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镇馆之宝 | 碗中有幅写意画 月影梅花尽显文人情怀

发布时间: 2018-03-05 06:40:4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朱婧 摄影 张孙超

  浙江在线3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朱婧 摄影 张孙超)2017年12月29日,历经5年多时间设计施工的临海市博物馆新馆揭开面纱,馆内逾3万件馆藏文物,2万余册古籍见证了古城变迁,彰显台州文化。

  在这众多的文物之中,有一件国家一级文物以其独特的魅力受到了许多参观者的喜爱。它是什么?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本期镇馆之宝,让我们走进临海市博物馆,一睹宋末元初龙泉青瓷划花月影梅纹碗的典雅气质。

0930镇馆之宝_03.jpg

  作为一座全新的博物馆,临海市博物馆新馆集收藏、研究、展览、公共教育和文化交流于一体,共设5个展厅,馆内运用了诸多尖端科技,如三维建模、二维动画等,让参观者仿佛有身临其境之感。

  不过,在众多的科技手段和文物展示之中,一件小巧精致的瓷碗却是众多参观者的心头好,时常引得大家驻足细观。它便是我们今日文中的主角——宋末元初龙泉青瓷划花月影梅纹碗,你也称其为宋末元初龙泉青瓷划花月影梅纹盏。

0930镇馆之宝_11.jpg

  只消静静看它一眼,你便会被梅纹碗的色泽与典雅之感所吸引。只见碗的造型呈仰斗笠状,敞口,圈足,上大下小,高5厘米,口径13厘米,足径3.1厘米。胎质坚致而薄,釉色淡青,匀净滋润。碗中内壁刻划月影梅花,笔法生动洗练,具有很高的制瓷工艺水平与艺术水平。

微信图片_20180305190723.jpg

  这件淡雅的梅纹碗得以重见天日,源于45年的一次意外发现。

  1972年8月,临海罗家坑村民在湖头屿采挖石板建造猪饲料坑时,发现一座古墓,为文物行家金祖民同志所获悉,后将墓内随葬器物龙泉青瓷划花月影梅纹碗、青瓷公道杯、龙泉窑青瓷粉盒(缺盖)征送临海市博物馆。其中,龙泉青瓷公道杯是临海市博物馆的另一件国家一级文物,杯中央堆塑一立状寿星,杯底有孔,其孔上升至寿星胸部下折至杯底,开一出口,盛酒至八分即由底部溢出。外壁上端饰有二道弦纹,腹部有低浅的菊瓣状垂直条纹。

WechatIMG1650.jpeg

宋末元初龙泉窑青瓷公道杯

0930镇馆之宝_05.jpg

  宋末元初龙泉青瓷划花月影梅纹碗,仅从名字上看,便能体会到它丰富的内涵。当月影、梅花等具有独特品格的内容出现,这件器物又在诉说着怎样的情怀呢?

0930镇馆之宝_17.jpg

  “众所周知,梅花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有着高洁的美德与地位。文人雅士自古爱梅,在宋代,著名隐逸诗人林逋(后人称和靖先生)隐居于杭州孤山,自谓 ‘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临海市博物馆馆长陈引奭表示,林逋曾在《山园小梅》中写到:“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描绘出梅花清幽香逸的风姿,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

WX20180304-174850.png

林逋雕像

  此外,元朝著名诗人、画家王冕也是一生爱好梅花,种梅、咏梅,又攻画梅。它的诗作《墨梅》赞美墨梅不求人夸,只愿给人间留下清香的美德:“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161487235450715317.jpg

王冕

  众多文人雅士对梅花的偏爱与赞美使其成为了诗作、画作中常见的主角,这一创作题材同样延伸到了瓷器的工艺之中,宋末元初龙泉青瓷划花月影梅纹碗正是“代言人”之一。

0930镇馆之宝_09.jpg

0930镇馆之宝_21.jpg

  梅纹碗上呈现的是一种极富艺术性的画面,疏影横斜着三两枝梅花,梅枝上方有淡淡的一弯月痕。若在碗中倒上茶水或酒水,便会有梅花与月亮的影子在水中荡漾。这种优雅、美好的意境常令众多前来参观市民流连忘返,不住口地赞叹:“这件文物真的太优雅了。”

W020180211816583348712.jpg

  陈引奭表示,梅纹碗所体现的艺术之感带有浓浓的文人情怀。在他眼中,其挺拔、细腻的表现方式也是中国写意画在瓷器上的体现。

0930镇馆之宝_07.jpg

  碗,作为饮食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用具,生活陶艺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随着时代的不断变化,人们对器物认识的日益深化,瓷质碗的形制也从单一走向多样,兼具了实用、经济、美观等多种功能。

  碗虽易碎,却也能一不留神存在上千年,可以说,它盛放的不仅有食物,还有历史与岁月。碗的起源可以追溯至距今7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战国后碗逐渐成为了人们常用的生活器皿之一。至唐朝,碗已经成为了生产量最大的陶瓷日用器皿。

  从古至今,碗的样式并非一成不变,六朝的青瓷莲瓣纹碗、唐代的海棠碗、宋代的斗笠碗等都是瓷质碗在社会风尚与历史发展下的变迁。

  政治格局与经济基础,加上由此影响而形成的文学思想、艺术审美影响均影响着瓷质碗的造型烧制与工艺制造。

56494282_1.jpg

有六朝“青瓷之王”之称的青瓷莲花尊

  六朝时期,三百六十多年的混乱局面让人民深受战争之苦。在这种精神苦闷的时期,佛教得以兴起和传布。杜牧的一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恰好反映了当时佛教勃兴的盛况。印度僧人等纷纷来到中国,这为工艺制作带来了新鲜的文化血液。莲花装饰和佛教的宗教意义相结合,在东晋、北魏之后达到极盛,在瓷器上大量采用。

WX20180304-181356.png

唐越窑海棠式大碗

  作为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唐朝熔铸南北、渗用古今、糅合中外,创作了一个灿烂辉煌的工艺时期。在这一时期,多种装饰技法的运用是的唐朝的艺术风格趋向于华丽丰满。海棠碗、花口碗的出现也体现了唐代瓷质碗逐渐向实用性、人性化等方向发展的趋势。

  与唐代相比,宋代的艺术风格则失了不少雄伟气魄,更趋于典雅、严谨、含蓄。宋代陶瓷器皿很少有繁重的装饰,往往给人一种清淡、质朴的感觉。斗笠碗是这一时期的特色产物,体现了宋代的审美风格将造型与功能完美结合,折射出当时流行的社会审美观念。

20130305124122150.jpg

元青花云龙纹高足碗

  到了元代,受到元代“崇武”的特点以及元代贵族统治者追求奢华的生活习惯的影响,元代的工艺美术之作具有豪放、粗犷的风格特点。高足碗便是从这一时期盛行起来的。

  明代的工艺美术风格达到了十分精炼的程度,无论是纹样装饰,还是风格造型,都形成了一种趋于样式化的特点。至清代,瓷质碗的造型工艺已经成型,釉色和装饰上还有所变化。

  不同的历史时期为瓷质碗的发展提供了各不相同的文化元素,碗中所呈现的元素蕴含着历史年轮中的时代特征,无论是挺拔秀丽还是富丽堂皇,至今仍使我们赞叹和倾倒。

W020180211816581575846.png

W020180211816584765566.png

(部分图片由临海市博物馆提供)

标签: 镇馆之宝;青瓷;斗笠碗;梅花;临海 编辑: 朱婧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