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造梦艺术家丁一滕在杭州创作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18-08-24 22:01:1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陆遥

WechatIMG22.jpeg

  浙江在线8月24日讯(记者 陆遥)日前,青年戏剧导演、演员丁一滕来到杭州良渚文化艺术中心进行《一个人》漫谈会的分享,首次对外展示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本科生邹佳婧为其所拍的纪录片《一个人》。这部作品主要记录《醉梦诗仙》一剧在北京蜂巢剧场首次演出的情形。

  纪录片的开头是美学大师蒋勋《孤独六讲》中的一句话,因为人们已经没有机会面对自己,只是一再地被刺激,要把心里的话说出去,却无法和自己对谈。而丁一滕也正是通过这样表演与创作的方式来表达内心的情感。

  纪录片中也谈到了丁一滕在创作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及感悟,他很感谢这一路上陪伴他、帮助他的朋友们,在工作中他也会主动帮他们去承担,有很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处理起来并不是那么好受,但是他希望因为他的存在,他的团队可以有被保护的感觉。

  漫谈会后一天,丁一滕在晓书馆为仲夏夜之梦《今天不止读书》的公共互动表演项目做导师。

  在白天的培训课程,丁一滕首先分享了自己的求学经历和人生方向的转变。

  他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时,入读的是教育学专业,看话剧是他的一大爱好,时常打卡当时“文艺小青年”的聚集地蜂巢剧场和首都剧场。也是因为从高中起对戏剧的热爱,他整个大学期间共参演16部话剧,积累了不少的表演经验。

  虽然母亲一直不同意丁一滕从事表演行业,但因为这份对戏剧执着的热爱,他选择了困难重重地跨校跨专业申读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导演系硕士。而如今,他已在这所学校攻读博士学位。

  孟京辉导演对于丁一滕来说一直是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因为《活着》,丁一滕有了与黄渤、袁泉这样优秀演员一起排戏、一起学习的机会,而能从群众演员成为主要配角缘起他自荐的一句话“我长得小”。于是这个本该是适龄小孩演的角色成为了丁一滕人生中的一个契机——他的母亲因为被《活着》的魅力所打动,而成为了话剧的粉丝,也成为了丁一滕的粉丝,理解了戏剧对儿子的意义。

  从《女仆》到《拥抱麦克白》,丁一滕一直出演着他国的剧本,直到在丹麦求学期间,他的戏剧导师告诉他:“中国有那么多好的历史题材,你为什么不去演呢?”在异国他乡的他突然意识到戏剧民族化的意义。于是他改编了元代戏曲家关汉卿创作的杂剧《窦娥冤》,创作了《窦娥》,这部戏剧在乌镇戏剧节创造了3分钟门票售罄的记录。

  透露一个小秘密,丁一滕的手机壳也是《窦娥》哦, 也足以见他对《窦娥》的喜爱。

  丁一滕也与学员们分享了国外的几位戏剧大师,包括美国的罗伯特威尔逊、法国太阳剧社的阿里亚娜·姆努什金、英国的彼得布鲁克、日本的铃木忠志,也与大家分享了近年百老汇炙手可热的剧,例如《泽西男孩》《妈妈咪呀》《深夜小狗离奇事件》等,这些剧近年也都在中国巡演或是有中文版演出。这些人物是戏剧的标杆,而这些戏剧总是能带给人不一样的思考。

WechatIMG21.jpeg

  上午课程的最后,丁一滕带领大家做了表演的热身,学员们两两分组,从推、拉、拥抱三种方式来感受“力”在戏剧中的作用,而每个方式需要由三种不同的动作来展现,在小热身之后,丁一滕要求学员们加上晓书馆内的书本为道具来展示这三个动作,本身有戏剧表演经验的学员甚至把这9个动作串成了一段小舞蹈。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戏剧初级课程没有全部完成,期待他9月和10月再来杭州时能与大家做表演工作坊并且升级这个课程!

WechatIMG23.jpeg

  在下午《会说话的身体》表演教学期间,丁一滕带领着23位学员进行了一场集体创作,他们发挥想象力和创作力,利用自己的身体表现自己的特质,或爬、或走、或坐、或站、或飞、或舞、或歌唱、或念诗,或飞花,或飘雪——“无所不用其极”,晓书馆成为了创作的天堂,仿佛书本也成为了有生命的精灵,这场盛大的肢体互动最终成为了一场戏剧。

  最终这场戏到底是什么,欢迎9月8日来大屋顶仲夏夜之梦——晓书馆一探究竟!

标签: 丁一;戏剧;纪录片;导演;演员;分享;书馆;窦娥;北京电影学院;良渚文化 编辑: 陆遥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