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谈艺录丨潘天寿指墨之王《无限风光》为何拍出新高

发布时间: 2018-11-21 15:45:52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刘慧

    浙江在线11月2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刘慧)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夜晚——中国嘉德2018年秋季拍卖有幸于“大观”之夜隆重呈现潘天寿指墨之王《无限风光》这件恢弘巨制以2.875亿元成交,打破了由中国嘉德于2015年缔造的潘天寿世界拍卖纪录,为中国书画拍卖树立崭新的里程碑。

  这是一幅前无古人后无来的巨制——《无限风光》为潘天寿鼎盛期指墨巨作,画家在丈二宣纸上运筹帷幄,指掌翻飞,造葱郁山峰方折块石,塑虬曲古松虎踞龙蟠,挥洒出一轴顶天立地的中国气象,亦为潘天寿“高峰意识”之具现。

  在我看来,《无限风光》正是潘天寿“高峰意识”的绝佳典范。潘天寿曾说:“有至大、至刚、至中、至正之气,蕴蓄于胸中,为学必尽其极,为事必得其全,旁及艺事,不求工而自能登峰造极。”

  时过境迁,如今再看《无限风光》依然气势撼人,浩然之气贯穿画面。巨石自画面右侧斜倚,极险!苍松老干自悬崖下方向画面左下角斜出而去,更险!然苍松如虬龙自左下方腾跃而起,一举“化险为夷”!且腾势而起、趁势而上、一上再上,至悬崖、至顶峰、至顶峰而上的风轻云淡。

  此时回望,画幅右下流出的一截清泉仿佛分外可爱,为险境增加了平衡的力量。这就是潘天寿的构图能力,惊心动魄,制造冲突又化解冲突,造险、破险!冲战、破局!潘天寿说:“我想以奇取胜,一看使人惊动”。潘天寿正是以其识见,以其胸襟,以其奇绝霸悍,在传统中国画的高峰之上愈加增高增阔。

  而这一切,皆缘于潘天寿独立高峰的文化自信,而潘天寿正是这条道路上的身体力行者。

  潘天寿(1897~1971)现代画家、教育家。浙江宁海人。1915年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受教于经亨颐、李叔同等人。其写意花鸟初学吴昌硕,后取法石涛、八大,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美术学院院长等职。

  早在1923年,27岁的潘天寿在上海初见吴昌硕。吴昌硕见这位看似木讷的年轻人出手不凡,“生铁窥太古,剑气毫毛吐”。当即青眼有加,称其“天惊地怪见落笔”,日后必成大器。

  就在1962年,在经历了个人和时代磨砺的39年后,潘天寿完成自己的笔墨淬炼,拿出近百件作品从杭州送去北京,交由中国美术馆举办“潘天寿画展”,一时名动京华,誉满天下——这是潘天寿一生至为重要的光辉时刻,然而木讷的潘天寿甚至都没有离开杭州北上,留守西子湖畔的他,沉醉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

  紧接着的1963年,潘天寿再攀高峰,完成了他平生最大的指墨巨制《无限风光》,尽显其盛年思想精髓与创作魄力,恢弘磅礴,登峰造极。此幅为潘天寿以毛主席诗意“借题发挥”实现自己磅礴雄心的巨幅创作,亦为其“为东方文化高峰增高阔”理念的典范佳构,更堪谓画家“以指代笔”俯仰天地之间超逸高雄的巍峨丰碑。足以可见,潘天寿雄强霸悍的磅礴雄心。

  自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潘天寿进入了个人艺术创作全盛期,其作品气象愈加雄奇。而在这相对平静的10年中,潘天寿在旧传统和新时代之间找到了可贵的连接点,创作出一批如《鹰石山花》《灵岩涧一角》《记写百丈岩古松》《长松流水》《小龙湫一截》《雨后千山铁铸成》《雁荡写生卷》《暮色苍茫看劲松》等苍古高华、沉雄阔大的国画巨作。

  或许,当今的画家们,仍要从潘天寿身上看清他从传统文人画中一路走来,他的抱负是重塑中国画的雄强力量,他以他的出手、他的胸襟、他对画面结构超强的控制力,一扫传统花鸟画的颓靡之气,在吴昌硕的金石路径上腾跃而起,屡攀高峰。

  所谓“一味霸悍”“强其骨”都是潘天寿的毕生追求,这是他的绘画理念,也是他的人格理想,更是他在从旧时代到新中国,再到浙江美术学院一以贯之的中国画的复兴力量。

标签: 编辑: 严粒粒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