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作家句芒携新书来杭 讲述有关萧红的一百个细节

发布时间: 2018-10-29 12:42:28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李月红

微信图片_20181029092515.jpg

  “萧红其实是一个非常现代,也很酷的女人,远远高于她的时代,也高于我们这个时代。”

  10月27日,由作家出版社、杭州钟书阁主办的“五个关键词读懂萧红——《有关萧红的一百个细节》新书分享会”在杭州钟书阁举行,作家句芒携新书与读者分享了她历时三年多的新书创作历程,吸引了不少年轻读者前来聆听。 

  一百个细节

  读懂萧红的一生

  萧红是“三十年代的文学洛神”,被鲁迅认为是当时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短短十年的文学生涯,创作出《呼兰河传》《生死场》等不朽名作,她的成就和价值至今仍被低估。

  萧红是最早的“文艺女青年”,为追求自由和爱情从地主家庭出走,一生颠沛流离,年仅三十岁就在乱世硝烟中红颜早逝,留下身后无数恩怨情仇的谜团。

  新书采用全新的传记写法,或是叙述她生平的一个小片段,或是解析她的一部文学作品,从而勾勒出萧红的命运节点和文学世界。

  比如全书中的第一个细节,萧红的生日。句芒查阅了1937年的《报告》(上海)创刊号,骆宾基出版于1981年的《萧红小传修订版自序》,端木蕻良写于1957年的《纪念萧红向党致敬》等7篇文献资料,句芒倾向于认为她出生在1911年6月1日,辛亥年端午节。

  比如关于萧红的未婚夫汪恩甲,萧红曾打过离婚官司,这个细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学者们有意无意地忽略,在探讨她的感情经历时,偏爱使用“软弱”“依赖”等字眼,变成一出年轻女子遭纨绔子弟诱骗并最终抛弃的悲剧。句芒认为从离婚官司的来龙去脉恰恰说明,萧红绝非逆来顺受,她始终在试图掌控自己的婚姻和命运,虽然结果都在她的意料之外。

  书中展开的细节还有很多,诸如“‘娜拉’的路”,爱人萧军,第一次参加鲁迅的宴会,许广平的心结,武昌小金龙巷,东拼西凑的《萧红散文》等,材料丰富,细致详实地还原了最接近萧红真实的人生历程。

  五个关键词

  讲述她的文学人生

  分享会的讲述,从从许鞍华导演的《黄金时代》开始聊起。

  电影名出自1936年萧红在日本写给萧军的一封信:

  “窗上洒满着白月的当儿,我愿意关了灯,坐下来沉默一些时候,就在这沉默中,忽然像有警钟似的来到我的心上: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吗?此刻。于是我摸着桌布,回身摸着藤椅的边沿,而后把手举到面前,模模糊糊的,但却认定这是自己的手,而后再看到那单细的窗棂上去。是的,自己就在日本。自由和舒适,平静和安闲,经济一点也不压迫,这真是黄金时代,但又多么寂寞的黄金时代呀!别人的黄金时代是舒展着翅膀过的,而我的黄金时代,是在笼子过的。”

  句芒认为,导演许鞍华和编剧李樯,在萧红那么多文字中把“黄金时代”这四个字摘出来,做电影的片名,是很有眼光,慧眼如炬的。

  读懂萧红的第一个关键词是,时代。句芒认为,从1917年文学革命算起,萧红所处的是一个现代时代。“现代”两个字意味着理性和自由。她认为,萧红成长和写作的那个年代,的确称得上黄金时代,人文理想高扬,大师辈出,各种思想和言论兼容并包,是一个生机勃勃、充满可能性的大时代。

  句芒在写作新书时发现,书中的每一个细节,不管是她的人生抉择,还是她的文学作品,里面都有黄金时代的烙印。可以说,是一个黄金时代成就了作为作家的萧红,她写出了自己想写的东西,靠写作挣到了钱,养活了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可以一个人跑到日本去,住半年,当她彻底不爱萧军了,她就跟他离婚。她比当时绝大部分人都活得更自由,更有尊严。

  读懂萧红的第二个关键词是,“文学”。新文学革命成就了胡适、鲁迅、周作人、李大钊,等等,也影响了一众年轻人。句芒举例说,比如说沈从文,本来在军阀部队里面做师爷,读了《新青年》之后,就对新世界新知识产生了向往,脱下军装跑到北京读书去了;比如萧军,原来在骑兵营里面当骑兵,受到文学友人的影响,后来开始转型小说创作了。

  至于萧红,五四新文学对她影响太大了。句芒认为,新文学所营造的那种文化氛围,带来的各种现代思潮,让她成为了一个完完全全的现代人,现代作家。

  读懂萧红的第三个关键词是,“自由”。分享会现场,主持人为读者朗诵了《呼兰河传》里的一段文字: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就开一个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它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蝴蝶随意地飞,一会从墙头上飞来一对黄蝴蝶,一会又从墙头上飞走了一个白蝴蝶。它们是从谁家来的,又飞到谁家去?太阳也不知道这个。”

  句芒认为,萧红一生都在追求自由。无论是为婚恋自由离家出走,还是与未婚夫打离婚官司,又或是她的文学创作观都在表达一种自由精神。萧红认为作家不属于某个阶级,作家属于人类,现在或是过去,作家写作的出发点应该是对着人类的愚昧。

  读懂萧红的第四个关键词是,“青年”。句芒认为,新文学运动期间,文化界的前辈对青年的信任和提携是不遗余力,这既有对抗传统文化的一面,也有矫枉过正一面。在萧红的一生中也有同样的时代痕迹。

  读懂萧红的第五个关键词是,“女性”。80年代后期文学界开始加在萧红和萧红作品上的标签是“女性”或者说“女权”、“女性主义”,而今又被誉为女神作家。句芒认为,作为女人的萧红,被灌输了男女平等的观念,碰到的却是一点儿都不平等的现实,这是她痛苦和悲哀的根源。关于萧红的爱情选择,句芒认为,萧红的一生不知道主动去爱一个人是什么体验,便把“被爱”当成了“我爱”,想通了这一点,再来看萧红的恋爱经历,就能够理解她的选择了。

u=1058192653,218073774&fm=173&app=25&f=JPEG.jpg

标签: 萧红;自由;新书;萧军;女人;作家;黄瓜;离婚官司;愿意;写作 编辑: 李月红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