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唐诗之路》天上来 浙交大型咏诵交响套曲诗乐融合

发布时间: 2018-09-01 07:36:36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刘慧

W020180831727876541807_600.jpg

  演出现场

  浙江在线8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刘慧)初秋夜,诗与歌、声与曲,化作一片意境——8月31日晚,伴随青年指挥家欧阳汪剑手中划出的弧线,浙江交响乐团创作的大型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路》在浙江音乐厅上演。观众有幸与大唐诗人神交,在跌宕起伏的交响乐中聆听华丽诗篇。

  身临其境,舞台屏幕上是一条连峰数十里、修竹带平津的古道——《唐诗之路》展现了一部从魏晋遗风到盛唐气象的文化史,展现了一群飘逸潇洒、纵情山水的诗人才子……
  我欲因之梦吴越
  静静地,“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的歌吟从天外传来……伴随着诗人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的千古绝唱,当乐团首席卢闻强领衔的弦乐拉出“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繁花盛景,刹那间,诗与歌、乐与诵,让人们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诗人笔下瑰丽的山水世界。
  大型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路》是从古代诗人在唐诗之路上留下的千余诗篇中,选取16位诗人的17首诗贯穿全曲,由序曲“我欲因之梦吴越”和“何处青山是越中”“王谢风流满晋书”“还思越水洗尘机”“笑问客从何处来”四个乐章及终曲“天姥连天向天横”组成。全曲通过中国歌剧舞剧院歌剧团的合唱,歌唱家陈小朵、曾乙、周原、常通、税子洺、钱治国领唱的白居易《江南好》、独唱李白《秋下荆门》、重唱孟浩然《渡浙江问舟中人》等诗篇,向人们再现了一条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唐诗之路。
  这是一个奇特而壮观的文化现象!这是一条美妙而神奇的唐诗之路!
  千百年来,众多文人墨客从钱塘江出发,经古都绍兴,自镜湖向南过曹娥江,溯源而上,入剡溪,走新昌的沃洲、天姥,过天台山石梁飞瀑,载酒扬帆,踏歌而行,走出了一条全长约200公里的“唐诗之路”,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篇——翻开《全唐诗》,2200多位作者中,竟有600多人围绕浙东“唐诗之路”写下1000多首名篇佳作。
  现场观众们不禁赞叹:它用东方的古诗和西方的音乐形式,融合了交响乐演奏和唐诗的吟诵及独唱、重唱、合唱多种表现手段,内容虚实相交,演奏极富感染力,是目前国内唯一一部以特定朝代、特定区域的古诗为内容的音乐表演作品,极具开拓创新和实践意义。
  更重要的是,年轻充满活力的浙江交响乐团,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惊喜。因为《唐诗之路》从作品的诞生,到被列入浙江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再到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浙江交响乐团为中国本土交响乐的创作开辟了新路径。

  古老而年轻、传统而现代的《唐诗之路》大型咏诵交响套曲,演绎的就是唐诗宋词砌筑的理想之路。

W020180831727876764838_600.jpg

演出现场

  何处青山是越中
  那么,“唐诗之路”的概念是怎样来的?
  “说来话长。”新昌唐诗之路研究院院长、《唐诗之路》艺术顾问竺岳兵说:“我自幼爱读书,《全唐诗》读过几十遍。我还有将近20年的山区公路建设经历,使我有机会穿梭在城市与深山之间,有机会把山水与诗交融起来。”久而久之,竺岳兵从古代诗人出门旅游的路线上发现,古人旅游多从水路,而名胜古迹也多布于水道边,这是能够帮助他较准确地了解古代诗人作品内涵的钥匙。
  竺岳兵用大量人文资料,论证了剡溪是古代旅游线。如“前辈高风不可追,自来陵谷互推移”“古柳垂溪水,门前整雪舟”“泛舟东来古剡县,舍擢朝入桃花溪”“连岭若无路,绝壑乃通舟”等。在掌握大量证据之后,竺岳兵写了《李白“东涉溟海”行迹考》,发表在《唐代文学研究》第一辑上,这是竺岳兵后来提出浙东“唐诗之路”的基础。
  至1989年底,竺岳兵发现,从剡溪到台州、温州与唐诗的关系最大:居浙东或游历过浙东的唐代诗人有600多位,占唐代诗人总数的27%。这是一个何等壮观的文化现象。
  那是1991年,竺岳兵底气十足地在“中国首届唐宋诗词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宣读了“唐诗之路”论文,引起与会者的强烈反响。专家学者都认为“唐诗之路”不仅存在,且是可与丝绸之路并列的“文化之路”,是有唐一代极具人文景观特色、深含历史意义的区域文化。

  而标志浙东“唐诗之路”文化海拔高度的镇路之宝,就是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的巅峰之作——《梦游天姥吟留别》。浙江交响乐团团长周丽芳说,浙交排演大型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路》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有那么多的唐代诗人到过浙东、留下那么多关于浙东的诗歌,更重要的是,浙东是唐代诗人的精神家园,它是一条追逐理想、凝炼精神之路。

W020180831727876976472_600.jpg

演出现场

  天姥连天向天横
  无疑,唐代诗人的脚步,踏出了一条承载理想、独具风骨的精神文化之路。
  在《唐诗之路》文学脚本创作者陈西泠看来,诗歌与音乐是姊妹艺术,唐代诗歌与音乐的关系十分密切,“可以说,诗歌即音乐、音乐即诗歌。如果唐朝有交响乐,如果李白能听见今日的交响曲,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
  于是,浙江交响乐团力邀陕西作曲家崔炳元,担任了这部极富江南地域特色却又不失大唐气势的交响乐作曲。崔炳元对中国民族音乐特别是唐代文化和音乐有深刻的了解,他创作的音乐既大气又接地气,能够很好地兼顾旋律的优美和雅俗共赏。
  为创作《唐诗之路》,崔炳元多次来到新昌,他欣喜地发现,有400多位唐代诗人曾到过新昌——天姥山麓的小城新昌,也因此成为《唐诗之路》中难以磨灭的文化符号,成为这条不朽诗路上的重要节点。
  崔炳元感言,在新昌采风时,有来历和有传说的古桥、古道、古建筑、古村星罗棋布,不胜枚举。沿着唐代才子们踏歌而行的唐诗之路徜徉,一不留神就会走进历史的诗意中。
  崔炳元为此激动,彻夜难眠。他说,文学脚本选择李白代表作《梦游天姥吟留别》作为该交响套曲的主线,是很有见识和胆量的。诗与歌、乐与诵、交响与民谣融为一体,才能表达行走唐诗之路的感怀,表达伟大诗人歌咏的人与自然、人与万物的大美。
  那么,大型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路》的主题是什么?艺术总监史染朱说,那就是“寻找理想”——最终《唐诗之路》以“寻梦山水家园与追寻精神家园”为主题呈现。
  音乐厅里,演出现场,一次又一次,当大屏幕上的浙东山水,伴随着合唱团的深情歌吟,那如梦如幻的交响乐由远及近之时,掌声响起,帷幕滑落——流芳千古的诗篇,成于唐诗之路,被传诵千年,回响在山水之间;千年之后,又在《唐诗之路》上与现代的音乐形式相碰撞,奇妙无比,大放光彩。
标签: 唐诗之路;诗人;交响;套曲;浙江交响乐团;交响乐;浙东;竺岳兵;演出;诗篇 编辑: 童健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