有一个场景是余永泽要抱起林道静。为此,他天天练俯卧撑,练起了手臂肌肉。

  “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深、制作精、艺术性强。”胡梦安的扮演者严圣民说,为了把好艺术关,每次导演教戏,大家都目不转睛地观察;每次专家上课,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试唱。严圣民在《卡门》《原野》《江姐》等剧中,总是以男主角示人,这次为塑造阴险狡诈的反派,他从练台步跑圆场开始,翻阅资料重读经典,让自己从外型到内心都更接近反派角色。

  扮演王晓燕的唐琳则苦练唱功,剧中她用大段轻巧灵活华丽的花腔女高音唱段,尽情抒发情怀。

  “作为一名歌唱演员,能在有限的艺术生涯中演出优秀的民族歌剧,一直是我的理想。”青年歌唱家郑培钦在剧中扮演林道静,为更好地完成这部期待已久的歌剧,她做了大量前期准备。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郑培钦说,演员不只是灯光下的光彩夺目,更要耐得住寂寞、下得了苦功。演歌剧,不仅要唱得好,还要做得好。这个“做”是做“戏”。几个月来,郑培钦连吃饭、走路、睡觉,都在用心揣摩林道静这一角色,从人物塑造,到唱段设计,从台词表达,到服装呈现,都力求“青春”。她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演活林道静。

  继往开来

  青春在理想中升华

  在今天,为什么去重温革命年代的青春故事?

  追梦之路上,你会如何谱写自己的青春之歌?

  新时代的年轻人,应该如何作出各自的青春抉择?

  青春是永恒的,也是有共鸣的。“不管在哪个年代,青春的理想、激情和脉动是一样的。”观看演出的浙江音乐学院师生们感言,作为当代文学史上第一部描写学生运动、塑造革命知识分子形象和成长命运的优秀长篇小说,《青春之歌》演绎的正是一场中国青年追求理想之梦的旅程。

  在80后编剧赵玎玎眼中,《青春之歌》不仅是部红色经典小说,也是一部“青春小说”。“小说里满满的青春状态,让我读起来毫无年代感。”

  在剧中分别饰演“诗、歌、舞、乐”的青年演员张劼倩、陈盼盼、韦斯莹、田一茹认为,这部“青春小说”选择了青年的视角,描绘了青春的脉动,具有象征“希望”的意义。它具有人类共同追寻、缅怀、赞叹、向往的温度和诗情。比如,导演采用4位扮演“诗、歌、舞、乐”年轻姑娘贯穿全剧的独特处理,就打破了叙述、记述、评述的写实戏剧的平淡,使得整场演出更为清新脱俗。

  同时,全剧既有郑培钦与薛雷扮演的男女主角深情款款的二重唱《上弦月·彼岸》,也有4位年轻姑娘组成的很有现代感的四重唱《那是什么缘故》,作曲吴小平和潘磊将音乐写出了青春的时代感,将歌剧的唯美抒情发挥到了极致。

  演出现场,许多观众感言: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今天,再看《青春之歌》仍然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它展示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代知识青年成长过程,热情讴歌了知识青年革命青春的风采;它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青春,找到了青春的答案;它让我们真切地感到青春是一首歌,只有在革命的号角里才能奏响每一个音符,才能让青春之歌响彻云霄。

  记者手记

  创新之作 魅力独特

  创作一部好歌剧很难,创作一部能够流传下来的经典民族歌剧更是难上加难。由浙江歌舞剧院联合浙江交响乐团上演的原创民族歌剧《青春之歌》,是文化部2017年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9部重点扶持剧目之一,也是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指导委员会指导的第一个剧目。

  不久前,来自指导委员会、中国歌剧研究会、中国歌剧舞剧院、南京艺术学院、首都师范大学、北京文化艺术研究院、中央歌剧院、中国歌剧研究会、中国音乐剧协会的专家学者会聚杭州,对浙江首部原创民族歌剧作出了很高的评价。

  在认真观看了这部歌剧后,专家学者们认为,《青春之歌》的剧本、音乐和舞美水准都很高,舞台呈现比较完整,充分体现了歌剧艺术的综合魅力和民族歌剧的独特魅力。几个主要人物林道静、卢嘉川、余永泽、王晓燕、胡梦安的形象也比较鲜明。而且有“诗、歌、舞、乐”的设置,让整个舞台叙事的结构变得灵动流畅,场景情节犹如行云流水般自由转换。

  值得肯定的是,《青春之歌》继承了中国民族歌剧的优良传统,坚持了中国民族歌剧的发展方向。歌剧随着新文化运动传入中国,到现在还不到百年。在本土化的过程中,以《白毛女》《小二黑结婚》《江姐》《洪湖赤卫队》等为代表,一批歌剧工作者开始把国外歌剧的艺术手法与中国的秧歌剧、曲艺、民歌相结合,找到了一条中国式的歌剧道路,创造了中国歌剧的辉煌。

  如今,我们高兴地看到《青春之歌》,它一方面充分利用了歌剧的经典形式。歌剧是音乐的戏剧,戏剧的音乐,实现音乐戏剧化有很多手段,比如合唱、重唱、交响乐等;另一方面,又纳入了中国戏剧曲艺的元素,包括板腔体的结构形式。吴小平和潘磊的音乐创作很有创新思维,风格鲜明。因此浙版民族歌剧《青春之歌》好听好看,符合中国观众的审美标准。剧中“诗、歌、舞、乐”女声四重唱,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不受庞杂情节和内容的羁绊,为这部歌剧找到了独特的结构和演出风格,也是一种很好的创意。

  令人兴奋的是,舞台上,演员充满了激情。台上的激情也感染了观众,几乎每个主要唱段都赢来热烈的掌声。直到演出结束谢幕,很多人还在鼓掌。

  从140多部作品中脱颖而出,入选文化部2017年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重点扶持剧目实属不易。

  作为自家人,自家的作品当然希望它好上加好。专家学者们也中肯地提出,戏是写出来的也是改出来的,在今后的演出中要不断修改充实,让《青春之歌》成为歌剧改编的经典版本。

标签: 青春之歌;演出;歌剧 编辑: 朱婧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