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镇馆之宝︱数千年前象牙上的神秘纹饰 哪种解读才是正确答案

发布时间: 2018-08-06 06:49:08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俞吉吉 摄影 魏志阳

  位于宁波余姚的河姆渡遗址是20世纪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作为长江流域中华远古文化的代表,这里也是中国早期稻作农业的发达地区和中华文明曙光初露的地方。在众多的出土文物中,有一件格外耀眼的国宝,它就是一件雕刻着神秘图案的象牙蝶形器。这一期,就让我们在浙江省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之一的“双鸟朝阳纹”象牙蝶形器引领下,穿越7000年前的宁绍平原的历史迷雾,去追溯一段河姆渡先民的远古故事。

  浙江在线8月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俞吉吉 摄影 魏志阳)在浙江省的史前文物中,除了曾登上过央视《国家宝藏》节目的明星国宝“玉琮王”外,还有一件独特的国宝。和“玉琮王”一样,它也是浙江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更在中国首批禁止出境文物之列。不同的是,它比“玉琮王”年长2000年,它没有较大的体量,而是一件精巧的原始艺术品。

  它便是双鸟朝阳纹象牙蝶形器,来自7000年前的河姆渡遗址,但它的深邃意蕴和历史信息一直鲜为人知。

  “双鸟朝阳”的独特纹饰在传达什么?它曾属于谁,又用来干什么?从它面世至今的四十余年里,覆盖在它身上的神秘面纱从未全部揭开。

  近日,记者拜访了河姆渡文化专家、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孙国平,听他讲述了蕴含在这件精致国宝中的谜团。

0803_05.jpg

  双鸟朝阳纹象牙蝶形器是浙江省博物馆十件镇馆之宝中体量最小,似乎最不起眼的一件。平日里,它被安置于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越地长歌——浙江历史文化陈列”中,近期,特别把它选展于西湖美术馆的《越地宝藏——100件文物讲述浙江故事》中。

  它跟我们平日里用的木梳差不多大小,横宽16厘米,高近6厘米,但它没有梳齿,器身上正向贯穿6个小孔,似作穿线捆扎所用。正面平整,用阴线雕刻出一组复杂图案:中间以重圈纹并加以火焰状光芒,似为表示发光发热的太阳及对于生命万物的重要;其左右两侧是两只昂首相望、下身虚化的神鸟,似在引吭啼鸣,线条简洁流畅、自由奔放。周边刻有弧线、点线纹样加以点缀或强化意蕴,连接穿孔,环绕在双鸟周围。背面制作略粗,并有纵横的凸棱分隔,似用于安装或捆绑于立杆之上。这几种特殊题材的有机结合和传神展示,肯定不是古人的随机灵光之现,而应是先民对于自然万物和生命联系的恒久感悟与心声传达。

0803_34.jpg

  历经几千年,这件器物虽已呈暗褐色,还有略有残损,但光从它的特殊材质——象牙来看,绝非古人日常生活中的普通器物。

  “这是上万件河姆渡文化遗物中极为稀罕的珍品”,孙国平表示,类似的象牙蝶形器,各个遗址加起来总共也仅十来件,而如此完美地雕刻着双鸟朝阳纹饰的仅此一件。

0803_38.jpg

  因为独一无二,这件蝶形器在出土后便备受瞩目。它的珍贵之处首先体现在其质地是象牙上。和现在一样,象牙在7000年前也应属稀有之物,其温润和柔和的感觉,也令古人倍加推崇和珍惜。孙国平表示,当时的宁绍平原南侧紧挨丛林逶迤的四明山脉,气候温暖,跟现在的西双版纳差不多,亚洲象还时常活动于河姆渡人的生活圈周围。只是后来随着人口不断增加,气候环境的改变,亚洲象生存空间逐渐向南退宿迁移,如今,只能在西双版纳一带看到它们庞大的身影了。而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出土的有几件木器和陶器上,也雕刻着生动的“S”形象鼻子,有的甚至雕塑成大象的形体或长鼻子形。这些应是河姆渡先民居住村落附近还生活着大象的有力旁证。而雕琢这件蝶形器的象牙应是取材于河姆渡先民猎获的一只亚洲象的较粗的象牙牙根部位。当然,除了亚洲象,还有犀牛、麋鹿等热带、亚热带动物也曾出现在我们熟悉的这方水土之上,河姆渡先民们也在他们的日常用具中刻画下了它们的身影。

  在生产力尚不发达的远古时代,你或许很难想象,这个完整精美的纹饰是用石器或骨器工具制作而成。40余年前,它出土于余姚的河姆渡遗址,一次震惊世界的考古大发现。  

0803_12.jpg

  黄河流域历经夏商周至隋唐三千多年的朝代更替,宋代之前的大部分中国人,曾一度认为那里就是中华文化的舞台中心、中华文明的发源地,直到四十年前长江流域一处远古遗迹的横空出世。

  这处遗址,便是位于现在宁波余姚的河姆渡遗址,长江三角洲地区以南的东西狭长的宁绍平原之上。

  1973年初夏,在余姚东部的一个偏远小村——河姆渡(姚江上的一处人工渡口)村的北岸,罗江排涝站工程让七千年前的地下古村落遗址惊艳面世。河姆渡遗址地处中国东南沿海地区,距杭州湾和东海海岸30-40千米,具体位于宁绍地区东部姚江流域四明山脉北麓低丘与低海拔平原的过渡地带,总面积4万多平方米。

0803_52.jpg

  1977年下半年,遗址开展了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在参与人数和轰动效应上,创下了浙江考古史上几乎空前绝后的纪录。遗址堆积厚度四米左右,上下叠压着四个文化层,其中,第四文化层的年代,经碳14技术测定为距今7000年,是中国现已发现的典型的新石器时代中期地层之一,四个文化层的年代总跨度达近2000年。这处遗址的年代也定格在了距今5000-7000年。

  河姆渡遗址的发现,证明了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一样,同为中华民族远古文化的重要发祥地,改写了中国文明发展史,也很快被载入了中国历史教科书。

  遗址中的不少发现也创造了很多历史之最。其中,便有发掘出土的大片干栏式木构建筑遗迹,榫卯和企口木作技术在建筑上的应用也是河姆渡先民的杰出贡献,把我国榫卯建筑技术史从春秋战国时期向前推了4000余年,堪称我国木构建筑史上的奇迹,对中国古典建筑的影响深远。这种打桩立柱、架空居住面,并带有前廊的干栏式长屋非常适合南方潮湿多雨的气候环境,又可躲避虫兽侵袭,至今仍盛行于东南亚和我国西南地区。此外,鲜活的稻作农业遗存和骨耜等农具,也证明了这里曾是中国早期稻作农业的发达地区,比印度发现最早的水稻早三千多年。

0803_25.jpg

  现在,这片遗址上盖起了河姆渡遗址博物馆,近年来,每年造访河姆渡遗址博物馆的观众就多达50余万人次。

  对于河姆渡文化的探索和认识也在继续。目前,由孙国平负责考古的田螺山遗址便是河姆渡文化的另一处代表性遗址,已出土了保存更加清晰的原始村落遗迹和极其丰富的生活遗物,并在考古现场建成了展示河姆渡文化古村落风貌的“田螺山遗址现场馆”。

  但无论是河姆渡遗址还是田螺山遗址,它们都在说明:在距今7000年前,宁绍平原是一个远古的桃花源,这里草木繁茂,农田密布,鸟翔鱼跃,先民们临水而居,耕作渔猎,织布制陶,搭建干栏式房屋,生息繁衍。这些深埋地下长达几千年之久的器物也试图向今人还原着河姆渡先民们的勤劳与智慧。

0803_18.jpg

  从多个河姆渡文化遗址考古发现成果来看,蝶形器的质地有象牙、木、石三种。因为用途不明,在四十多年前发现这种器物的时候,考古工作者就根据器物的形状,将其命名为“蝶形器”。而直到今日,这种蝶形器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仍是一个待解的谜团。但学界的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蝶形器是远古先民自然崇拜和宗教祭祀的一种用具。

  如何使用呢?

  孙国平表示,蝶形器下方可能捆绑了类似木棍的木头,“有点像权杖”,至于两者如何相连,他表示,蝶形器背面中间纵向凹槽用以捆绑器柄,器身上数量不一的小孔作穿绳绑缚之用。

  它的主人是谁呢?

  孙国平的推测是,使用者应该是类似部落首领、酋长等位高权重之人,也只有当时氏族村落最高首领才能拥有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并带领族民进行祭祀、娱神的隆重集体活动。

  另一谜团,便是蝶形器上这个双鸟围绕着太阳的纹饰。

0803_44.jpg

  这个神秘的纹饰在传达什么?学者们有各种不同的解读,大多数观点认为这表现的是史前先民对太阳及鸟的崇敬之意,也是河姆渡先民崇拜和敬畏自然的生动写照。关于其题材,则有“双鸟朝阳”、“双鸟舁日”等说法。

  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鸟,在河姆渡先民看来,是与天和太阳沟通的载体。这种对鸟的崇拜也影响到了两千多年后的良渚文化先民和春秋战国时期的越族先人们,在他们留下的器物中,鸟的身影也经常可见。

  这件蝶形器上的双鸟朝阳纹饰并非个例,河姆渡文化遗址也出土了不少带有鸟、太阳以及鸟与太阳相结合的图案和形象的器物,如鸟形象牙圆雕匕、双鸟木雕神器、太阳纹象牙蝶形器等,数量远远超过了猪、狗、羊、鱼等其他动物题材的作品,并且选材之好、雕刻之精美也远非其他作品可比,这在其他史前遗迹中极为罕见。

0803_48.jpg

  至于为何崇拜太阳?就与当时的稻作农业生产密不可分了。我们都知道,太阳,除了朝升暮落、周而复始的神秘感和带来的光明、温暖之外,也是影响稻作产量的一大直接因素,天气好不好,有没有太阳,对于当时的河姆渡先民来说,就至关重要了。

  此外,在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分布于房屋周围的零星墓葬和埋于公共墓地的墓葬,头骨大多朝向东方。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也大体反映了河姆渡先民对于太阳的崇拜之情。

  然而,抛开对史前人类的种种猜测,仅仅从艺术的角度来看,对称的构图,流畅的线条,精细的雕刻,出自7000年前先民之手,他们的想象力和高超的技艺都足以让我们叹服。相信随着考古发现的进展和专家们的不断研读,在不远的将来,笼罩在这些珍宝身上的面纱也将逐渐揭开,浙江这方热土的远古历史会更加真切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也会启示我们更加珍惜现在承载的一切。

0803_29.jpg

浙江省博物馆.jpg

浙江省博物馆1.jpg


标签: 编辑: 俞吉吉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80551354152248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