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镇馆之宝丨两千年前四个戴羽冠的宁波人 被这件宝物记录下来了

发布时间: 2017-12-11 06:51:55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俞吉吉 摄影 魏志阳

  赛龙舟是我国不少地方的传统风俗,你或许不知道的是,2000多年前,我们的先民就已掌握了这一技能。宁波博物馆里的一件国宝级珍品就记录了这一幕,它反映了宁波先民龙腾虎跃、劈波飞渡的奋发进取精神,也是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的标志性文物。这一期,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件羽人竞渡纹铜钺,并揭开神秘纹饰背后的故事。

  浙江在线12月11日讯(记者 俞吉吉 摄影 魏志阳)四个头戴羽毛高冠的先人,持桨奋力划船,驶向远方,这是2000多年前的生动一幕,如今,这一幕被永恒地镌刻在一方金灿灿的铜钺上,成为宁波博物馆里的一件国宝级文物。这一特殊的纹饰还多次成为文化LOGO,在宁波文物考古研究所的LOGO、2016宁波东亚文化之都的LOGO和第15届亚洲艺术节的节徽上,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这件器物便是羽人竞渡纹铜钺。

  这个来自2000多年前的神秘纹饰究竟在传达什么,四个头戴羽冠的人又是谁,其中又暗藏了怎样的玄机?

  11月28日,记者走进宁波博物馆二楼“东方神舟——宁波历史陈列”主题展厅探访了这件国宝级珍品,并听宁波博物馆副研究员陈明良讲述了纹饰背后的故事。

  

1208_04.jpg

  从战国时期到现在,虽已过去了2000多年,眼前的“羽人竞渡纹铜钺”仍通身金黄色,光亮如新,铜色保存得十分完好,铜钺几乎没有大的锈蚀点。器身一面素面无纹,另一面铸有一边框,框内上方为龙纹,双龙昂首相向,前肢弯曲,尾向内卷。下部以弧形边框线为舟,上坐四人成一排,四人皆头戴高高的羽毛冠,双手持桨作奋力划船状,羽冠的羽毛似乎迎风飘扬。

1208_35.jpg

  宁波博物馆副研究员陈明良说,该铜钺尺寸较小,高9.8厘米,刃宽12.1厘米,并没有使用的痕迹,所以推测它并非实用器而应该为礼器,是身份与王权的象征。

1208_32.jpg

  钺由新石器时代作为复合生产工具的穿孔石斧演变而来。斧用于战斗后,人们便将它的刃部放大,名之为钺,“钺者,大刃之斧也”。钺重要功能之一是兵器,新石器时代晚期演变为石钺和玉钺,商周时期出现了青铜钺。钺还有另一特殊用途,即作为王权的象征物。早期甲骨文字中,“王”字的象形颇像钺之形,王字下面一横写作月牙形,像钺之刃口。《史记·周本纪》载,周武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向纣王兴师问罪,纣王战败后,周武王用铜钺斩下纣王头颅,悬于白旗之上。由此可见,钺一方面具有王权的身份,另一方面又是执行刑罚的权柄。《礼记·王制》也记载:“诸侯赐弓矢而后征,赐铁钺而后杀。”正因为钺是代表王权的信物和体现国家法律尊严的器物,所以在后世帝王出巡的车驾中,也载以钺,以彰显君王威严。

 

1208_10.jpg

  这件纹饰精美的国宝,从何而来呢?原来,它是1976年在鄞县云龙镇甲村石秃山被发现的,但并非墓葬文物。

  文博界两位前辈,先后担任过宁波鄞州区文管办主任的陈万丰和谢国旗都证实了这是云龙村民在淘河时发现的。当时一起发现的还有剑、矛、泥质红陶罐等物,但最有价值的就是这件铜钺了。

  根据纹饰,专家把这件铜钺命名为“羽人竞渡纹铜钺”。

1208_39.jpg

  陈万丰记得,在北京亚运会期间,在国家文物局的主持下,这件文物被复制成3件,分别为中国体育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和浙江省博物馆收藏。“当时国家文物局选择对这件青铜器进行复制,一来它是独一无二的,另一方面,它的羽人竞渡图案和体育运动、体育精神有关。”他表示。

  春秋、战国时期,百越与中原地区的战争和交往增多,由于受到中原文化的影响,百越的青铜制造业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秦汉时期达到顶峰。这件属于全国孤例的铜钺,也成为出土地“中国龙舟文化之乡”云龙镇龙舟竞渡说的最早起源。  

1208_51.jpg

  “它是目前发现的最早、最生动形象地精彩表现中国古人航渡活动的记录图,也可能记录了世界上最早的划桨水上运动。”陈明良说。它的出土,极大加强了宁波地区在历史时空中的价值定位。此外,其充满文化张力的图案表现,也对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具有特殊标志意义。

  

1208_15.jpg

  羽人竞渡纹这一神秘的纹饰里到底暗藏了怎样的玄机,与海上丝绸之路又有怎样的关联?猜测和争鸣似乎从未停歇。

  羽人竞渡纹铜钺,上首有两条龙,有学者指出现今的龙舟演变自百越的独木舟,因为此独木舟是以蛟龙为图腾的。越,是生活在长江以南的一个古老民族,因为越包括的族群和部落众多,所以也称为“百越”。宁波古属百越民族之一的“于越”,越人地处水乡泽国,出行多驾舟,以舟代车。《吕氏春秋·贵因篇》载:“如秦者,立而至,有车也。如越者,坐而至,有舟也。”《述异记》中叙述:“吴王夫差作天池,池中有龙舟,日与西施戏水。”这件铜钺或说明,龙舟竞渡之习俗早已盛行于吴越之地。

1208_24.jpg

  为何纹饰上的图案,人们头上都戴有羽毛,四个先民又为何被称为“羽人”?陈明良解释,当时在宁波地区生活的人主要是于越族,于越又是百越中文化最发达的族群。越族先民普遍有鸟神崇拜,认为鸟是通天的灵巫,还自称“大越鸟语之人”。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陶鸟形”“鸟形象牙匕”“双鸟朝凤象牙器”“鹰形陶豆”,均反映了越人对鸟的信仰。越人因崇鸟尊鸟而仿鸟,《吴越春秋》讲述继承越王事业者,作“鸟禽呼”;《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中,勾践被称为“长颈鸟喙”的模样;许多越王刀剑,刻有“鸟篆文”。而那些头插羽毛、身披羽毛的仿鸟人,则被称为“羽人”。江西商代新干大洋洲墓出土了长翅膀的“玉羽人”;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一件铜提上也有羽人划船纹饰……

  对于四名宁波先民头戴之物是什么,也有学者认为,四人头顶上方是船帆,说明2000多年前的越人已经使用船帆航行。

1208_21.jpg

  那么,这件器物与海上丝绸之路又有怎样的联系,何以被视为是宁波海丝申遗的标志呢?

  宁波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港口,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地之一,对中国古代文明的海外传播起到了重要桥梁作用。据《吕氏春秋·贵因篇》中记载,如秦者立而至,有车也;如越者坐而至,有舟也。由此可见,远在当时,宁波地区的水运就很发达,已经有了很高的造船技艺。

  陈明良表示,因为羽人竞渡纹铜钺表现的是一幅人类早期航渡活动的记录图,且铜钺上图案的个性特征非常鲜明,文化的时空跨越感强,它所刻的地方又是在代表王权的铜钺上,文物与文化价值非常高,所以,许多专家学者都建议,将这件器物作为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申遗的标志。

1208_30.jpg

  巧合的是,宁波港口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广西合浦出土战国船纹青铜缶,也有非常清晰的羽人竞渡纹。专家推测,这是不是海上运输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使得两个相距甚远的港口城市能够有文化和铜器的交流?这两件青铜器会不会是同纹同源?这些,至今依然是未解之谜。

  此外,羽人竞渡纹铜钺究竟来自何方?在何地铸造?为何会出现在鄞州?国内其它地方是否也有类似的文物可以比较鉴别?它的图纹辨识和解读是否还有其他内涵?至今也不得而知。

  如今,宁波博物馆已先后开发了羽人竞渡纹铜钺U盘,羽人竞渡纹水晶摆件和羽人竞渡纹铜钺冰箱贴等文创产品,在博物馆文创产品展卖厅里销售。此外,这4个头戴羽毛的宁波先民还多次成为文化LOGO,比如宁波文物考古研究所的LOGO、2016宁波东亚文化之都的LOGO、第15届亚洲艺术节的节徽等。这个神秘纹饰的故事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

1110_27.jpg

1110_42.jpg

标签: 编辑: 俞吉吉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12085999360828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